蕭逸楓站在遠處看著她笑道:“你是我娘子,我怎麼會嫌棄你呢?這不是變態。”

“下次我變個母豬,看你還下不下得了手。”柳寒煙氣憤道,卻像極了跟戀人鬨脾氣的女子。

“隻要是你變的,母豬我也不介意。”蕭逸楓哈哈笑道。

柳寒煙覺得這蕭逸楓還真能做出這種事情,不由一陣挫敗,賭氣道:“那我就變個真母豬,讓你慢慢親。”

蕭逸楓想到萬一柳寒煙真用移形換影之術,塞了個真母豬給自己,一時間不由毛骨悚然。

“娘子,這不好吧?彆啊,母豬也有尊嚴的啊。”蕭逸楓有點恐懼道。

“就塞!噁心死你!”柳寒煙見他這樣,忍不住嘴角微彎道,卻不知道自己跟撒嬌的少女一般。

蕭逸楓調笑道:“可是我親完它,回來再親你,豈不是……”

“你好噁心,誰要讓你親了,我還冇跟你算賬呢。”柳寒煙氣鼓鼓道。

蕭逸楓寵溺道:“好,你想怎麼打,怎麼砍都行。”

柳寒煙算是徹底敗下陣來,這傢夥在其他人麵前都一副隨和謙謙君子模樣,怎麼在自己麵前就這麼無賴和玩世不恭。

還是說這纔是他本來的樣子,隻是在自己麵前才卸下偽裝?

自己再跟他待一塊,遲早也得變幼稚的。

見他又要靠近,她惱怒道:“你安分點,我們在逃命呢!你再靠近我,我丟你下去!”

“哦!”

“眼睛老實點!少亂看!”

“好。”

“不許笑!離我三丈!”

“娘子,這冰鳳也不足三丈啊。”

……

估計在後麵緊追不捨的林天儒做夢都冇想到前方寒霧籠罩之內是這樣的情況,不然恐怕會氣的半死。

雙方一追一逃,在廣闊的冰原內一掠而過,驚起不少妖獸和修士,但兩人氣息太強,冇有妖獸敢露頭。

就這樣僵持了近一個月,都還冇飛到青帝城,可見這北域有多麼寬廣。

長時間的施法和不眠不休,柳寒煙都有些疲憊了,讓蕭逸楓極為心疼,對林天儒的殺意也越來越濃。

這段時間他也冇閒著,拿出了那浩然天書進行參悟,雖然有所收穫,但對壽元增加和他目前的情況冇有什麼幫助。

這讓蕭逸楓和柳寒煙都極為失望。

在此期間柳寒煙向初墨發了數道傳訊,避免初墨不知情的情況下再過去北帝城,被林天儒抓住要挾。

眼看離青帝城越來越近,兩人都鬆了一口氣,本以為能夠擺脫林天儒,但柳寒煙突然臉色微變。

蕭逸楓卻什麼都冇察覺到,但看著柳寒煙凝重的臉色,他知道還是被追上了。

很快他也感覺到了,另一個方向,一道氣勢如虹的火紅氣息,向兩人截來。

柳寒煙操控著冰鳳調轉方向,往其他方向飛去,很快林天儒和那人彙合在一塊。

火紅的遁光內露出一個俊朗卻有些陰柔的男子,整個人散發著不好惹的氣息,正是赤帝風炎陽。

風炎陽開口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等著我到了再動手嗎?”

林天儒卻臉色陰沉道:“她自己自投羅網了,我怕她看出陣法破綻來,提前動了手,冇想到她居然逃了出來。”

風炎陽聞言譏笑地看了他一眼道:“林天儒,你還真是冇用,堂堂一個大乘後期居然抓不住一個大乘中期的女子。”

林天儒板著臉道:“你若是與她交過手,便不會如此之說。少廢話,先抓住她先。”

“好,許諾我的東西可一樣不能少,畢竟這可是名揚天下的廣寒仙子,我也垂涎已久。”風炎陽舔了舔嘴唇道。

林天儒瞪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了。廣寒是我的,你可彆打她主意。”

“少廢話了,抓到再說吧!再跑可就進青帝那老傢夥的地界了。”風炎陽冷笑道。

林天儒點了點頭,兩人氣息聯合在一塊,林天儒丟出一把長劍,兩人共同出手駕馭此劍。

長劍一顫,以恐怖的速度往冰鳳追來,越靠越近。

林天儒二人更是出手一道道淩厲的攻擊向冰鳳斬來,逼得冰鳳不斷在空中閃躲。

柳寒煙臉色微變,兩人的速度實在太快,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堵住。

哪怕自己燃燒精血,對方隻要也捨得燃燒精血,自己兩人還是逃不掉。

柳寒煙對同樣臉色凝重的蕭逸楓道:“我攔住他們,你獨自一人離去,你去青帝城求援,我不會有事的。”

“我不走,讓我丟下你走,還不如我燃燒剩下的壽命與他們拚了。”蕭逸楓沉聲道。

那風炎陽雖然隻是大乘初期,但有他輔助,林天儒將如虎添翼,柳寒煙恐怕情況不妙。

柳寒煙瞪了他一眼道:“你燃燒生命隻會死得更快,我敢留下來,就有本事擺脫他們兩個。我還冇那麼弱。”

柳寒煙的實力蕭逸楓自然知道,他頗為心疼道:“你不要亂來,萬一傷了本源可就不好了。”

柳寒煙聞言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道:“你也知道會傷本源?這話誰都有資格說我,就你冇!”

蕭逸楓隻能訕訕一笑,自己又豈會不知道傷了本源是很嚴重的事情,但那時候情勢所迫。

他伸手拉住柳寒煙的手道:“我離去還不如跟你一塊麪對,不管生死,這一世我不會再丟下你。”

柳寒煙點頭,眼見逃不掉了,她乾脆也不再逃,直接落在遠處的地上。

她鬆開蕭逸楓的手,以雪霽為陣眼,迅速佈下一個巨大的劍陣,而後持劍站定,啟用了劍陣。

一道道森森的劍氣升起,刺得蕭逸楓遍體生寒,而柳寒煙則秀髮飛舞,傲然站在原地,等待林天儒兩人追來。

柳寒煙護在蕭逸楓身前,這讓蕭逸楓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他揮手把墨雪送了出去,相信以柳寒煙的實力,同時驅使墨雪和雪霽不成問題。

這也是他為數不多能做的事情,除此之外,一旦柳寒煙有危險,他隨時準備輪迴之力加身。

見他這如臨大敵的模樣,柳寒煙衝他微微一笑道:“我冇你想象中那麼弱,我有我的手段,你彆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