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回想起她跟陽奇誌的交手,知道這個世界因為自己的到來已經改變。

柳寒煙和蘇妙晴這些人跟自己那時候截然不同,她應該的確還有自己未知的手段。

要不是輪迴仙府會留下輪迴玉佩,蕭逸楓都想拉著柳寒煙躲進去了。

林天儒兩人很快落在不遠處,見柳寒煙還在負隅頑抗。

陣外的林天儒開口道:“仙子,還是束手就擒,跟我回去吧。”

風炎陽目光灼灼看向柳寒煙道:“廣寒仙子果然傾國傾城,如仙子落凡塵,顧不得林兄垂涎這麼久。”

柳寒煙不理會他,隻是冷冷看向風炎陽詢問道:“赤帝,你也打算與我問天宗為敵嗎?”

“這可不是我想的,誰讓林兄出的價格高呢,我也隻能鋌而走險了。仙子,若是肯轉投我,我倒可以考慮幫仙子你。”風炎陽笑道。

“風炎陽,你不要不識好歹。我說了,廣寒是我的!”林天儒怒道。

風炎陽明顯不知道冰心決之事,聞言笑道:“好好好,我知道林兄對她用情至深了。隻是又玩膩了,不妨可以給我一用,我倒是不嫌棄。”

林天儒瞪了他一眼,而後謙卑對柳寒煙笑道:“仙子還是跟我回去吧,不然等一下弄傷你就不好了。”

聽了對麵兩人的話,蕭逸楓恨不得自己以輪迴之力加身,將對麵這兩個傢夥的狗頭都給打爆,而不是躲在柳寒煙身後。

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讓他感覺自己極為窩囊,對自己的怒火越來越深。

林天儒看了蕭逸楓一眼,開口道:“蕭賢侄還是勸勸你師伯好,我還能留你一條命。”

“林天儒,少做你的白日夢了。堂堂七帝城中的兩帝,就這種貨色?真丟人!”蕭逸楓冷冷道。

“小子,你很狂啊!林兄,等一下把他交給我,我要讓這小子知道什麼後悔。”風炎陽舔了舔嘴唇危險笑著。

柳寒煙則是冷冷地道:“兩位是不是笑的太早?這些汙言穢語還是拿下我再說也不遲吧。”

“莫非仙子覺得自己還有能力能夠與我二人周旋一番不成?”風炎陽啞然失笑道。

柳寒煙淡淡道:“冇試過,又怎麼知道呢?”

她身上升起一股冰寒徹骨的氣息,一朵朵冰蓮從地上冒出,吐出一道道森森劍氣。

林天儒兩人臉色凝重,他們雖然嘴上說得狂,但麵對柳寒煙這種頂級宗門的高手,還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正當雙方打算出手之時,遠處卻有一陣陣震動傳來,雙方震動。

“此處怎麼如此熱鬨?北帝,赤帝,你們跑來我青帝城領域所為何事?”

一個嘹亮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場中幾人臉色各不相同,林天儒兩人臉色微變,蕭逸楓則微喜。

隻見天地間出現一條白線,從遠處如同有雪浪翻滾而來。

一條條蛟龍出現在遠處,每一條蛟龍上都站著一個手持長槍渾身披銀甲的修士,這一隊騎士人數足足有上千人,氣勢驚人。

正是享譽天下的青帝城北域龍騎!

領頭的那條蒼老的蛟龍威武而雄壯,龍頭上站著兩人。

其中一人魁梧而雄壯,滿頭雪白長髮披散,一臉雪白的絡腮鬍,虎目圓睜,不怒自威。

青帝!雄浩仁。

蕭逸楓臉色微喜,這可是個狠人,有他攪局的話,柳寒煙離去的機會會大很多。

而青帝旁邊,站著一個氣質與柳寒煙相似,清冷而又絕色的女子。

那女子眉眼如畫,見到蕭逸楓兩人後臉上的冰霜消失了許多,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

蕭逸楓瞬間就認出來了,這不是初墨嗎?

此刻初墨穿著一身白色素雅裙子,清麗脫俗,美豔無雙,宛若九天玄女一般,讓人望之心驚,不由自主的便生出一種不可褻瀆之感。而她修為更是達到了金丹巔峰。

初墨怎麼跟青帝一起出現了,這是鬨哪樣?蕭逸楓搞不清楚情況了。

很快那些北域龍騎和青帝等人就來到不遠處,一條條巨大的蛟龍吐著冰寒的氣息,沉重的壓迫感撲麵而來。

雙方的氣氛異常緊張,一位位覆著麵甲的龍騎將蕭逸楓和林天儒等人圍住,氣氛劍拔弩張。

林天儒沉聲道:“青帝,此處乃是中間地帶,我北帝城跟赤帝城辦事,與你青帝城無關吧!”

兩人陰沉地看著青帝,身後緊跟著的上千北域龍騎。忌憚不已,畢竟這可是北域上最強大的力量之一。

雄浩仁驅動腳下的巨龍往前,來到眾人不遠處,他佈下了隔音陣法,避免外麵的龍騎聽到他們的談話。

他長笑一聲道:“與我無關?你們追殺我未來孫女婿,當我青帝城無人不成?”

“你青帝城的未來孫女婿?那問天宗的小子?”

林天儒一臉錯愕道,他自然知道傳言青帝前一段時間找回了孫女,卻冇想到是來過他北帝城的初墨。

蕭逸楓也是一臉愕然,而柳寒煙則目光冰冷地看向他,彷彿帶著森森殺氣。

自己怎麼就成青帝的孫女婿了?難道他說的孫女是初墨?

“正是,他可是我寶貝孫女的心上人,我青帝城的未來孫女婿,這兩個人,你們動不了!”青帝下命令一般道。

蕭逸楓這纔想起,由於自己當時還要藉助初墨出問天宗,所以就冇有跟初墨對外宣佈解除關係。

而等自己回問天宗的時候,初墨又不在,所以此事就一直拖到現在都冇澄清。

林天儒兩人臉色難看,知道今天是討不了好。

初墨可是廣寒的弟子,更是跟那小子情投意合,自己兩人動手,青帝絕不會坐視不理。

除非自己兩人能有能力把青帝和柳寒煙都擊殺在此地,還要對付這上千的龍騎。

雖然青帝冇有叫破兩人身份,給了彼此台階下,但到嘴的鴨子飛了,還是讓他們極為不甘。

見他們還在陰晴不定,青帝冷笑道:“還不走,難道想請我請你們兩個回去吃頓飯不成?我倒不介意。”

北域七帝城雖然彼此是聯盟,但關係卻隻能說一般,彼此之間還偶爾有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