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儒二人也意識到危險,一旦柳寒煙跟青帝聯手,再加上那上千北域龍騎,自己兩人說不定真得留下來。

“這事我記住了!”風炎陽臉色陰翳,打算丟句場麵話再走。

“風炎陽,你有種再說一次?”

青帝雄浩仁手中出現一把巨大的狼牙棒,指著風炎陽冷著臉喝道。

風炎陽見狀臉色難看,卻屁話不敢多說,掉頭就走。

林天儒戀戀不捨地看了柳寒煙一眼,才迅速飛離。

兩人走後,柳寒煙撤去劍陣行禮道:“謝過青帝援手。”

蕭逸楓也在旁邊拱手行禮以示感謝。

雄浩仁跟初墨從巨龍上飛下,落在他們麵前。

雄浩仁揮手佈下了隔音境界笑道:“廣寒殿主不必客氣,是我要謝過殿主這些年對我孫女的照顧。”

初墨站在雄浩仁旁邊行禮道:“弟子見過師尊。”

而後衝蕭逸楓點頭道:“蕭師弟。”

“不知我的弟子初墨怎麼就成了青帝前輩您的孫女?”柳寒煙詢問道。

蕭逸楓也搞不明白,怎麼初墨就突然成了青帝的孫女。他印象中青帝一生無兒無女,隻有幾個義子。

看出他們的疑惑,青帝哈哈大笑道:“這不是說話的地方,走,我們路上再說。”

蕭逸楓兩人自無不可,跟著青帝飛入到了北域龍騎之中,正打算落在那頭巨大的蛟龍上。

突然蕭逸楓感覺自己身上的烙印開始不安分起來,一道白光飛出,在半空中迅速伸展開來,正是小冰。

它咆哮一聲,現出十丈長的龍身,彷彿在宣佈自己的權威一般。

“小冰,彆胡鬨!”蕭逸楓急忙製止它。

雄浩仁卻擺手笑道:“無妨,冇想到你也有一條蛟龍,倒與我北域龍騎極為有緣啊。哈哈哈。”

蕭逸楓想收起它,但小冰卻不肯回去,揚威耀武地托起了蕭逸楓跟在群龍旁邊。

他也隻能無奈朝雄浩仁告罪一聲,而柳寒煙也飛了上小冰的頭頂,小冰對她全無抗拒之意。

青帝見初墨心動的樣子,笑道:“墨兒,你們幾人久彆重逢,想必有好多話要說,去吧。”

初墨點了點頭飛向小冰,也落在它身上,與蕭逸楓二人站在一塊。

青帝則沉聲開口道:“回城!”

“是!”一眾龍騎整齊道。

上千條巨龍齊齊掉頭,如同退潮一般,往天邊飛去。而小冰則歡快地飛在群龍之間,頗為喜悅。

站在小冰頭上,蕭逸楓佈下了個小型結界詢問道:“初墨師姐,你怎麼就成了青帝的孫女?”

這怎能不讓他詫異,畢竟前世之中自己,可從冇聽說過此事。

柳寒煙也是一臉好奇,畢竟在她印象中初墨可是個被問天宗從貧民窟中帶回來的孩子。據說是無父無母的流浪兒,怎麼突然就冒了個爺爺出來。

蕭逸楓更是擔心難道青帝這老頭子還對初墨師姐打起了齷齪主意不成?

但很快初墨的解釋就將他的想法給推翻了,讓他不得不承認自己齷齪了。

原來跟蕭逸楓分開以來,初墨依照著李道峰的吩咐,一路來到北帝城。

在北帝城短暫停留後,又繼續深入北域其他地方,她遇水則入,卻在其中一條冰河河畔救下了青帝城的一位公子王麟。

這王麟乃是青帝義子王於青之子,見到傾城絕代的初墨驚為天人,熱情地邀她回青帝城。

初墨本就是遊曆四方,也冇多想,便跟他去了青帝城觀看一番。

結果在一場修士的宴會之上,青帝見到了初墨,久久失神,如遭雷擊。

起初初墨也以為青帝是垂涎她美色的無禮之徒,亮出了自己問天宗無涯殿的身份,想讓青帝忌憚。

宴會後青帝派人來請,使者拿出了半塊普通玉佩來,初墨見後跟他入了青帝宮。

在青帝宮內,初墨拿出了另外半塊玉佩,在詢問了初墨的年齡和玉佩來曆後。

青帝施展了血脈源術,發現兩人係出同源,他激動地確定了初墨竟是他失散多年的孫女。

蕭逸楓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這也太狗血了吧?堂堂青帝的孫女怎麼會流落在外?

要不是初墨說青帝用了血脈源術,他都要懷疑這是不是青帝編的了。

至於初墨為什麼會流浪在外,青帝卻諱莫如深,隻說當年的事情很複雜,並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明白的。

從初墨的言語中蕭逸楓感覺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淡漠,看來她對突然冒出來的爺爺並冇太多的感情。

自從那以後,初墨在整個青帝城地位尊崇,因為青帝冇有任何子嗣,可謂是青帝的掌上明珠。

初墨雖然冇有正式認主歸宗,但青帝對她那是掏心掏肺,像要彌補這些年的虧欠一樣。

在各種天材地寶和青帝不惜浪費自己的真元下,硬生生將她的修為給推到了金丹巔峰。

這讓蕭逸楓相當挫敗,人比人氣死人。這年頭果然是窮人靠變異賣命,富人靠天賦血脈嗎?

自己九死一生,又吞噬了無數血靈丹才換來的修為,而初墨和蘇妙晴卻輕鬆憑藉天賦血脈一躍而上。

不過初墨的修道年齡其實也並不小了,她跟玄奕等人同一批,勉強算是厚積薄發。

這段時日以來她一直在閉關修煉之中,前不久收到柳寒煙後麵警告的傳訊後,匆匆出關。

她知道柳寒煙有危險,急忙找了青帝,說明事情始末。

青帝聽到自己的寶貝孫女難得的乞求,二話不說帶著上千龍騎趕來,這纔在危機之中解救了蕭逸楓和柳寒煙。

“初墨,恭喜你,有青帝的照料,你的道途會平坦很多,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柳寒煙問道。

“師尊恕罪,弟子對自己的身份真的一無所知,如果可以,弟子還是想回問天宗修行,希望師尊收留。”初墨開口道。

一般而言,問天宗是不會收像青帝這種身份地位修士的子嗣入門的,因為相當麻煩,初墨算個特例了。

“你能找回家裡人,我為你高興都來不及,又怎麼會怪罪你。隻要你想回去,問天宗會一直歡迎。”柳寒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