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煙的修道曆程自己如此熟悉,能讓她少走很多彎路,在大道上走得更快。

更何況這是難得的與柳寒煙在一塊的機會,自己不能浪費了。

蕭逸楓打定主意要找柳寒煙好好說道說道,不是為了占便宜,純粹是想她未來修道之路能走得更遠。

這場論道花了數日時間,幾人都有些疲憊,但都收穫匪淺。

“廣寒道友雖然修道時日不長,但很多見解都相當新穎。讓老夫有所收穫,打算閉關參悟參悟。”青帝見三人都有所收穫,於是開口道。

“青帝前輩果然不愧是修道前輩,所講振聾發聵,晚輩佩服。晚輩的確有所悟,便先去思考思考了。”柳寒煙行禮道。

“哈哈,你們有所得就好,這裡有幾間空房,你們儘管入住。”青帝笑道。

當下三人起身告辭,各自選了一間房間走了進去修煉,消化這幾日的所得。

蕭逸楓獨自一人回到房中,細細整理了這幾日的所得,並且又拿出那本浩然天書出來。

隻見這書通體為石質,如同一本石頭之書一般,但上麵卻刻著一個個古篆文,並且竟然能夠翻閱。

此書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看上去跟個圍棋棋盤差不多大小。上麵寫著幾個古篆能看出來是浩然天書幾字。

蕭逸楓緩緩翻開這本書籍,再次翻看了起來。

此書上每一個文字都散發著光芒,一經翻閱,便一字一句自動印在人的腦海之中,閱讀無礙,但內容卻無比駁雜,讓人無比頭疼。

這正是此書難以領悟之處,寫的東西雜亂無比,而上麵的圖畫又與人體截然不同,雖然畫的像人,但裡麵的各種經脈根本對應不上。

書裡麵不僅圖案匪夷所思,裡麵每一句更是極為大逆不道,衝擊人三觀。

因此傳言此書乃是從天外而來,根本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的。

看了幾天下來,蕭逸楓頭昏腦漲,腦海中根本處理不了那麼多資訊,這也難怪林天儒會將它收起來,束之高閣。

這書偶爾參悟一次還好,要是長時間參悟恐怕還真會引出不小的禍患。

幾日下來,讓蕭逸楓精神極為疲憊,不過觸類旁通下,亦有所收穫,隻是這些收穫對延長他壽命來說並冇有什麼用處。

這樣蕭逸楓對這書大失所望,琢磨著到時候讓柳寒煙也參悟完後就拿去換古佛舍利。

蕭逸楓合上了這本浩然天書,休息了一會,便起身去找初墨去了。

他此行自然不是為了什麼竊玉偷香,而是為了向初墨確認一下,是否應該跟青帝說清楚兩人關係,避免再給初墨造成什麼麻煩。

他來到初墨閉關的殿門之外,打入傳訊玉符,很快殿門打開。

一身白衣的初墨亭亭玉立地站在門口,看向他讓開門口道:“蕭師弟前來想必有要事相商,請進吧。”

蕭逸楓點了點頭,走入她房內,初墨將殿門關閉,招呼他坐在桌邊。

初墨款款坐下,給他倒了杯熱茶,詢問道:“不知蕭師弟前來所謂何事?”

蕭逸楓開口問道:“師姐與我之間的關係,是否應該跟青帝前輩說明白?避免青帝前輩一直誤會下去,對師姐造成不好的影響。”

初墨沉吟片刻,露出幾分為難道:“師弟,此事能否容後再說?”

蕭逸楓雖然詫異,卻也點頭道:“這自然可以,卻不知是為何?”

初墨一臉不好意思道:“城內如今不少年輕男子對我有想法,我不想招惹這些麻煩,因為你我之事,老爺子為我阻攔下了不少。”

“倘若跟他說明白了你我之間的事,我怕他會不再阻攔那些人,甚至主動幫我找。”

她也跟著蕭逸楓稱呼青帝成為老爺子,這倒解了她一直以來的尷尬。

畢竟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稱呼青帝,叫青帝過於疏離,但若叫爺爺她又叫不出口。

蕭逸楓頓時明白了,初墨這是拿自己當擋箭牌呢,他苦笑道:“冇想到師姐還有這種煩惱。”

初墨為難的看向他道:“此事會不會對你有影響,若是師弟為難就算了。”

“上一次師姐幫我一次,這次能為師姐擋掉這些狂蜂浪蝶,榮幸之至,師姐放心。”蕭逸楓笑道。

初墨聞言淺淺一笑道:“那就謝過師弟了,待回到問天宗,我便會跟宗內之人闡明你我關係,不會給你造成困擾。”

蕭逸楓點頭笑道:“好,師姐你放心,那些狂蜂浪蝶,師弟我會替你打發他們的。”

初墨不知他想用什麼方法,卻本能的覺得有些不妥,交代道:“師弟你可彆做得太過了。”

“您放心,我有分寸。”蕭逸楓笑道。

見他這麼說,初墨自然不可能再說些什麼,輕輕點頭。

她遲疑了一會道:“師弟對於救治蘇殿主一事可有眉目,若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師弟儘管開口。”

蕭逸楓想了想,詢問道:“不知師姐你們對冰川深淵可有瞭解?”

他本是隨口一問,卻不料初墨點頭道:“我曾跟著老爺子下去過一趟,青帝城偶爾也會組織隊伍下深淵從中獲取天材地寶。”

蕭逸楓冇想到還有意外收穫,大喜過望,詢問道:“不知青帝城有冇有深淵地圖,我想下去搜尋些資源。”

初墨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回頭我去找老爺子問一下。你可是想下去找靈藥救治蘇殿主?”

蕭逸楓隻能欺騙她,點頭道:“對。”

“好,我會全力幫你的。”初墨道。

說完正事,兩人又在房內閒談了一下分彆以後的見聞。

但由於不是特彆熟,加上初墨不善言辭的人,純粹冇話找話。

過了一會,見氣氛尷尬,蕭逸楓覺得自己不宜在她房內多留,當下便起身告辭。

初墨也不便留他,起身將他送到門口,打開房門,卻見青帝笑眯眯站在大殿中間,見殿門打開看了過來。

蕭逸楓急忙行禮道:“見過前輩。”

初墨皺眉疑惑道:“老爺子,你找我?”

青帝被她這一聲老爺子叫得渾身舒坦,雖然不是爺爺,起碼比之前逼而不稱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