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些美麗女子卻都被中間的紅裙女子光芒所掩蓋。

她就像是在這漫天花雨中翩翩起舞的精靈,舞姿優雅曼妙,動作輕柔。

女子緩緩踏著紅綾落入殿內,開始繼續她的舞蹈,讓人癡迷其中。

她每一次舞動,都帶有特有的風韻與嫵媚,每一次旋轉舞步,都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在等待著被人探索與捕捉。

一切如夢如幻,彷彿一場夢境在來臨,讓場內眾人都沉醉其中。

蕭逸楓淡淡地看著眼前的舞蹈,不得不說術業有專攻,這女子的舞蹈冇有任何術法的加成,卻能牢牢吸引人的目光。

初墨也帶著淡淡的欣賞看向舞曲,沉浸其中,而後突然回身看向蕭逸楓。

見他目光清明,冇有跟其他人沉浸其中,見她看來詫異看向她,笑問道:“師姐為何看我?”

初墨輕啟紅唇問道:“隻是好奇師弟會不會沉浸其中罷了。”

蕭逸楓輕笑道:“師姐未免太過小看我了,我道心清明,又豈會為此沉迷。但若是由師姐你來舞上這一曲,那就難說了。”

他可是被海妖之體魅惑過的人,這點小誘惑,也想亂他道心?

初墨輕輕彆開臉道:“師弟莫要說笑了。”

蕭逸楓突然一個激靈,這纔想起柳寒煙在旁邊,她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對自己用瞭如煙訣,自己竟然完全忽視了她。

完犢子!這嘴花花的毛病,得改啊!

他隻能強行忍住回頭的衝動,不能讓青帝看出端倪,臉上的笑容都僵住了,根本無心看什麼歌舞。

場中那雨萱仙子一舞終了,四周的花瓣突然間紛紛落下,而後化作無數道紅綾纏繞向她,將她包裹住。

她一躍而起。腳尖在半空劃出一道圓弧,隨即身形一動便從那紅綾中衝出,落到了眾人麵前選擇不停。

她的動作輕盈柔和,但是每一次輕盈的動作之中,總有一種讓人難以拒絕的誘惑力。

在最後一次旋轉舞步之時,她終於停下。

雨萱站直身體,輕輕撩撥自己額前的一縷秀髮,一雙含情脈脈的美目盯著眾人。

她的臉蛋兒白皙,皮膚吹彈可破,一雙眸子似水晶,顧盼生輝,一張櫻桃嘴微抿。

她並不高挑,相反還有點小巧,停止舞曲以後她身上的還帶著些調皮和稚氣之感。

“好!果然是一舞傾城。”馮子義鼓掌道。

在眾人驚歎與讚賞聲中,雨萱輕啟朱唇,用那清脆的聲音輕語道:“聽風閣雨萱,見過青帝陛下,見過諸位。”

看著滿座驚歎的目光,她心中亦有幾分得意,但很快就看見了一個目光空洞的傢夥。

以往不是冇人故意如此吸引她,但她何等老辣的眼光,真假一眼能辨,眼前那傢夥是真的無視她。

“雨萱姑娘果然不得了,這舞讓老夫大開眼界。來人,為諸位仙子賜座。”青帝笑道。

“謝青帝陛下好意,雨萱等人在場內擠一擠就可以了。”雨萱搖頭道。

“哈哈,好,不知哪位青年才俊能有幸得此殊榮。”青帝哈哈大笑。

蕭逸楓暗罵老不正經,青帝這老小子一看就是風月場所摸爬滾打出來的。

雨萱按照慣例從座位高低開始看,第一眼就看見了蕭逸楓,但蕭逸楓正襟危坐,眼神帶著明顯的拒絕。

笑話,柳寒煙坐在那虎視眈眈,你過來我還不得死得很有節奏?

雨萱看了看他旁邊的初墨,雨萱有些挫敗。

她又看向其他人,卻見場中公子雖然心動,但一個個不是慌亂逃避,就是被長輩按住。

至於後麵座位那些蠢蠢欲動的公子,她還看不上。這就讓她一時間尷尬地站在原地。

蕭逸楓見狀暗自搖頭,這雨萱一看就剛來青帝城,根本不知道青帝城的水有多混啊。

有初墨這麼個香餑餑在,你這點姿色和魅惑還真不夠看的。

雨萱可憐兮兮地看向蕭逸楓,蕭逸楓避如蛇蠍,完全無視她的目光。

“雨萱姑娘若是不嫌棄,便來我這擠一擠吧。”初墨見到她的窘態,開口解圍道。

雨萱聞言如釋負重,輕輕點頭,而後笑盈盈往初墨處走來,路上幽怨地瞥了蕭逸楓一眼。

其他女子則散入場中,為其他的北域男子身邊作陪,一時間滿場香風,一個個曼妙女子穿梭場內。

蕭逸楓則正襟危坐,目不斜視,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讓初墨不明所以。

兩女坐在一塊,雨萱才終於感覺到初墨身上那恐怖的壓製力。

自己好像跟剛剛其他伴舞女子一般,完全淪為了陪襯。

“謝仙子解圍,這一杯我敬仙子。”雨萱在宮女拿來了杯子後,笑著倒了一杯酒敬初墨。

初墨端起酒杯淺淺抿了一口,輕聲道:“小事一樁,雨萱仙子不必放心上。”

“在仙子麵前,雨萱這等姿色,哪敢稱仙子?”雨萱羨慕道。

兩人低聲交談著,但初墨的確不怎麼喜歡談話,冇幾句就把話都堵死了。

“雨萱仙子一舞雖然傾城,但我卻非北域的特色,不如就讓徐朗給兩位貴客看看我北域兒郎的風采。”王於青笑道。

“於青所說甚是有理,徐朗,你可願意?不過不可以用靈力,免得驚擾貴客。”青帝問道。

場內有一個黝黑的將領大聲道:“有何不願意的,那就讓末將為諸位獻醜,見識見識我北域的戰場之術。”

他修為在合體境,實力頗為不弱,整個人如同鐵塔一般,肌肉如鼓起,充滿力量感。

隻見他一躍而出,手中一杆長槍,舞得虎虎生風,帶著森森的殺伐氣息,雖然冇有蘊含任何靈力,但卻讓人不寒而栗。

場中槍芒縱橫,一時間眾人根本無法辨認哪些槍是虛招還是實招,眼花繚亂之間,一股濃鬱的煞氣直撲而來。

槍影將整片空間都充斥滿了,看上去煞氣沖天,威勢驚人,讓人不禁膽顫心驚。

槍影密佈,槍法之淩厲簡直讓人歎爲觀止。

在場的女子都不由被這場景給震撼住了,眼睛睜得大大的,不時的發出低聲的驚呼之聲。

那徐朗頻頻在蕭逸楓麵前,數次槍影離他的臉皮隻有一指,殺氣和煞氣更是牢牢鎖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