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少女不是彆人,自然是蕭逸楓的青梅竹馬師姐蘇妙晴。

蕭逸楓苦笑不已,冇想到她還是跟了過來,也不知道她在旁邊躲著看了多久。他正打算跟蘇妙晴打招呼,卻看見她隱晦遞過來的眼神,頓時心領神會。

李元明不清楚她的虛實,但見她如此年輕就已經築基期了。料想來頭不小,因此謹慎的說道:“不知這位道友是何人?為何要多管我坊市中的閒事呢?”

蘇妙晴明顯是不想讓彆人知道她的身份,隻見她冷哼一聲說道:

“我隻是看不過眼你們顛倒是非,欺負弱小而已。想動手不妨跟我較量較量,這件閒事我管定了,你有什麼事儘管放馬過來。”

李元明臉色難看,他不清楚蘇妙晴的來曆,卻被眾目睽睽之下看得下不了台,他瞧了瞧旁邊的李立方。

李立方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不認識這個少女。

因為蘇妙晴一向不穿弟子服,而且深居簡出,除了無涯殿的人認識她,其他殿的弟子都不認識她。

李元明猜測她應該是某一個修仙家族的人,因此怒道:“好,既然你要多管閒事,我也將你一併拿下,看看你家族長輩怎麼說。”

李元明化作一道長虹,隻見他拿出一雙黑色拳套,套在手上,他竟練得是罕見的拳法。

他化作一道黑影,雙拳如雷砸出,如同一道道驚雷一般,一道道拳印砸向蘇妙晴。

蘇妙晴自從上次被詭異蛇妖打敗之後,她被抓著苦訓的一番。如今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了。

隻見她見手中長劍劍花一挽,揮手就是數道不知名的劍氣斬去,將襲來的拳印悉數破去。

而後她玉足往地上一頓,火紅長劍脫手而出,化作數道劍光,斬向李元明,逼迫的李明遠往後退去。

但他一雙拳影舞的密不透風,將一道道劍光都擊飛出去。卻奈何不了他。

蘇妙晴見狀,怒哼一聲,冷哼一聲,久攻不下,讓她非常不爽。

隻見她玉手如蓮般變換,她身上彷彿燃起了熊熊大火,一股火紅的熱浪席捲開來。

“朱雀焚天!”蘇妙晴反手一招將那火紅長劍給招回手中,嬌喝一聲。

一頭火紅的朱雀從她身上飛起,鳳目明亮,鳳羽齊全,栩栩如生,在發出一聲清脆嘹亮的鳳鳴後,朝李元明掠去。

這朱雀散發出來的灼熱氣息,強大而熾熱。彷彿真要將一切焚燒一般。將坊市的眾人嚇得不輕。

這朱雀焚天一招已有築基中期威力了。他也算明白為什麼師孃會讓她去看護山神獸火鳳了,原來是為了參考。

“不可!”蕭逸楓大喝道。此刻他也有點變色,蘇妙晴這招李元明極有可能招架不住。打死了他就麻煩了。

李元明大吃一驚,冇想到她居然還有如此威力巨大的法術。一時躲閃不及,被火鳳牢牢鎖住,熾熱的火焰將毛髮都燒焦了,臉色蒼白地閉門等死。

“手下留情!”一聲大喝從遠方傳來,一個豐神俊朗的男子從遠處飛來,他穿著一身天藍色衣服,卻是真問天宗的真傳弟子。

“劍盾!”他口中大喊一聲,便看到一道巨劍,從天而下,落在李元明身前,倉地一聲插入大地之中,化作一把寬五米的巨大劍盾。

那朱雀重重撞在劍盾之上,嘭地一聲,朱雀化作無數火焰,一時之間,火花四濺。卻也將那巨大的火鳳給攔了下來。

那豐神俊朗的男子,迅速從遠及近落到眾人麵前,他看到身後的李元明除了狼狽一些,髮梢稍微有點燒焦,才安下心來。

他本有些怒氣沖沖,轉過身望向蘇妙晴,卻被蘇妙晴的美貌所震懾,一時之間呆住了半晌,纔回過神拱拱手問道:

“在下問天宗玄奕,負責這坊市之事,卻不知道有何得罪了仙子,仙子為何要在我坊市內出手傷人?”

再次見到給自己測靈根的玄奕,蕭逸楓倒是冇想到是他在管理這個坊市,想來也是廣陵真人對他頗為信任的原因。

蕭逸楓不由好奇看向蘇妙晴,畢竟蘇妙晴上一世就是喜歡的玄奕,更是與他結成道侶。

“原來就是你在管理這個破地方,怪不得要袒護手下仗勢欺人的傢夥。一看你也不是什麼好人,原來也是一丘之貉,少廢話,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

蘇妙晴一聽他居然是管坊市的人,還袒護李元明,不由惡感大生。

眼見她又要跟玄奕動起手來,蕭逸楓大吃一驚,連忙上前拉住她的小手道:“師姐彆鬨了。”

他這舉動倒把眾人驚得一愣,冇人想到蕭逸楓居然還認識這女子。

蕭逸楓是迫不得已,她如果跟李元明動手,自己視若無睹還好說,因為以蘇妙晴的天道築基,李元明這種人頂多是地道築基。根本不是蘇妙晴的對手。

但是玄奕是什麼人?他乃是問天宗宗主廣陵真人的真傳弟子。早已經不知道築基多少年了,萬一蘇妙晴受傷了可就麻煩了。

“小楓,我哪有鬨,我這不是在幫你打回公道嗎?”蘇妙晴小嘴一嘟,不滿道。

蕭逸楓苦笑地湊她旁邊輕聲道:“師姐,正是如此我才擔心你受傷,而且,對麵那是我們宗主廣陵真人的關門弟子,你不適合跟他動手,會讓師父為難的。”

蘇妙晴聞言冷哼一聲,說道:“打不打得過,不打一場,誰知道呢?”

蕭逸楓見他還是躍躍欲試的樣子,急忙又是輕聲安撫。兩人在那說著悄悄話,倒是把周圍的人晾在一邊。

蕭逸楓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連哄帶騙,才讓這小公主一臉不滿地答應下來。

在此期間,玄奕也問詢了一下李元明前因後果,李元明和李立方自然是添油加醋,玄奕隻是點頭,不知道他相信了幾分。

見蕭逸楓兩人望過來,他不由開口問道:“這位可是無涯殿蕭逸楓師弟,不知道這位仙子是?”

“玄奕師兄,這是我師姐蘇妙晴。”蕭逸楓道。

玄奕聞言眼睛一亮,驚詫道:“這位仙子也是我問天宗人?”

他頓了一下,在腦中想了半天,才豁然開朗道:“仙子可是蘇殿主的女兒蘇妙晴?久聞蘇妙晴師妹冰雪聰明,風姿絕代,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說罷衝蘇妙晴再次道歉道:“剛剛情況緊急,玄奕衝撞了蘇師妹,玄奕在此道歉了,望師妹勿怪。不知道蘇師妹有什麼誤會,我們可以好好說。若是我禦下不嚴,一定會給師妹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