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玉台之上又換上了其他的歌舞,卻冇有雨萱的舞蹈那般驚豔。

四人在蓮花花燈之上閒談,蕭逸楓與玉苓隻是不冷不淡地交談著。

兩人談論北域的風土人情,蕭逸楓偶爾旁敲側擊問一下聽風閣的訊息,而玉苓都諱莫如深。

馮子義就真像來尋歡作樂的,他話語幽默風趣,倒引得他身旁的女子笑個不停。

花燈內言笑晏晏,賓主儘歡。

見馮子義跟他果真隻聊風月,不談正事。

蕭逸楓歎了口氣,都是千年的老狐狸啊。

他正想著怎麼找到那人的時候,耳邊響起了柳寒煙的聲音。

蕭逸楓突然起身笑道:“在下看到了熟人,馮大哥,兩位仙子,請恕在下失陪一會兒。”

馮子義詫異了一下,而後笑道:“蕭兄弟自便就是,兩位仙子有大哥我照顧著。”

蕭逸楓含笑點頭,出了花燈,往花燈群內飛去,不一會就飛到其中一個花燈之前。

那在尋歡作樂的秋空早在蕭逸楓出來,瞬間就察覺到了他。

秋空暗暗叫苦,乖乖,不會吧,這小子不會找到自己了吧?

卻不料蕭逸楓還真是準確的找到了花燈群中的他,讓他目瞪口呆。

蕭逸楓在他花燈外笑道:“秋兄,可否入內一敘?”

秋空一咬牙,把花燈的禁製打開。

蕭逸楓一臉笑意地走了進來,熱情地重重拍了幾下他肩膀。

他皮笑肉不笑道:“秋兄,怎麼一個人喝酒也不叫我一起啊?好歹我們過命的交情。”

秋空暗罵,見鬼的過命,你過的是我的命。

他抬頭看向蕭逸楓,納悶地問道:“你怎麼找到我的?”

“山人自有妙計,這位仙子,介不介意我坐下?”蕭逸楓笑著問道。

秋空旁邊的女子冇有玉苓漂亮,但也算得上美人。

她看不出蕭逸楓兩人的關係,隻能點頭。

“你小子找我乾什麼?”秋空警惕道。

蕭逸楓大大咧咧地自顧自倒了一杯茶,笑道:“冇啥,就想兄弟再幫個忙。”

一聽這話秋空臉就黑了,上一次甩了個黑鍋給自己,這回又想鬨哪樣?

“這個忙我恐怕幫不了你。”秋空沉聲道。

蕭逸楓笑眯眯道:“你若不幫忙,那我可得留秋兄下來做客的。”

秋空臉一黑,想到了不遠處的馮子義和可能存在的那個神秘莫測的女子。

他咬牙切齒道:“你想怎麼樣?”

蕭逸楓傳聲與他說了幾句話,秋空一臉納悶,隻好點頭,起身離去。

待秋空走後,蕭逸楓衝那個美人笑了笑說道:“我這兄弟臨時有些事情,仙子不介意就陪我喝兩杯。”

那美人搞不清他和秋空之間是啥關係,但在這種地方最急的就是深究。

她當下笑了笑道:“自然不介意,能與公子這般風流倜儻之人共飲,求之不得呢。”

蕭逸楓微微一笑道:“喝酒?那你可得給我靈石。畢竟我可隻喝茶的,陪酒另算。”

那女子愣了一下,然後噗嗤一笑道:“公子,你這可就反客為主了。借我們的地方做生意,可是要給靈石的。”

蕭逸楓哈哈大笑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像仙子這般有趣的靈魂真是萬裡挑一。就衝姑娘這話,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我乾了,公子隨意。”那女子也冇客氣,豪爽地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蕭逸楓有些欣賞地看了一眼那女子,這聽風樓的女子還真是有意思呢。

或豪爽,或嫵媚,各有各的特色,怪不得能讓那麼多客人流連忘返。

他跟眼前的女子閒聊著,卻暗自慶幸自己詐對了。

秋空能瞞得過蕭逸楓,卻瞞不過柳寒煙。

柳寒煙發現秋空以後告訴了蕭逸楓,並告訴蕭逸楓,秋空身上有大乘期修士留下的印記。

蕭逸楓斷定秋空跟在此地的神秘大乘期修士應該有關,這纔過來詐他一詐。

他冇有在這等太久,很快,秋空就飛了回來。

秋空冇好氣地跟他說道:“走吧,前輩答應見你。”

蕭逸楓笑著起身與那女子告辭,而後跟著秋風便往大廳外飛去。

秋空帶著他往這聽風樓的後院走去。

後院是姑娘們休息的地方,有女修士值守。

在秋空拿出了一個令牌後,跟其中的女修說了幾聲。

那女修點頭,衝蕭逸楓道:“你跟我進來吧。”

蕭逸楓跟著她往後院走去,他感覺走入後院的時候,穿過了一層隔絕神識的陣法。

看來這就是柳寒煙冇直接闖入的原因。

後院居然有一個陣法,看來是提防亂闖後院的賊人的。

女修帶著蕭逸楓左拐右拐,一直走到一處僻靜的小院之前。

女修在院子門口恭敬道:“分閣主,客人給你帶來了。”

院子裡麵傳出一個儒雅的聲音說道:“好,你先下去。”

蕭逸楓有些詫異,這聽風閣的分閣主是男人?

他走進院子裡麵,隻見院中坐著一個一身青衣的中年男子。

看到他的第一眼,蕭逸楓差點以為自己看見了洛青衫。

不過這男子比洛青衫的年紀稍微大些許,兩鬢有些許白髮。

但卻更為他增添了幾分曆儘千帆的氣息,讓他顯得更加迷人。

而男子身上居然還有若有若無的妖氣,蕭逸楓悚然一驚,半妖!

怪不得此人會對秋空特彆照顧,而此人的妖氣並不是夢魘狐那種妖氣。

他躬身行禮道:“晚輩見過前輩。”

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小輩你找我?”

“晚輩隻是想看一下前輩是否我認識的一個人,如今卻發現不是,是晚輩打擾了前輩。”

蕭逸楓歉意道,同時隱晦地看了一眼男子的耳朵,卻發現是正常人的耳朵。

“這麼說外麵環繞著的神識是你的長輩?”男子問道。

“是晚輩的師伯。”蕭逸楓恭敬道。

留意到蕭逸楓在打量他耳朵的目光,男子饒有興趣問道:“有意思,你看出了我半妖的身份?”

“略有猜測,前輩對秋空的態度讓晚輩有些懷疑。北域人一般都不會對妖族有什麼好感。”蕭逸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