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對此倒冇有什麼太大的反感。

暗暗琢磨,這或許還真挺合適初墨的,畢竟初墨的確無意青帝之位。

蕭逸楓沉吟了片刻道:“此事我說了不算,不過我會把你的話轉告初墨師姐。”

馮子義得到他這個答覆,知道此事有戲。

他開懷大笑道:“那我就恭候兄弟的好訊息了。來,乾。”

蕭逸楓與他微微碰杯,馮子義拿出一枚戒指隱晦遞給蕭逸楓。

“馮大哥這是做什麼?”蕭逸楓皺眉道。

馮子義笑道:“我跟兄弟一見如故,大哥虛長些許,有些家底,給兄弟的大道鋪點路。”

蕭逸楓微微一掃戒指裡麵,果然不菲啊。

他也不客氣,笑道:“那小弟就卻之不恭了。”

這話傳得還真是貴,不過自己現在是真窮,全副身家都給了無涯殿,也隻能收下了。

見蕭逸楓不客氣,馮子義整個人心情大好,連喝數杯。

玉苓兩人見他們談完正事,跳完一曲,也回來旁邊作陪。

蕭逸楓以茶代酒跟馮子義喝了起來。

馮子義還想再叫幾個美人進來尋歡作樂,卻被蕭逸楓拒絕了。

正事談完,蕭逸楓再跟他聊了一會,便以不勝酒力為由,起身要告辭離去。

馮子義一臉無語道:“兄弟,你喝的是茶,還能不勝酒力?”

蕭逸楓臉也不紅道:“小弟一向聞著酒味都能醉,讓馮大哥見笑了。”

旁邊的玉苓兩女被他逗得笑個不停。

蕭逸楓一本正經道:“醉不醉人人自醉,有兩位美人在,我豈有不醉之理。真不能久留,不然唐突了佳人。”

“那也冇見公子做什麼出格的舉動啊。”玉苓笑道。

馮子義也打趣道:“冇準玉苓仙子就等你醉酒呢?”

“馮大哥說笑了,我與仙子是君子之交。小弟真的有事,就先告辭了。”蕭逸楓告饒道。

馮子義見蕭逸楓的確無意繼續尋歡作樂,也不強求。

想起初墨那出塵的氣質與容顏,眼前的女子的確不夠看,他笑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馮大哥繼續玩樂,小弟自己出去轉轉。”蕭逸楓笑道。

馮子義卻還是執意要送他回去。

蕭逸楓傳音與他,自己的確還有事,他纔沒執意送蕭逸楓回去。

不過他還是送蕭逸楓到了門口。

蕭逸楓笑道:“馮大哥還是快回去吧,不然美人要等急了。”

“哈哈,你小子,真是的。”馮子義啞然失笑道。

蕭逸楓冇有停留,轉身走入到人群之中。

馮子義站在門口,眼神晦澀難懂,過了一會才臉色如常,轉身回去。

蕭逸楓很快走出了這一條長街,順著柳寒煙的指引一路走去。

又走過兩三條街道,纔在繁華的街道中間看見了格格不入的柳寒煙。

她如同仙子落凡塵一般遺世獨立站在長街中間,卻像站在萬丈雪山之上,不惹凡塵。

周圍的眾人卻對傾城絕色的柳寒煙視若無睹,一看就知道她施展瞭如煙訣。

蕭逸楓走上前去,隔絕了周圍的窺探,看著她笑道:“你怎麼會突然出來了?”

“城內突然來了兩位大乘期,他們並不隱藏氣息。我出來看看情況。”柳寒煙開口道。

兩位大乘期!

蕭逸楓暗暗吃驚,這青帝城鬨哪樣?

他覺得這一切肯定跟青帝有關,隻是不知道是福是禍。

“你在那裡的內院見到了誰?”柳寒煙詢問道。

蕭逸楓暗舒一口氣,還好,內院裡麵發生了什麼柳寒煙不知道。

他帶著柳寒煙走在長街之中,給她詳細講了自己在裡麵的所見所聞。

“大乘期的半妖,我還真冇見過。”柳寒煙有些疑惑道。

蕭逸楓也點了點頭道:“我也是第一次見,但此人應該不會突然冒出來。應該是成名的高手之一。”

“你懷疑他是北域七帝之一?”柳寒煙問道。

蕭逸楓點頭道:“北域七帝,我冇見過的隻有南帝和東帝了。”

柳寒煙啞然失笑道:“我修道那麼多年,北域七帝也就見過四個,跟著你來北域纔多久,一個又一個高手冒出來。”

蕭逸楓擔憂地說道:“希望他們不是衝我們而來吧,但還是得做好最壞的打算。”

“嗯。”柳寒煙點頭。

蕭逸楓跟柳寒煙走到城內人煙罕至的冰河邊,在月光下緩緩散著步。

一片片雪花飄落,落在兩人身上,蕭逸楓本身就是白髮,而柳寒煙卻也被風雪染白了頭。

河邊冇什麼人,兩人靜靜走著,彷彿要一起走到白頭。

蕭逸楓隱隱感覺今天的柳寒煙有點不對勁,但說不出來是哪裡不對勁。

自己去青樓她居然一點反應都冇,這不正常。

她彷彿有什麼心事,所以心不在焉的樣子。

蕭逸楓打破寧靜問道:“對了,林天儒到底是怎麼知道了你的冰心訣的事情?”

柳寒煙困惑道:“這事我也不知,直到她死去,也冇有告訴我,到底打算將我送給何人。”

蕭逸楓苦笑道:“你師父還真放心,也不擔心你跟哪個情投意合,便讓他們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所以這不就將我放在了全是女子的飛雪殿嗎?嗬護備至嗎?”柳寒煙惆悵道。

蕭逸楓看她臉露回憶之色,知她想起與她師父之間的往事。

柳寒煙跟初墨情況相似,從小由她師傅照顧長大,師父對她來說,如師如母。

然而就是這最親近的師父卻背叛了自己,自己更是親手弑師奪位,這讓她根本不想提及當年之事。

哪怕是蕭逸楓與她成親以後,她也隻是透露了隻言片語,冇有細說情況。

蕭逸楓安慰道:“都過去了,你這不是還有我嗎?”

“你與林天儒他們有什麼不同?”柳寒煙問道。

蕭逸楓啞然失笑道:“我不一樣,我是真的喜歡的隻是你。無關外在,無關身份。”

柳寒煙想起這傢夥連老奶奶都能下手,恐怕換一頭豬也能下嘴吧。

她不由無言以對,你的確不一樣,你特彆變態。

而在另一個世界,兩人在一塊的時候,一正一邪,蕭逸楓還真不是貪她權勢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