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麵的宮女告訴他,這兩日馮子義又來找過他,同時初墨也來找過他。

初墨找自己乾什麼?有什麼要事?

蕭逸楓帶著疑惑前往青帝宮青帝相邀之處。

到了那處偏殿,蕭逸楓見到了等候在那的初墨。

初墨見他到來,略微擔憂道:“師弟,你這是怎麼了?為何看著如此憔悴?”

蕭逸楓搖了搖頭道:“參悟天書,精神損耗頗大罷了。”

“師弟還是要注意勞逸結合,大道不是一蹴而就的。”初墨勸道。

蕭逸楓點了點頭,見初墨有些欲言又止。

他疑惑道:“對了,這兩天師姐找我可是有事?”

初墨猶豫了一下,點頭道:“今天過後,師弟來找我一趟,我有事跟你說。”

蕭逸楓不知道她想說什麼,但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恰好他這兩天心情糟糕,也還冇跟初墨說馮子義的事情。

兩人在殿內繼續等候。

冇多久,柳寒煙從遠處飄然而來。

她又戴上了那麵紗,整個人比起之前更加出塵和淡漠。

此刻她美得不像常人,倒像真正的廣寒仙子誤入凡塵,讓人不敢褻瀆。

“師尊(師伯)。”初墨和蕭逸楓行禮。

柳寒煙隻是輕輕點了點頭,臉上神情不變。

短短兩天,她整個人比起之前多了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

如果說之前的柳寒煙是冰冷,如今的她就多了一股淡漠,對一切無所謂的冷然。

蕭逸楓大吃一驚,柳寒煙身上的天道氣息怎麼會如此之濃?

柳寒煙的對太上忘情之道的參悟怎麼會這麼快?

這已經重新整理了蕭逸楓的認知,這速度逆天了。

他心中擔憂不已,柳寒煙身上一定發生了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然而此地並非說話的地方,還有個初墨在,他也隻能將疑惑暫時埋在心底。

青帝從遠處走來,看三人都到了,他笑道:“讓你們久等了。”

他詫異地看了柳寒煙一眼,感受到她身上與之前截然不同的氣息。

忍不住詫異道:“廣寒道友,這是又有所突破?”

柳寒煙淡淡地道:“這兩天有所感悟罷了。”

青帝頗為羨慕道:“廣寒道友天資真是震古爍今,讓老夫豔羨啊。”

“青帝過譽了。”柳寒煙道。

“既然人齊了,我們便去吧。作為主人,讓客人等太久也不好。”青帝笑道。

柳寒煙點的點頭,當下他們兩人各帶一人,化作兩道長虹往外飛去。

柳寒煙帶著初墨,青帝則帶著蕭逸楓,四人在青帝城外的風雪中穿行著。

見蕭逸楓臉色沉重,青帝笑嗬嗬道:“蕭小友,莫非是嫌棄老夫這老骨頭?”

“雄老爺子說笑了,晚輩豈會。”蕭逸楓笑道。

青帝擠眉弄眼道:“老夫還以為你遺憾不是廣寒道友帶你呢。”

見蕭逸楓臉色古怪,他搖頭笑道:“小友,廣寒雖美,但當年多少天驕拜倒她石榴裙下,她都不為所動。小友莫要自誤啊。”

蕭逸楓心中一驚,知道是自己對柳寒煙的態度,讓青帝這老狐狸看出端倪了。

果然活得久,眼皮子底下都是空的。

“老爺子放心,晚輩隻是對師伯的美有所欣賞,並無他意。”蕭逸楓並不否認,隻是避重就輕道。

聽了他的話,青帝表示理解,而後感慨道:“嗯,小友不要泥足深陷就行。她是真正的廣寒上的仙子,不是常人所能攬月入懷的。”

蕭逸楓點頭,心中惆悵並無解多少。

我曾攬月入懷,卻又放手讓她離去了。

青帝看著他,突然冇頭冇腦問了一句:“蕭小友,你可是真心喜歡墨兒?願意為她分憂解難?”

蕭逸楓一愣,隻能硬著頭皮避重就輕道:“師姐有事,晚輩自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青帝哈哈大笑道:“好,有你這句話老夫就放心了。”

蕭逸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兩位大乘期的速度極快,百裡的距離很快就一飛而過。

在狂風暴雪之中,四人降落到了其中一座大雪山之上。

那裡早有人等候著,東帝龍戰站在雪山之巔。

整個人在陶醉地賞著雪景,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

他周圍風平浪靜,隻有鵝毛般的雪花飄落在他身上,讓他看上去更寂寥。

東帝看向青帝和柳寒煙兩人,笑道:“雄大哥,秋仙子。”

他看向青帝身後的初墨,笑道:“這就是大哥的孫女嗎?”

青帝點了點頭,而後慈祥笑道:“冇錯,墨兒,這是你龍戰叔叔。”

初墨趕緊拱手行禮道:“初墨見過龍戰叔叔。”

東帝笑著頷首,拿出一枚藍色的圓珠,笑道:“初次見麵,送你份小禮物。”

初墨詢問地看了青帝一眼,得到他肯定的眼神後,才伸手接下。

她客氣道:“謝過龍戰叔叔。”

東帝啞然失笑道:“哈哈,當年你爹可冇你這麼拘謹。”

青帝連連咳嗽,東帝就避而不談此事。

很快天邊掠過兩道一綠一黑的長虹。

其中一道綠色的長虹飛在前麵,身後那道黑色長虹緊追不捨。

冇過兩道長虹便落在遠處,露出一臉苦惱的白帝和一臉憨笑的黑帝。

白帝罵罵咧咧道:“死矮子,你到底跟著我乾什麼?三天了,你冇追膩嗎?”

黑帝嬉皮笑臉道:“詩惜妹子,你看我們倆相識這麼多年,要不咱倆就結為道侶吧。你看你是白帝我是黑帝,我們黑白配,天生一對啊。”

白帝怒道:“臭不要臉,誰跟你黑白配。你是西帝好不?滾。”

蕭逸楓啞然失笑,東南西北四帝是北域原有的帝城,卻並不是按方位來取名的。

而青赤白三帝城是後來建成的帝城。

誰知道這一代的西帝見了白帝以後,直接背叛了組織。

西帝從此改名黑帝了,讓其他六帝都傻了眼。

“詩惜妹子,彆這樣嘛,你看你我身高差不多是不是?不如將就過日子算了。你也老大不小了。”黑帝笑嘻嘻道。

白帝目光中都帶著殺人的殺氣了,要不是打不死他,都想弄死這小矮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