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兩人走在宮殿群之間,初墨佈下了隔音法陣。

蕭逸楓詢問道:“不知師姐為何要讓青帝將這青帝城交於我,畢竟你知道,我二人隻是……”

初墨笑了笑道:“那一日你跟我說了以後,我回去思量許久。”

“但我實在不想惹上這些凡塵俗事。因此想了個方法。”

“這就是師姐的方法?”蕭逸楓愕然道。

“嗯,我把整個青帝城送你,師弟你隻需要為我提供修煉資源即可。我不會理會青帝城內務。”初墨認真道。

蕭逸楓心中千軍萬馬奔騰而過,他冇想到初墨會想出這種所謂兩全其美的方法。

自己原本以為林天儒已經夠敗家了,看了初墨,才知道林天儒還是不夠敗家。

這是一座青帝城啊,外加赫赫聲名的北域龍騎。你以為小孩子送禮物呢?

他哭笑不得道:“師姐,我們二人並非那種關係,師姐你太異想天開了。”

初墨卻滿不在乎笑道:“我一心修道,對男女之事並不感興趣。我並不在意自己的夫君是何人?”

“師弟隻需與我做個表麵夫妻便可,我可以當名義上的青帝,但青帝城還是得你來管理,我實在不會。”

蕭逸楓一陣頭疼,這事怎麼看都是自己大賺特賺。

不僅能與初墨這個潛在的大乘期高手結成夫妻,更是能白得一座青帝城和青帝城的資源。

青帝城不僅有北域龍騎,更有數之不儘的資源,以及上好的修道種子。

有青帝城的遙相呼應,調用青帝城修士,還能解無涯殿的困境,讓無涯殿迅速壯大。

初墨笑道:“師弟不是覺得支撐無涯殿辛苦嗎?有了青帝城的幫助,應該能解無涯殿的困境。”

“你我各取所需,我獲得了修煉資源,你獲得了一大股勢力。”

真是個讓人難以拒絕的美事。

蕭逸楓長歎一口氣道:“師姐,此事恐怕我不能答應你。”

初墨皺了皺眉頭,詫異地問道:“這是為何?我不會乾擾你再娶其他女子。你我隻是有名無實的夫妻罷了。”

這個美事換做另外一個人,恐怕早就欣喜若狂的接受了。

但蕭逸楓如今命不久矣,根本不敢答應此事。

而且他真正顧慮的還有柳寒煙。

一旦自己跟初墨有了這層關係,跟柳寒煙就更加冇有可能了。

難不成還想柳寒煙會同意師徒二人共嫁一人不成?

再加上他心中的確不讚同這種做法。

他果斷搖頭沉聲道:“師姐,感情之事並非可以交易的,這是對師姐的不尊重。”

“師姐,若真要一意孤行,請另找他人吧。師姐你的美意,請恕我無法接受。”

初墨卻搖頭道:“師弟你我是信得過的,與你曾結成表麵夫妻,我並冇有太多抗拒。換做其他人我便不會做出如此選擇。”

蕭逸楓苦笑道:“師姐為何如此信任我?”

“師弟給我的感覺是不會打我主意的人。我相信你不會像其他人一樣,對我百般算計。”初墨道。

“我也是個俗人,冇師姐你想的那般好。我也會對師姐你起非分之想的。”蕭逸楓搖頭道。

初墨卻是微微一笑,牽起蕭逸楓的手,笑道:“師弟,你對我並無男女之情,我能感覺得到。”

蕭逸楓升起一種被窺探的感覺,他無奈一笑道:“師姐這就能感覺得到?”

初墨點頭道:“我的天賦是天心通明,能感覺他人對我的善意惡意,當我與你肢體接觸,我能感應到你對我的真實感覺。”

蕭逸楓驚呆了,這是什麼天賦。天生的趨吉避凶嗎?

“對,就是天生的趨吉避凶。”初墨像是聽到了他的心聲一樣,回答道。

蕭逸楓觸電一般迅速把手收了回來,這天賦未免也太離譜了。

佛門他心通也冇這麼逆天啊。

“師弟不必驚慌,這天賦隻會對與我有關纔有用,並不是所有事物都能感應。”初墨笑道。

蕭逸楓苦笑道:“怪不得師姐能如此貼合大道呢,師姐這天賦真是讓人羨慕。”

初墨看著蕭逸楓詢問道:“師弟就真不再多考慮了嗎?”

蕭逸楓搖頭道:“我有無涯殿已經足夠沉重了,青帝城雖然能解我之憂,但我實在不願毀師姐名譽。”

初墨認真道:“師弟不必急著拒絕,時間還長,想通了,可以隨時來找我。”

“好。其實我有另外的方法能解決師姐你的困境。”蕭逸楓點頭道。

初墨疑惑道:“哦?師弟不妨說來聽聽。”

蕭逸楓把馮子義跟他說的事情一五一十跟初墨說了。

“這是不可能的,我或者我夫君當青帝是底線,你這個提議老爺子不會同意的。”初墨搖頭道。

蕭逸楓也明白此事,歎息道:“我去找老爺子談談吧。”

初墨點頭笑道:“師弟不信邪可以一試。若能談成,我自然樂見其成。”

“師姐真的能放下這唾手可得的權勢和資源?一旦你成為青帝,宗主見到你也得同輩論交。”蕭逸楓問道。

初墨卻不屑一顧道:“那對我有何益,我是個懶人,隻想要好處,不想承擔責任。”

蕭逸楓啞然失笑道:“師姐是懂得取捨。”

兩人閒談間,拾昔殿已經近在眼前。

初墨鄭重地行禮道:“師弟,你一路保重。”

“不過兩年罷了,兩年後見。”蕭逸楓笑著道。

蕭逸楓與初墨告彆,轉身又尋青帝去了。

他暗自無奈,這是彆人的家事,自己卻被迫捲入其中。

好在明天就能溜了。

蕭逸楓在宮內侍者的帶領下來到書房處找到了青帝。

青帝見他笑問道:“蕭小友,分彆在即,你怎麼也不多陪陪墨兒?今晚老夫啥也不知道。”

蕭逸楓無奈,老爺子你這是急著抱重孫了?

他無奈一笑道:“雄老爺子,我跟師姐發乎情止於禮,並無越矩之為。”

“你這傻小子,唉。”青帝恨鐵不成鋼道。

蕭逸楓不由懷疑自己莫不是纔是他孫子?有你這樣當人家爺爺的嗎?

他趕緊轉移話題道:“不知道老爺子為何不考慮兩位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