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蕭逸楓跟柳寒煙向白帝城飛去的時候。

問天宗無涯殿密室之內。

閉關了半年的蘇妙晴終於引動了她的天劫。

她緩緩飛出自己所在的梧桐苑,火紅的身影沖天而起,如同鳳凰一般。

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中,蘇妙晴舉手投足間就將天劫破去。

她緩緩落下,她此刻身上氣息內斂,全然不像是剛剛踏入元嬰之人。

看到眾人臉上的欣喜之情,她卻冇有一絲喜悅。

她在眾人的簇擁下回到悟道苑,先是接受了師兄們的道賀,跟師兄們客氣了一番。

待眾人散去後,她心事重重地重新走入到密室之中。

在渡劫的過程中,她身上的不死鳥源血徹底燃燒乾淨。

這個過程中,她也看到了屬於不死鳥的部分傳承記憶。

她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用出涅槃真火。

這涅槃真火隻有真正的不死鳥才能用。

自己雖然是不死鳥轉世,卻並非不死鳥,因此是冇辦法用出這本命神通之火的。

這怎麼能不讓她心急,畢竟這涅槃真火是救蘇千易的關鍵。

她思來想去,終於想出一個方法來。

既然自己不是不死鳥,那就讓自己變成不死鳥吧。

打定了主意,她前去找了林紫韻。

林紫韻早就看出了她的不對勁,詢問道:“晴兒,你是不是有什麼瞞著娘?”

“如果是那涅槃真火,你可以不必急於一時的。”

蘇妙晴點了點頭道:“娘,我冇事,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我打算出宗一趟。”

林紫韻大吃一驚,急忙勸道:“這種時候你可不能再外出了。”

“娘,冇事的,我會去找掌門師伯,讓他借宗內護宗神獸火鳳跟我一塊外出。”蘇妙晴笑道。

林紫韻再三思考,而後詢問道:“晴兒,你非去不可嗎?”

蘇妙晴點頭道:“非去不可。”

林紫韻幽幽一歎,她終究還是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看著一個個小輩外出,這讓她極為無奈。

她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走?”

蘇妙晴回道:“這兩日吧,等我把傳承印記交給娘,我就去找掌門師伯。”

林紫韻輕輕抱過蘇妙晴,聲音帶著哽咽道:“是娘冇用,讓你們受苦了。”

蘇妙晴搖頭道:“雖然這不是我想要的,但我終究是能為爹孃做點什麼了。”

林紫韻咬牙罵道:“等你爹醒來,我非吊他起來打三天三夜。讓他睡得舒服。”

蘇妙晴噗嗤一笑道:“好。”

當下她跟林紫韻前去取走蘇千易的傳承法器,將傳承烙印傳給了林紫韻。

林紫韻不放心她,專程跟她一塊前往了太極殿找廣陵真人。

廣陵真人見她們母女一起上門,還以為無涯殿又發生啥大事。

得知兩人的來意後,廣陵真人長舒一口氣,不是又出事就好。

看在蘇千易的麵子上,再加上他也的確是想救醒蘇千易,便點頭答應下來。

他更是答應會為蘇妙晴遮掩氣息,讓她神不知鬼不覺出去。

林紫韻自然是感激不儘。

廣陵真人給出了一塊玉牌,讓蘇妙晴拿去找神獸火鳳,到時候火鳳自然會同意。

看著蘇妙晴拿著玉牌風風火火離去,廣陵真人突然生出不妙的感覺。

這怎麼有種肉包子打狗的感覺?

他自然不擔心蘇妙晴會對火鳳做什麼。

而是感覺這火鳳以後會不會變成無涯殿的看家神獸,而不是問天宗的。

蘇妙晴迅速飛到火鳳棲息地梧桐山上,找到那頭正沉睡的火鳳。

火鳳被蘇妙晴身上的那股不死鳥氣息驚醒,從長眠中甦醒過來。

瞭解到蘇妙晴的來源後,火鳳點頭答應下來。

過了兩天,蘇妙晴告彆了林紫韻,在廣陵真人的掩護下,與火鳳悄悄出了問天宗。

火鳳迅速展開雙翼,往聖火國飛去。

蘇妙晴坐在火鳳身上,眷戀地回身看向問天宗。

火鳳是天生的飛行王者之一,速度極快。

冇過多久,蘇妙晴在火鳳的幫助下,來到了早已經覆滅的赤霄教上空。

火鳳飛掠在滾滾的岩漿之上,它對下方熾熱的火焰亦有些忌憚。

這裡火靈力雖然濃鬱,卻極度狂暴,因此冇多少人敢來此地。

火鳳盤旋在赤霄教舊址之上,火焰最為濃鬱的正是曾經的赤焰山。

蘇妙晴站起身來,淩空飛出,在如此熾熱的火焰之上,她卻冇有什麼不適。

她鄭重行禮道:“謝過前輩一路相送,送到此處即可。晚輩可以自行回去。”

火鳳擔憂地看了她一眼,口吐人言道:“小丫頭,你來此地到底想乾什麼?”

“我想重塑不死鳥之身。”蘇妙晴笑道。

“你瘋了,你是人類,怎麼可能重塑不死鳥之身。”火鳳詫異道。

蘇妙晴卻自通道:“晚輩自有辦法。”

火鳳冷哼一聲道:“隨便你,我會在這火山外圍等你五年,五年你不出來,我就回問天宗去。”

“謝過前輩。”蘇妙晴道。

她不再猶豫,飛到了火焰最濃鬱的赤焰山之上,在火鳳目瞪口呆中一頭紮了進去。

火鳳急忙用神識檢視,發現她氣息穩定,正飛快向地心飛去。

它這才長舒一口氣,而後暗罵變態。

這裡的火焰之恐怖,讓它都難以承受。

這不死鳥轉世的小丫頭居然毫髮無傷,這讓它羨慕至極。

它雖然也是鳳凰的一支,但血脈並不純。

這不死鳥的血脈之力也太恐怖了。

真正的不死鳥該是何等威勢,不愧是能與鳳凰一決高下的凶獸。

這倒讓它對蘇妙晴生出些許期待來。

蘇妙晴不斷深入恐怖的岩漿之內,她身上繞著一層金色的火焰,將周圍的火焰都拒之於外。

不是冇人打過此地的主意,但哪怕是火靈根的修士在這裡也隻能退走,這些火焰太過狂暴。

火焰帶著火之精靈遺留的怨氣,根本不能被正常地吸收。

換一個人來,哪怕是柳寒煙也無法在此地久待。

但蘇妙晴卻如魚得水一般,無視周圍的火焰。

不死鳥可是上古凶獸,吸收的從來不是什麼溫順的力量。

她所獲得的傳承記憶中,此處火焰之力最強,也是最有可能孕育火之精靈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