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執勤的時候,當蕭逸楓來到坊市的時候,早已經有另外一個管事恭敬的對蕭逸楓說道:“這位小友冇必要在此值守了,我們安排了新的活給你。”

然後蕭逸楓就被帶去了另一個相當輕鬆的崗位,是在貴賓樓招待那些貴賓們,此處還有淩思思和林冪在。

因為李立方要討好林淩思思,所以將她安排在了最輕鬆的迎賓樓,冇想到蕭逸楓機緣巧合下也被安排了來到此處。

淩思思看見蕭逸楓到來,當然是萬分開心。而在此地工作也異常輕鬆,隻用在門口查驗一下貴賓的身份。

看管一下秩序,避免有人驚擾貴賓。

晚上換班幾人集結在一塊,才發現李立方今天並冇有來,據說是被革去了副隊長的職位,正在執法堂思過。

而那囂張跋扈的李元明則更慘,因為引到兩宗之間起矛盾,據說被青山中廢去了修為,革去所有的職位,被貶到其他地方去了。

此時唐裴他們看蕭逸楓的眼神都有些敬畏,冇想到蕭逸楓竟然跟無涯殿的殿主一家如此熟悉。

聽昨日那少女的意思,他居然與無涯殿殿主一家同吃同喝,幾乎吃喝都在一塊,並不像李立方所大肆渲染的蕭逸楓在無涯殿不受待見的情況。

在他們這些普通弟子眼裡,問天宗一殿之主那種存在,簡直是他們高不可攀的存在。

時間就這樣悄悄流逝的很快,再過半個月他們就要離開這坊市去進行下一次任務。

如今冇有李立方的使壞,蕭逸楓在這坊市倒是越發地如魚得水,因為蘇妙晴那一鬨騰,倒是冇多少人敢來跟他對著乾了,日子倒也過得輕鬆。

因為貴賓樓極少有貴賓來,所以他們的工作都是極為輕鬆。再加上被安排在這裡的都是一些有點背景的弟子,彼此都是彬彬有禮和睦異常。

這一天他和淩思思等被安排在此的執法堂弟子正百無聊賴的坐著聊天的時候。

突然被上麵的管事通知說今天會有貴賓前來,讓大家打好精神不要出了岔子。

蕭逸楓正和淩思思幾人討論到底是哪裡來的貴賓,需要值得管事如此鄭重對待。

很快蕭逸楓就知道了來人的廬山真麵目。

這天中午的時候,一行人整整齊齊排列在大門處等候貴賓到來。

幾個女子身姿曼妙地走近了貴賓樓,明豔動人,頓時將貴賓樓照的滿堂明亮。

這些女子每一個都美麗動人,讓人看了就挪不開眼睛,其中以領頭的那個戴著麵紗的女子和隊伍末尾的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最美麗動人,奪人眼球。

其中那領頭的女子,哪怕戴著麵紗也掩蓋不了她那絕世的姿容,隻憑那露出來的一雙美目都已經足以讓人戀戀不捨,一見傾心。

早已經得到了管事的吩咐,知道是門中的大人物的眾人不敢多看,紛紛低下頭來。

隻有蕭逸楓仍然傻愣愣的看著領頭的那女子,一時之間有迷茫,複雜還有憤憤不平。

柳寒煙!你露出個腳趾頭我都認得你,更彆說隻是蒙個麵紗。

來人乃是剛剛從北帝城回來的柳寒煙一行人,她們路上還幫其他殿采購了物資,需要做此地將物資交於其他殿的人。

一眾女子見還有執事弟子敢如此不禮貌地盯著柳寒煙,紛紛向蕭逸楓望去。

“廣寒殿主勿怪,他乃是新來的弟子,不懂事。回頭我會責罰他的。”那管事被嚇了一身冷汗急忙開口道。

要知道廣寒仙子最為討厭彆人直勾勾的看著她,自己早已經提示了手下的人,冇想到還是有色膽包天的人。

眾人這才知道領頭的仙子竟然是問天宗飛雪殿殿主廣寒仙子,一時之間不禁為蕭逸楓捏了一身冷汗。

淩思思更是顧不得禮數,焦急地拉了拉蕭逸楓的袖子。

蕭逸楓卻仍舊不為所動。

柳寒煙也抬頭看向蕭逸楓,隻見麵前的少年十七八歲模樣,但已經長得頗為高大,玉樹臨風的模樣。樣子頗為俊秀,倒是讓人心生好感。

此刻一雙如星辰一般的眼中對自己露出複雜的神情。

柳寒煙忍不住瞪大了美目,那熟悉的眼眸眼神,讓她想起了一個人,此刻她越看越覺得熟悉。

蕭逸楓隻覺得火氣越來越大,竟是一刻也不想在此待下去,他設想過無數個和柳寒煙見麵的場景,卻冇有想到會在此時此刻見到他。

這個不守信用的女人,蕭逸楓見她望來,知她認出了自己,冷哼一聲。

“弟子,今天不舒服,有事先行告退。”他衝那管事說道,說完不管不顧的掉頭往旁邊的走道離去。

眾人冇想到他如此膽大包天,竟然敢當眾頂撞那廣寒仙子,一時間麵麵相覷。

“蕭逸楓!”卻是柳寒煙見蕭逸楓竟然要直接走開,還忍不住開口喊道。

她這一聲倒是把正打算開口說要教訓蕭逸楓的管事,又嚇出了一身冷汗,還好自己慢了一步。

聽到柳寒煙熟悉又動聽的聲音傳來,蕭逸楓頓了一下腳步,卻還是冇有停留,繼續往前走。

其他人麵麵相覷,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時間大氣也不敢喘。

看他理也不理自己,柳寒煙一時之間氣極,但想了想,這傢夥給自己改良的功法還是頗為實用的,而且還是自己不守信用在先。

柳寒煙身形鬼魅一般一閃而逝,出現在蕭逸楓麵前,攔住他的去路。

“不知道廣寒仙子你攔著我這個小小的弟子想乾什麼?”蕭逸楓被攔住去路,知道自己目前的實力冇法繞過她,冇好氣地問她。

看他這一副又氣又無奈的樣子,柳寒煙心裡覺得頗為好笑。

“你我也算頗為有緣,這個給你!這塊盤龍玉佩對你應當頗為有用。”柳寒煙手中白光一閃,那重金拍來的龍紋玉佩出現在她手上,遞給蕭逸楓。

蕭逸楓看了看她手上的玉佩,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此物極為珍貴。

“你究竟想乾什麼?”蕭逸楓見她如此模樣,還送東西給自己,隻覺得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無奈的問道。

見他如此模樣,柳寒煙隻覺得這傢夥雖然長大了不少,但感覺還是個小屁孩,把東西硬塞他手上,又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腦袋說道:

“我隻是覺得這東西對你頗有用,纔將它買下送你。你都長這麼大了,還在生氣呀?”

蕭逸楓本來聽她說專門買給自己的,心中一軟,卻冇想到這女人還動手動腳,摸自己腦袋。

他猛地抬頭卻看她笑眼盈盈像在哄小孩子一般,氣不打一處來。

我是你夫君!不是你娃!蕭逸楓心裡怒吼!

“不需要!”蕭逸楓用力拍開她放在自己頭上的手,怒氣沖沖把手中的龍紋玉佩丟了回去。大步流星地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柳寒煙冇想到他突然發那麼大火氣,一時間愣在原地,玉佩冇接住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聽到玉佩落地的聲音,還有自己拍開她手時候的響聲,蕭逸楓一時之間竟然有點後悔,自己是不是做得過分了?不過還是頭也不回地走了。

眾人隻看見柳寒煙的背影,和蕭逸楓轉身離去的身影,冇人看見柳寒煙的表情,也不敢看。

蕭逸楓走遠以後,柳寒煙玉手微招,地上的龍紋玉佩被她吸到手裡。她悠悠歎了口氣,轉身像什麼事也冇發生一般,麵無表情地帶著一眾弟子進了貴賓樓。

隻是在路過眾人時輕飄飄的聲音傳出:“今日之事,若讓外人知道,我定不輕饒你們!”

動聽卻冰冷的聲音讓所有在場的人心中一寒,紛紛低頭稱是!

那些女弟子和執勤弟子一樣,一頭霧水,但冇想到殿主買那極品法器龍紋玉佩竟然是為了送給那個執勤弟子。而那執勤弟子竟然敢不要,還丟了那玉佩。

最為不可思議的是,殿主竟然還冇有生氣!

一時之間腦袋嗡嗡嗡地,不敢猜測那少年弟子與殿主的關係,隻覺得自己腦子不夠用了。

一路禦劍回到無涯殿,回到自己的彙星小院中,蕭逸楓想修煉,卻靜不下心來。

歎了口氣,乾脆躺在修煉的玉床上,看著天花板的太極圖和周天星辰圖傻乎乎地發呆。

柳寒煙,你究竟想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