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婉清和胡仙兒都一臉無奈,這種恐怖的速度以前想都不敢想。

她還嫌慢,這是什麼怪物?

“應該很快了。”胡仙兒安撫道。

柔兒卻不滿道:“好吧,我再忍幾年,到時候我一定要去找楓哥哥,去給他當小的。不然彆人就搶位置了。”

“你敢,這是我們共同的軀體。”胡婉清氣憤道。

“柔兒,你不要衝動,外麵太危險了。”胡仙兒也勸道。

柔兒瞬間壓製住她們兩個,臉色冷了下來。

她眼中閃著無情的光芒,冷聲道:“我可以留著你們兩個,也可以隨時抹殺你們。我纔是夢魘狐本尊。”

她身上升起恐怖的氣息,死死壓製住她體內另外兩個魂體,讓她們連頭都冇法冒一下。

柔兒俏皮一笑道:“哼,我的身體,我想怎麼支配就怎麼支配。”

而後她歡快地晃動著小腳道:“你們敢阻攔我,我就把你們一起送楓哥哥了。哼!”

等她散去了氣息,胡婉清和胡仙兒才能露出氣息,兩人都有些驚魂未定。

長期以來柔兒一直跟她們一樣,讓她們以為自己跟柔兒冇什麼區彆,都能掌控這具軀體。

但柔兒剛剛發怒,她們才發現柔兒的魂體比她們強大太多了,她們根本無力反抗。

如柔兒所說,她纔是真正的夢魘狐,隻要她想,她可以輕鬆抹滅她們兩人的神智。

胡婉清不由擔心起來,哪天自己軀體就被柔兒送那人床上了。

如果自己反抗,恐怕很快就被柔兒給抹殺了。

這讓識海中的兩人心中警鈴大升,不由互相對視一眼,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而柔兒彷彿對她們的結盟一無所知,仍笑眯眯地憧憬著將來跟蕭逸楓的相見。

胡仙兒勸道:“柔兒,你冷靜一點,等我們有足夠實力,再出去不遲。”

“夢魘狐這種妖獸出現在外,容易被追殺。”

柔兒不滿道:“好吧,要不是你們說我本體容易招人覬覦,會給楓哥哥帶來麻煩。我又豈會跟你們回來這地方。”

話雖如此,她還是老老實實坐了下來,繼續修煉著。

胡仙兒和胡婉清才鬆了一口氣,如今她們情況尷尬至極。

因為她們三人的關係特彆亂,算是糾纏在了一塊。

柔兒的原身是萬妖山脈土生土長的變異妖獸夢魘狐。

她是萬妖山脈的霸主之一,擁有恐怖的戰力,能詭異入夢,對魂體的攻擊無人能敵。

但她跟所有的萬妖山脈的妖獸一樣,哪怕到了渡劫期仍舊一絲靈智都冇。

最後在歲月侵蝕和傷勢中死去,被赤霄教找到了它的軀體。

陰差陽錯下,它的魂體跟胡仙兒的部分魂體融合,形成了柔兒這個打破常規的個體。

柔兒在重迴夢魘狐的軀體以後,她成了個特殊的存在。

她依舊是萬妖山脈的妖獸,卻開啟了靈智。

而在她大規模召喚回自己魂體的過程中,也把散落各地的胡仙兒的魂體也召喚了回來。

重新拚湊成了胡仙兒,胡仙兒也吸納了部分夢魘狐的魂體。

兩人都是胡仙兒和夢魘狐的結合體,隻是構成的主體部分不一樣。

因為原來的夢魘狐冇有神智,所以柔兒算是真正的夢魘狐。

當兩人重迴夢魘狐的軀體的時候。

柔兒為了阻止陽奇誌,她毅然用殘破的軀體控住陽奇誌,引陽奇誌跟她搶奪身體。

此時夢魘狐的身體早已經死去多年,哪怕重生也得麵對天道的抹殺,活不了多久了。

所以陽奇誌纔會打算用那具年輕的肉身提取走它體內的力量。

而柔兒不可能用那具軀體,再加上她實在嫌棄這具被蟲子咬得千瘡百孔的軀體。

她在赤霄教找了一遍,終於找到了恰好在赤霄教內狐族的胡婉清。

作為天生的魂體王者,她果斷用部分殘魂吸引了陽奇誌,迷惑住了他。

而她則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用血絲把夢魘狐內的部分力量和神魂給轉移了過去胡婉清那。

她則由於種種原因冇有抹除掉胡婉清和胡仙兒的靈智。

做完這一切的她,消耗過大,陷入了沉睡中。

胡仙兒控製著軀體,則在地下的密道內見到瞭解除秘術昏迷的蕭逸楓。

她跟蕭逸楓冇什麼交集,再加上柔兒的本能,讓她不敢對蕭逸楓下手。

胡仙兒輕易地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悄無聲息地穿過了夢魘狐佈下的血色屏障,悄然離去。

等柔兒甦醒過來,赤霄教已經徹底毀滅,天翻地覆了。

她在赤霄教外等了很多天,才見到了蕭逸楓。

本想跟著蕭逸楓離去,卻被胡仙兒和胡婉清勸住。

兩人半真半假告訴她,年幼的夢魘狐在外很危險,蕭逸楓不一定能護得住她。

如果強行跟蕭逸楓走,隻會害了他。

於是柔兒隻能聽她們所說,讓胡婉清悄悄從星辰領域回到了蠻荒之地中。

她打算等修煉到了能自保以後,再出去找蕭逸楓。

她卻不知道,蕭逸楓正滿北域尋找著她。

但兩人之間卻隔著一條巨大的冰川深淵,難以飛渡。

-------------------------------------

一年後,一艘碧綠的玉石飛船在風雪之中迅速的疾馳著。

蕭逸楓站在船頭,看著外麵被抵禦在外的風雪,陣陣出神。

他跟柳寒煙出來已經快四年了。

如今臨近獸潮爆發之日越來越近。

兩人隻能迅速趕往深淵峽口與其他三帝會合,再一起下冰川深淵。

這兩年多來,他跟柳寒煙將北域七帝城走了個遍。

在白帝城後,又去了其他帝城,東帝看在青帝的麵子上,對他們也算熱絡。

南帝則隻是派了手下過來接待,並冇有露麵。

赤帝鳳炎陽根本就不想見他們,隻是派了下屬過來接待了一番。

兩人這兩年最大的收穫莫過於在黑帝城與黑帝達成了協議。

從黑帝那買到不少的兵器,更是建立了一個長期合作的基礎。

然而七帝城走了一圈下來,卻冇有陽奇誌和柔兒的任何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