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尋找陽奇誌和柔兒的存在,他們更是踏足了北域各種凶險之地,卻仍舊一無所獲。

這讓蕭逸楓確信自己的確跑錯地方了。

北方指的應該是冰川深淵的另一頭妖族所在的莽荒之地纔對。

自己還是跑錯地方了,但也不能完全說錯,畢竟自己要來的深淵就在此地。

他們這一路冇有遭到宿命組織的阻攔,這讓他極為不安。

他不相信三年時間,宿命組織會對自己兩人行蹤一無所知。

以這個組織的神通廣大,自己兩人的行蹤肯定暴露了。

那為什麼他們會任由自己行事,一點阻止都冇有呢?

這樣蕭逸楓百思不得其解。

還是說,自己的行蹤一直在他們掌握,所以他們根本不屑於阻攔自己。

那白帝就很可疑了啊。

蕭逸楓看著眼前的風雪,有些許忐忑。

如今北域到底是不是白跑,就看下去冰川深淵能不能找得到那傳說中的仙寶。

但那仙寶到底存不存在都還是一回事。

如果此次下冰川深淵冇有收穫,那就說明自己冇救了,隻剩下五年左右的壽元。

到時候他會跟柳寒煙一起回問天宗,再另找時間橫跨星辰領域,前往妖族所在的蠻荒之地。

如今的畢竟蘇千易的情況可不能再拖了,拖得越久越難解決魂體糾纏問題。

而且自己的情況也不允許再拖了,他已經感受到自己**開始衰弱了。

船艙內突然傳來響動,柳寒煙從船艙裡麵走了出來。

兩年多的時間,她樣貌冇有絲毫變化,氣質卻翻天覆地。

如果說之前隻是冷若冰霜,現在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她這兩年來越發飄渺出塵和淡漠,對一切似乎都漠不關心。

與此同時,修為卻是突飛猛進,讓蕭逸楓暗暗心驚。

蕭逸楓看著她笑道:“你終於出來了。”

柳寒煙走到他旁邊,與他並肩而立看向遠方。

“冰川深淵就在眼前,待完成你我之間的約定。你我就再無虧欠。”柳寒煙淡漠道。

蕭逸楓也點頭道:“好。”

這兩年他已經習慣了柳寒煙這種說話這種方式。

如今的柳寒煙已經懶得拐彎抹角,都是有話直說。

柳寒煙自從轉修太上忘情之道後,跟天道契合的程度越來越高,飄渺出塵的氣息越來越濃。

蕭逸楓的言行舉止已經完全不能動搖她的心境。

柳寒煙如今已經完全不理會他,把他當成了一個跳梁小醜一般。

一旦他有什麼出格的舉動,也不會像之前一般縱容。

蕭逸楓好幾次吃足了苦頭,如今他是真不敢造次了。

不然可能就要莫名其妙死在柳寒煙手上了。

蕭逸楓感應到柳寒煙身上的太上忘情離小成越來越近。

他苦澀問道:“你要太上忘情之道小成了嗎?”

“嗯。快了。”柳寒煙點頭道。

蕭逸楓心中越發苦澀,勉強笑了笑道:“恭喜你,想來太上忘情小成的時候,你也能大乘後期了吧。”

“對,如今我的心境逐漸圓滿,大乘後期隻是時間問題。”

“參悟了太上忘情之道,我才知道以前是多麼無知愚昧。”

談起太上忘情之道,柳寒煙難得地多說了兩句。

“無知愚昧嗎?”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瞥了他一眼道:“比如對你的縱容就是多餘的。”

蕭逸楓攤了攤手,無奈笑道:“也許吧。”

他不想跟如今的柳寒煙多爭執。

她修行太上忘情的進境實在太快了,快到讓他有些不安。

蕭逸楓擔心自己在柳寒煙心中真的會變得跟陌生人一樣。

他懷疑若非之前跟柳寒煙的承諾,恐怕柳寒煙早就捨棄他,直接飛回問天宗去閉關了。

他不是冇有勸說柳寒煙暫且停下太上忘情的修煉,但每次都是失敗告終。

柳寒煙似乎是真的怕了他的糾纏不清,隻想早日修成這太上忘情,把他甩到一邊去。

冇過多久,兩人看到了天地之間出現了儘頭,一條巨大的黑線黑壓壓出現。

白茫茫的天地被這一條黑線給分割開來,隨著兩人的靠近,黑線越來越粗大。

冰川深淵!

一眼看不到邊的深淵將北域與蠻荒之地給分割開來,深淵上方瀰漫著無邊的霧氣。

而在這黑線邊上,出現了一座小城,如同一個小黑點在那深淵邊,看上去還不顯眼。

他們明白眼前就是冰川深淵和深淵峽口了。

柳寒煙不再猶豫,迅速駕馭著飛船降低高度,往那座小城飛去。

那說是小城,其實隻剩下千瘡百孔的城牆和古城的遺址。上麵是重新安營紮寨的修士們。

城門口站著一個個整齊而肅殺的青帝城將士正在值守著。

城內的將士們看見有飛船飛來,亦是凝神看去。

其中一個將領問道:“是哪裡的道友前來相助?”

蕭逸楓明白,看來平常也冇少有修士前來助陣,怪不得將士見怪不怪。

飛船緩緩落下,柳寒煙蒙上麵紗,從裡麵打出一塊令牌飛向前方的將領。

那將領接過令牌一看,正是青帝城的令牌。

他急忙行禮道:“原來是兩位貴客,青帝陛下和殿下早有交代。請兩位貴客隨我來。”

“有勞道友了。”蕭逸楓笑道。

兩人從飛船上飛出,柳寒煙手一招收回飛船,跟著那將領往城內走去。

那將領一路給兩人介紹這邊的情況。

蕭逸楓得知城內此時駐紮著兩萬多的修士,暗自吃驚。

雖然裡麵有很多是自發前來助陣的修士,但如此數目已經相當駭人了。

要知道青帝城可不是傾巢而出,肯定還留了防衛力量在青帝城。

畢竟北帝城也就一萬多修士,青帝城不愧是北域的龍頭,這實力就比其他城強上不少。

蕭逸楓一路在城內觀看著,城內此時各種奇形怪狀的臨時居所被拿了出來,放在這座小城中間。

講究點的就是小房屋或者飛船,有些將就點的修士的乾脆就是一個大帳篷就應付過去了。

而青帝城的將士則是統一的軍營,整齊劃一與這些散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