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汐秋看來,雖然顏天琴二人資質雖然不錯,心性卻還是差了點。

這次派她們出去也純粹是想鍛鍊鍛鍊,看看是否可行大用。

希望她們不會被那聖女林清妍給吃得骨頭都不剩。

不過如果這樣能把七殺這個傢夥給逼出來的話,倒也無所謂。

這傢夥神神秘秘失蹤了四年多,也不知死哪去了。

莫不是又在哪裡悄悄地使壞,唯恐天下不亂?

蕭逸楓自然不知自己在冷汐秋眼中是這種挑動天下風雲的瘋子。

顏天琴二女離開了摘星閣,往自己的住所飛掠而去。

靈兒倒無所謂,顏天琴有些憂心忡忡。

兩人卻在路上遇見了一個俊郎的男子。

此人見到兩女,露出欣喜的笑容,迎了上來。

“冇想到路上會偶遇兩位仙子,倒省了謝某一陣跑。”男子笑道。

顏天琴臉上微冷,靈兒則直接一臉不悅地問道:“謝雲流,你在此做什麼?”

“冷星仙子,冷月仙子,不知此時是否收到了出行的命令。”謝雲流笑眯眯問道。

顏天琴點頭道:“嗯,已經接到命令。此事與你何乾?”

謝雲流笑道:“那便好,我奉聖女之命,告知兩位仙子,兩日後出發。到時候請多多關照。”

靈兒跟吃了隻蒼蠅一樣,一臉無語道:“你也跟著去?那還真是晦氣呢!”

謝雲流也不惱,依舊笑眯眯道:“這自然是緣分使然啊,路上我們不妨多親近親近?”

“謝道友,話既然已經帶到,還請離開觀星崖。”顏天琴冷聲道。

謝雲流則淡淡道:“冷月仙子何必拒人千裡呢,我說了,你們遲早是我的。”

顏天琴臉色徹底冷了下來,懶得理會此人,轉身就拉著靈兒飛走了。

謝雲流留在原地,看著兩女離去,嘴角微微一彎。

哼,到時候看你們是不是還能繼續如此傲氣,他轉身便離開觀星崖。

路上,靈兒極為惱怒,暗暗罵著那該死的謝雲流。

顏天琴也覺得噁心至極,謝雲流的爺爺謝鼎是星辰聖殿的元老之一。

冷汐秋如今正在努力爭取那些元老的支援,所以對他們不敢過於得罪。

有著這層關係,她們兩人也不能過分得罪對方,而對方則越來越肆無忌憚。

有一次在宴會上更是使用了下三濫的手段,想得到她們兩人。

好在被一個跟他不對付的修士周通給揭發,人贓並獲。

但冷汐秋礙於他爺爺謝鼎的麵子,也隻能警告了一番,不了了之。

謝雲流也隻是收斂了一段時間,又開始不斷騷擾他們兩人。

雖然他不敢再用什麼下三濫的手段,但也讓兩人煩不勝煩。

回到兩人共同的住所內。

靈兒丟掉麵具,躺床上,不滿地道:“這些人一個個跟蒼蠅一樣,煩都煩死了。”

顏天琴敲了一下她的頭,責怪道:“他們是蒼蠅,那我們是啥?你個傻丫頭。”

靈兒嘟囔一聲道:“我們自然是鮮花啊,他們不配當蜜蜂,隻能當蒼蠅了。”

顏天琴啞然失笑,無奈道:“不去管他們就行,路上多戒備一點。”

“嗯,周通都比他們好,起碼冇有他們這麼煩。”靈兒不滿道。

顏天琴卻警告道:“周通比謝雲流更危險,謝雲流還是個明麵上的真小人,周通是個偽君子罷了。”

靈兒笑嘻嘻道:“好啦,小姨,我知道啦,當然是你家葉辰最好啦。”

顏天琴臉一紅,瞪了他一眼道:“我說認真的,你這丫頭越來越冇大冇小了。”

靈兒吐了吐舌頭,一點也不怕她。

讓顏天琴一陣頭疼,都怪葉辰那傢夥,害自己一點威嚴都冇了。

靈兒翻過身,用手托腮道:“葉辰都不知死哪去了。男人都一個樣,玩膩了就丟一邊。哼!”

顏天琴聞言眼神微暗,卻替他解釋道:“他不是這種人,他應該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什麼苦衷能把小姨你丟這裡,這麼久不管不問。分明就是到手了就不珍惜了。”靈兒氣鼓鼓道。

顏天琴不由想起自己三人在落楓穀的日子,原來那段平靜的日子纔是最開心的日子。

她冇什麼遠大誌向,隻要能跟著他,她寧願呆在他的輪迴仙府之內,做隻籠中鳥也無妨。

靈兒看見她眼中的傷感,也不再多說什麼。

顏天琴不再多想,開始收拾起東西來。

這幾年間,她們偶有聽到葉辰的傳聞,都是在哪裡又禍害了女子。

顏天琴剛聽到訊息,氣的牙癢癢,恨不得把他抓出來吊起來打。

但等她親自過去,把那采花賊給逮出來之後,卻發現根本就是假冒的。

這就讓她更氣了,怎麼什麼人都往他身上潑臟水。

氣得她當場將那假冒葉辰之名行事的采花賊給挫骨揚灰了。

這些年過去,葉辰還是冇回來,也毫無訊息傳回。

偶爾傳來的都是些不知真假的訊息,但她隱隱覺得那些事情都不是他做的。

想起自己見到他時候,他一臉蒼白,一副難以掩飾的疲憊和虛弱,她就不由揪心起來。

她如今希望他哪怕真的是到處采花了,也不願他像如今這樣,幾年無聲無息的。

靈兒也不想再提及這些讓顏天琴傷心。

她拿出一份玉簡投影在半空中,投影中是一幅幅人形投影和資料。

靈兒笑道:“這些是殿內給來的最新整理的正道新秀的資料,讓我們都給記一下。”

“你先看吧,我先整理一下東西。”顏天琴頭也不回道。

“好多都是見過的,這個小禿頭,梵明,還有這個南宮兄妹,無塵,蘇妙晴,這些都見過。”

靈兒一個個看著,頗有興致念著。

顏天琴在收拾東西,她心情頗亂,冇有心情理會靈兒。

靈兒突然笑道:“這就是蕭逸楓啊,虧葉辰還想冒充人家,人家那正氣盎然的,跟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樣。”

“呀,他都是問天宗無涯殿的少殿主了啊,重點關注對象,不計代價擊殺。星辰聖殿還真是看重他呢。”

聽到蕭逸楓的名字,連顏天琴都不禁有些好奇。

這所謂的正道千百年難得一遇的天之驕子長得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