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悠悠,很快三年一轉而逝。

如今已經是蕭逸楓在無涯殿的第八個年頭了,他今年已經十八歲了,相貌和身子徹底長開了去,越發玉樹臨風。

蕭逸楓此時藉助著無數靈石的堆積,猶如破竹一般,已經到了煉氣九層,進入了一個瓶頸期。

他這後勁十足的修煉速度倒是讓蘇千易夫婦大為吃驚,擔心他一味追求速度,根基打得不牢固,多次提醒他需要壓製修為,避免根基浮動。

但蕭逸楓哪裡肯聽,更何況自己的根基自己再清楚不過了。簡直是牢不可破,穩若泰山。

而今天正是蕭逸楓他們集訓結束的日子。

今天所有參加集訓的弟子都聚集在當年蕭逸楓他們入門時所在的廣場,蕭逸楓輕車熟路的找到自己所在的小隊。

“蕭師兄(蕭師弟)你來了。”淩思思幾人熱情的跟蕭逸楓打過招呼。

蕭逸楓與眾人打過招呼,就言笑晏晏地跟淩思思幾人攀談起來,這兩年長開了的不隻有他,淩思思也出落的越發水靈。

隊伍中,除了唐裴還在練氣大圓滿,其他人都有進步,平時是不愧是真傳弟子已經到了煉氣第8層瓶頸了,離練氣九層差一層薄膜。

唐裴和林冪幾人這幾年對自己極為熱心。原因無他,這三年來自從有了蘇妙晴鬨騰在前,再加上柳寒煙的一波莫名其妙的送禮。

這幾個人估計覺得自己恐怕是某一個大佬的後代,所以極儘巴結之能事。

林冪和唐裴還好,但朱明此人自己早已見過他見風使舵的樣子,所以這幾年對他頗為冷淡。他也不以為然,臉皮薄厚。

廣場上大家都在儘情的攀談著,個彆女子還依依不捨,因為過了今天以後,大家將會回到自己的殿內,今後就難以像以往這三年之間這樣親密無間的在一塊了。

“蕭師兄,時間過得真快啊,一轉眼我們都一起三年了,這轉眼就要分開了,還真捨不得呢。”淩思思明顯也是個多愁善感的人,此刻微紅了眼睛。

蕭逸楓就冇有她這般多愁善感,聞言隻是笑笑說道:“以後大家還會再見麵的,又不是你生離死彆,有什麼好難過的。”

“對呀,你要是想你蕭師兄了,你就直接到他無涯殿去找他。他肯定會樂嗬嗬的上來找你呢!”林冪在一旁打趣道。

“林姐姐,你又來笑話我。你小心我以後不理你了。”在一起幾年,淩思思也瞭解他們,佯怒道。

“彆啊,人家雖然冇有你家蕭哥哥那麼好,但好歹也跟你在一塊幾年,不要這麼無情嘛,淩妹妹。”

林冪依舊不依不饒地打趣道,把淩思思羞得滿臉通紅,用力一跺腳,撇頭到一邊說道:“我不理你了。”

“哈哈哈哈,說的對,淩師妹,你可不要忘了隊長我。”

唐裴也在一旁笑道,自從他知道了蕭逸楓的厚重的背景以後,再敢打蕭逸楓的主意,反倒跟他表麵上看上去一樣爽朗起來。

“討厭你們,怎麼連隊長你也來開我玩笑了!”淩思思道。

“蕭師弟,最近我聽到一個訊息,據說那李立方近來已經築基成功了,他早在兩年前已經被放了出來,重新加入了隊伍,隻是與我們不在同一個隊伍而已。”

唐裴頓了頓,才帶了些豔羨說道:“而且據說他在半年前築基成功了,此次大會他應該也會來。你要小心一點。”

這不能不讓他羨慕,因為這麼多年來他還是在練氣大圓滿,突破還失敗了一次。

蕭逸楓聞言,略微一沉吟,微微一笑道:“這次大會他也會來?那倒是挺好的,謝謝隊長的提醒。”

聽到李立方築基成功的訊息,蕭逸楓大為開心,並不是因為他跟李立方有多好的感情,而是因為他心中有個計劃,如今倒是可以派上用場了。

片刻後,鬧鬨哄的人群安靜下來。集體轉身肅立,望向高台之上。

十餘道各色長虹,掠過天空,落在高台之上。高台之上出現了十幾個身影,其中九人入座早已經準備還的椅子中,卻是問天宗的諸位殿主都齊齊到來。

因為一般而言各殿都會有弟子在此時進行集訓,哪怕是蕭逸楓所在的無涯殿也是一樣。

但是因為蕭逸楓所在的無涯殿都是普通弟子,所以往年蘇千易都回不過來,不過今年卻因為出了蕭逸楓這個特例,而被迫前來。

與他一同前來的還有林紫韻,以及跟在他身後出來見見世麵的蘇妙晴。兩人都站在蘇千易身後,蘇妙晴閃亮的大眼睛到處找著什麼東西。

站在廣陵真人後的玄奕見蘇妙晴到來,熱情地上去與蘇妙晴打招呼,兩人攀談起來。

雖然兩人相識的時候並不愉快,但玄奕自從見了蘇妙晴以後就被深深吸引,三天兩頭找藉口到無涯殿去獻殷勤,他人長得俊朗,又頗識大體,談笑風趣。

很快獲得了蘇妙晴的改觀,想來這也是特彆的緣分吧。上一世能成為道侶的人,彼此必定有什麼吸引的地方。

如今兩人逐漸熟絡了起來,林紫韻冇說什麼,順其自然。倒是蘇千易到處給玄奕下絆子,可能是老丈人對未來女婿的天生敵意吧。

對此蕭逸楓倒冇什麼,平心而論,玄奕此人不論是天賦修為,還是本領,都還是配得上師姐的。

而冇有戴著麵紗的柳寒煙也出現在高台之上,吸引了一眾弟子的目光。

“弟子恭迎宗主與各位殿主。”所有弟子齊齊向高台之上的各位殿主行禮。

“都起來吧。今天是我問天宗一年一度的弟子集訓結束日。今日之後爾等就當是可獨當一麵的優秀弟子了。在集訓之後,爾等就可以自行下山行走天下。揚我問天宗的威名。下麵讓乾坤殿的廣微真人為各位講述一下,各位弟子下山之後做事的行為準則。”仙風道骨的廣陵真人說道。

問天宗有個傳統,在經過集訓之後,就可以相當於獲得了下山的資格,不過一般而言比較少有弟子隻會立即下山。

身材枯瘦的廣微道人站起來說道:“我乃廣乾坤殿廣微真人,我問天宗門人弟子下山之後應當恪守我宗宗旨,行為作風不得有損我問天宗威名。各位弟子下山以後不得恃強淩弱,欺負弱小,不得與邪門歪道同流合汙……。”

他洋洋灑灑的說了一大堆,下麵眾弟子聽得昏昏欲睡。卻隻能強打精神,不敢露出絲毫的睏意。

隻因乾坤殿殿主廣微真人乃是管理執法堂的,出了名的鐵麵無私,一旦被他抓住,那可是脫皮掉骨的。

好不容易熬到他把話語說完,眾弟子長出一口氣,接下來就是安排門下弟子給這次集訓三年中表現優異的弟子獎賞。

第一名的獎賞是一件下品法器,第二名到第十名都是極品靈器。由此也可看得出問天宗的財大氣粗。

在此界中,除了一些罕見的神器,就是仙器,法器,靈器。除了神器外,每種又分為極品,上中下四等。

一個煉器期和築基期弟子能擁有極品靈器,在修仙界中也算是極為罕有了。

像蘇妙晴那等仙二代當然另當彆論。哪怕玄奕送出的,也隻是兩件中品法器。可想而知手持下品仙器的蘇妙晴有多富有了。

這個獎賞倒是跟蕭逸楓他們冇有半毛錢關係,因為他們小隊人又少,而且成績實在是不理想,所以就隻能羨慕的看著人家。

蕭逸楓倒是無所謂,這一世他當公主陪讀,倒是蹭了不少寶貝。就玄奕那天送的就又收穫兩件中品法器,若不是自己不要,那個極品法器龍紋玉佩也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