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的名頭現在越來越響,小小年紀已經就當上了問天宗無涯殿的少殿主,前途不可限量。

雖然冇有什麼傑出戰績,但卻不聲不響一路攀升,將同輩眾人都給甩至身後。

顏天琴回頭看向投影上麵的人像。

當年她看到上麵的那個男子的樣貌時,她如遭雷擊,整個人都呆愣在原地。

蕭逸楓作為問天宗的天才,星辰聖殿給足了尊重,資料詳細無比,投影也格外清晰。

顏天琴呆呆盯著上麵那個俊朗出塵,帶著些許傲氣的男子,一眨不眨。

靈兒詫異地問道:“小姨,你怎麼了?難道就看這一眼,你就被這正道的天之驕子給迷住了?”

顏天琴半晌纔回過神來,艱難地低下頭道:“冇什麼。”

她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那投影出來的男子,臉上雖然帶著傲氣和淡漠。

但那一張臉自己再熟悉不過,自己怎麼可能忘記。

那是當時日日夜夜與自己歡愉時候的臉,葉辰所謂的真正樣貌。

想起葉辰當初說過,我說真話你們也不信,真是無趣呢。

她不由生起一絲荒誕的感覺。

將一切串聯起來,她心中不由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葉辰莫非就是這問天宗少殿主蕭逸楓不成。

她忍不住抬頭再看了一眼上麵的蕭逸楓,認真研究了一番。

可惜如今並非細究這些的時候,出發在即。

加上擔心靈兒會不知道輕重,她隻能按下心中的情緒,回頭再研究了。

葉辰,你會是他嗎?

-------------------------------------

冰川深淵邊,正在妖獸群中廝殺的蕭逸楓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但這早已經在他預料之中,他本就冇想過隱瞞顏天琴,否則他也不會露出真容。

在當時的情況下,哪怕他說了實話,顏天琴也不一定相信他。

更何況,知道的越少,對她來說越安全。

讓她知道自己的真實麵容,自然地發現自己的身份,總比自己告知她好。

等她知道自己身份的時候,冷汐秋恐怕早已經探查過了顏天琴兩人。

他就不相信冷汐秋會不斷探尋顏天琴。

哪怕被冷汐秋髮現了自己的麵容,但也可以解釋成是自己的惡趣味。

葉辰的真正麵貌,誰又知道他長什麼樣呢?

這段時間來,妖獸開始越來越多,修士這邊開始吃力起來。

可想而知,一旦到時候妖潮爆發,源源不斷的妖獸衝擊是何等景象。

就在此時,蕭逸楓接到青帝的傳訊符,白帝和黑帝終於來了。

蕭逸楓不敢耽擱,跟旁邊的王麟打了個招呼,帶上初墨便往城內飛去。

等兩人趕到殿內的時候,大老遠就聽到白帝氣急敗壞地罵罵咧咧的聲音。

“石岩,你到底蹲那守了我多久?我都特地從北邊繞過來了。”

黑帝嘿嘿笑道:“我早知道你會躲著我,我早蹲那了。”

看來白帝想躲開黑帝,卻被黑帝給堵了個正著,怪不得兩人來得這麼晚。

原來一路鬥智鬥勇啊,不過居然是黑帝勝出了?

蕭逸楓無語,黑帝的智商,似乎提高了不少啊。

兩人走入殿內,白帝正叉腰怒斥著黑帝,而黑帝則摸著腦袋,樂嗬著。

青帝笑嗬嗬地坐在上麵看戲,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

東帝和柳寒煙一左一右坐在兩邊。

秋空那小子冇有在場內,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柳寒煙麵無表情,東帝則一副啥也冇聽到的感覺。

“見過幾位前輩。”蕭逸楓兩人行禮道。

“蕭小白臉,你也在啊。”黑帝看見蕭逸楓不由臉色一黑。

“晚輩自然是在的。”

蕭逸楓無語,跟你比起來,好像冇幾個人不是小白臉了。

“都冷靜點,坐下再說。小楓,墨兒,你們也找地方坐,都自己人。”青帝笑道。

“哼!”白帝冷哼一聲,自顧自地往柳寒煙旁邊位置走去,氣鼓鼓地坐下。

黑帝正打算過去,白帝眼睛一瞪,怒道:“滾蛋,那邊坐。”

黑帝隻能灰溜溜跑東帝旁邊坐下。

蕭逸楓跟初墨答應一聲,蕭逸楓坐在東帝那側。

初墨則跟柳寒煙和白帝打過招呼,也坐在柳寒煙那邊。

場上涇渭分明,男女各坐一邊。

白帝仍舊氣呼呼地,胸口不斷起伏著,更顯波瀾壯闊。

她穿著一條領口大開的綠色裙子,胸口露出那深不可測的深淵。

蕭逸楓偷偷掃了一眼,暗暗咋舌。

白帝這長個子的時候全長歪了吧?

就在這時候,蕭逸楓突然打了個寒戰,他猛然想起一句話。

你在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他詫異地看去,卻見柳寒煙迅速轉開的眼神。

蕭逸楓忍不住呆住了。

他已經多久冇有在柳寒煙眼中見到過情緒波動了。

這讓他激動不已,柳寒煙心中肯定還有自己。

太上忘情也是忘不掉自己的,醋罈子的本性還是改不掉的。

黑帝看著白帝賠笑道:“詩惜妹子,這麼多年了,給個機會好不好?”

白帝臉上泛起迷人的笑容,而後迅速冷下來道:“不好!”

“這是為什麼啊?”黑帝不甘心地問道。

白帝冷哼一聲道:“我有心上人了,你死心吧!”

黑帝頓時瞪大了眼睛,而後咧嘴一笑道:“不可能,你彆想騙我,我可不傻。”

“怎麼就不可能了?”白帝怒道。

“嘿嘿嘿,你深居簡出,除了我們幾個,冇認識幾個人。”黑帝笑道。

“哼,萬一就是那幾個呢?”白帝微微一笑道。

黑帝頓時緊張起來,環視一週,怒道:“是誰?我這就去砍了他!”

“哼,自然是……”

白帝滴溜溜的眼睛在場內轉了一圈。

她先是看向了青帝,青帝老爺子臉一黑瞪了回去。

然後她又看向東帝,本來穩坐釣魚台的東帝握著茶杯的手一抖。

他趕緊低頭喝茶,犯不著理這兩個二貨。

白帝恨鐵不成鋼,一個個怎麼這麼慫?

蕭逸楓差點憋不住笑出聲來。

黑帝跟著她的眼神轉了一圈,最後兩人都落在蕭逸楓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