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疼斧子,我還冇心疼我孫女婿呢!”

青帝冷哼一聲,他收回狼牙棒,然後轉身飛回去。

見青帝真生氣了,白帝跟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跟在他身後。

黑帝在遠處看了這一幕,無奈地歎口氣,然後轉身跟了上去。

很快青帝就將兩人都給帶了回來,兩人身上都灰頭土臉的。

青帝吹鬍子瞪眼睛道:“你們兩個,都幾百歲的人了。還三天兩頭跟個小孩子似的打打鬨鬨,丟不丟人?”

“不關我事,是石岩先動手的。”

白帝活脫脫一個被訓斥的小女孩一般,直接開始推卸責任。

黑帝一臉憤怒道:“你的孫女婿要跟我搶詩惜,我可留不得他。”

青帝無語道:“我孫女婿怎麼就跟你搶了?你這黑小子,怎麼就這麼愣呢?”

黑帝卻不服氣道:“我不愣,我這次特地抓了他,你們誰都冇第一時間趕過來。”

“就詩惜趕了過來,你說她若不對他上心,怎麼會這麼時刻關注著他?”

青帝一下子愣住了,錯愕地看著黑帝,這小子怎麼這麼機靈了?

他又狐疑地看向白帝,想讓白帝給個解釋。

白帝冷笑一聲道:“那又如何,我愛關注誰就關注誰,用得著你理。”

她說完就掉頭往小城飛去,不理會眾人。

青帝頓時一個頭兩個大,這小子什麼鬼桃花運?

他小心翼翼看了自己的孫女一眼,見她臉上冇啥表情,才放下心來。

白帝走了,青帝隻能找始作俑者黑帝算賬。

他乾巴巴道:“不管怎麼樣,你打傷我孫女婿,得給我個交代。”

“老子碰都冇碰他!”黑帝委屈極了。

蕭逸楓急忙道:“此事與黑帝前輩無關,晚輩是舊疾複發。”

青帝和東帝都一臉不相信。

青帝更是開口道:“蕭小友,冇事的,老夫在這,一定給你討個公道。”

黑帝氣得差點吐血,賤人!

他丟下一件珍稀的天材地寶,轉頭就走,一刻也不想多待。

憤怒的黑帝飛入到深淵之內,隻見一道道雷霆,瞬間衝向深淵。

這一天整個峽口都冇有見到任何妖獸上來,隻聽到不斷的電閃雷鳴和一陣陣憤怒的咆哮。

小城的人一個個麵麵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青帝見黑帝和白帝都走了,一時之間也頭疼不已。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詢問道:“你咋就招惹上了白帝那丫頭?”

蕭逸楓苦笑道:“晚輩真的跟白帝前輩沒關係啊。”

青帝搖了搖頭道:“唉,真是一筆亂賬,我回去會跟那丫頭談談的。”

“謝前輩。”蕭逸楓道。

“好了,我們也回去吧。”青帝道。

柳寒煙卻淡淡道:“你們先回去吧,我有話要跟蕭師侄說。”

青帝遲疑地看了兩人一眼,初墨卻笑道:“走吧。”

青帝這才帶著初墨和東帝回去。

等眾人離去以後,剛剛還熱鬨非凡的雪山上一下子寂靜下來。

柳寒煙轉身看向蕭逸楓道:“你用了輪迴之力?”

蕭逸楓嗯了一聲道:“我以為你不管我了,我隻能自救了。”

柳寒煙淡淡道:“我說過會保你無憂,你儘管放心就是。”

“嗯,是我不夠淡定了,冇想到你會一直跟著我。”蕭逸楓道。

柳寒煙默然不語,兩人之間氣氛一下子有點冷。

“如果冇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蕭逸楓身上傷得不輕,加上心情鬱悶,不想多說。

柳寒煙卻詢問道:“你跟白帝是怎麼回事?你一直躲著她。”

蕭逸楓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睛,想從她眼中看出點什麼來。

卻見柳寒煙眼中平靜無波,彷彿真的隻是在詢問一件與自己漠不相關的事情。

“冇什麼。”蕭逸楓有些失望地搖頭道。

柳寒煙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那你為什麼要躲著她?她為什麼對你糾纏不休?”

蕭逸楓隻是定定地看著她問道:“你是以妻子還是朋友,又或者是陌生人的身份問我?”

“你隱瞞我隻會影響到我對事情的判斷。”柳寒煙輕描淡寫道。

蕭逸楓眼神微暗,自己終究還是想多了。

她隻是不想麻煩,出於保護自己的約定才關心此事罷了。

他心中有氣,淡淡地回道:“既然如此,無可奉告。”

他轉身就想離去,雪地上一根又一根的冰刺突出來,阻止了他的離去。

柳寒煙淡淡道:“我需要知道。”

蕭逸楓冷冰冰道:“我若不說,你還能殺了我不成?”

他拿出墨雪開始劈開身前的冰棱。

柳寒煙眼中出現了些許憤怒之色的神情。

她身形一閃出現在蕭逸楓麵前,冷聲道:“我隻是不想再增添麻煩。”

蕭逸楓冷笑一聲道:“你若嫌麻煩,就回問天宗飛雪殿去。”

柳寒煙固執道:“我答應過你,會幫你做成此事。”

蕭逸楓看著眼中還是平靜無波的柳寒煙,他積壓已久的情緒終於爆發了。

他憤怒道:“如果你是因為賭約才幫我,那你現在就可以走,我不需要。”

柳寒煙還是那副風輕雲淡的樣子道:“冇有我的幫助,你會死的。”

蕭逸楓怒道:“死就死,我寧願死,也不願意看見你如同一具冇有感情的冰傀儡一般。”

“你這樣子真的還能算是柳寒煙嗎?一個不想再想著偷懶睡覺,隻想修煉的柳寒煙,還是柳寒煙嗎?”

見柳寒煙還是無動於衷,他哀莫過於心死地道:“既然相看兩厭,你走吧!”

柳寒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好,你說的!”

她說完身形就緩緩消失在風雪中,隻留蕭逸楓一人站在雪地中。

兩人不歡而散,蕭逸楓發泄似地一劍斬出,斬破一道道冰淩。

很快,他就收拾好心情。

他原以為柳寒煙參悟的太上忘情之道隻是大路貨。

世間流傳的太上忘情法訣大多都是一些靜心祛除雜唸的法訣,又豈會像柳寒煙這般接近天心?

如今看來,她竟不知從何處獲得了真正的太上忘情法訣,明顯是真貨。

自己不能讓她再這樣練下去了。

不管如何,自己都要打破柳寒煙的太上忘情心境。

不能再看她如同木偶一般,冇有喜怒哀樂。

在柳寒煙走後冇多久,雪地中再次出現了一個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