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台之上,百無聊賴的眾真人。

“冇想到居然還能再次見到千易師弟,怎麼今年千易師弟居然有興趣來此?我記得往年你冇興趣過來啊。”廣微真人開口道。

“怎麼?我參加完弟子的結訓儀式還不給了?這地方我無涯殿還不能來了不成?”蘇千易也不甘示弱的回道。

“哦,難道今年你們也有弟子參加集訓嗎?”廣微真人微微一愣問道。

“還不是當年你們硬塞給我的那個弟子,說起來還得謝謝你們呢。”蘇千易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其餘一眾真人皆是愣了一下,瞬間就想起了當年自己等人,硬塞給他一個丁下資質的弟子,紛紛掐指一算,如今纔不過了8年,他竟然已經能夠結訓了?

那豈不是入門五年就已經練氣七層,如此資質已經可以比擬乙等的弟子了。

“看來千易師弟你倒是對他下了一番栽培啊!”廣微真人不禁考慮到是不是蘇千易為了讓自己難堪,對這弟子大費工夫。

“哈哈,我當年早就說了,雖然資質重要,但我被修道中人運道也是極為重要的,這弟子看來洪福齊天啊!”見兩人火藥味漸濃,廣陵真人急忙打嗬嗬說道。

“還行,也不過是煉氣九層罷了。”蘇千易有點得意洋洋的說道。

“不過是練氣九層,當年與他一同進入我門下的葉九思三年前已經煉氣大圓滿了,年前回山已經天道築基成功了呢。”廣微真人摸了摸自己的長鬚,一臉得意的說道。

“不過是築基成功,多大的事,再過兩年小楓也能築基成功的。”卻是蘇妙晴不服氣的說道。

“晴兒,不得無禮!”她旁邊的林紫韻連忙拉住了她。

廣微真人倒是冇跟她一般計較,隻是目光看向下方,隻見此時頒獎已經獎賞已經結束,下麵將會進入到弟子們之間的互相切磋環節。

一般來說,這個環節是為了讓弟子們之間切磋一下,試一下道法的高低,或者是在集訓當中有仇怨的,也會讓他們在此時一併了結。

廣場內的弟子站於廣場四麵八方,廣場中央突然下陷,眾弟子所在的地方也被延伸拉遠,這巨大的廣場居然在悄然變形。

一個巨大的圓形石台,從天上落下,漂浮於廣場的半空之中,卻是用來決鬥的陣台。上麵流轉著各色的防禦法陣。

淩思思等人正一臉驚歎的看著這廣場發生了變化,卻聽身邊的蕭逸楓說道:“幾位在此閒聊,我去去就來。”

而後他化作一道藍光掠向那突然落下的決鬥陣台之內,穩穩地站定,一甩袖子,配上他本就帥氣的臉龐,好一派玉樹臨風之姿。

“無涯殿弟子蕭逸楓向赤雲殿李立方挑戰!據說李師兄已經築基,不知道可否不吝賜教。”他朗聲開口道。

淩思思等人冇想到蕭逸楓竟然會突然上台挑戰成功築基的李立方,幾人麵麵相覷,而普通弟子則看熱鬨不嫌事大地爆發出熱烈的呼聲。

一道黃光掠上高台,正是一臉陰鬱的李立方,幾年不見,他顯得更為陰沉了,臉上瘦了不少,更加讓他尖嘴猴腮了起來。

此刻他眼露寒光,冷聲道:“我冇有去找你,你倒自己找上門來了,蕭師弟你哪來的自信,以練氣九層挑戰我築基。不過你自己送上來,我倒不好拒絕。”說罷得意了,哈哈大笑起來。

台下的眾弟子,這才發現蕭逸楓竟然隻有煉氣九層,而他挑戰的李立方居然是築基期,不由納悶,這蕭逸楓憑什麼挑戰築基期弟子。

在高台之上,蘇千易一拍椅子怒道:“這小子到底想乾什麼?簡直是胡鬨。”

他旁邊的廣微真人則一臉笑意說道:“你這弟子倒有勇氣,難道認為自己是天才橫溢的弟子,能以下克上?說不定還真被他做成了呢,哈哈……”

估摸著他自己都覺得不可信,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其他幾位真人文人也紛紛搖了搖頭,大為不看好他。

以下克上這種事情並不是少見,而是非常常見,但在練氣期,跨越一個境界都還是相當困難的,因為此時隻是一層突破,各種不同級彆突破造成的差距還未凸顯。

“千易,你先彆急,小楓這孩子,你也知道他性格,從來不做冇有把握的事情。”林紫韻開口說道。

“台下的弟子且慢動手,待我發令方可動手。”廣微真人朝台下喊道,台上準備動手的兩人不知道發生什麼,隻好停下。

廣微真人轉過身,對林紫韻笑道:

“聽林仙子所說你是看好你這位弟子了,那不妨我們來賭上一把如何?若你這位弟子贏了,我將送與你這弟子一柄中品仙劍,而如果是你這位弟子輸了,林仙子隻需給我三塊洛書府的神卷即可。”

這筆交易極為劃算,因為洛書府的神券的作用就是用來觀摩,壯大神識,並不算特彆珍貴,比起上一柄中品仙劍,簡直是不值一提。

廣微真人此舉是為了打壓一下蘇千易,至於贏得什麼倒是不是很看重。

林紫韻臉色為難的看向蘇千易,蘇千易冷哼一聲,他一向注重麵子,怒道:“賭就賭,我還怕你不成。”

“此事我也頗為感興趣,兩位介不介意我也小賭上一把。我拿這一塊極品法器龍紋玉佩作添頭,你若輸了給我一塊神卷即可。”

說話的卻是柳寒煙,她也做出一副頗感興致的樣子,手中的拿出一塊龍紋玉佩。

蘇千易臉色越發難看,冷哼一聲:“冇想到廣寒師姐你也有興趣,既然如此,我便一併接下又如何?”

見白雲真人,躍躍欲試想要開口,廣陵真人咳嗽一聲,示意他們有些過了。

其餘真人才收了嘴。隻是蘇千易又豈會不知道他們的小動作。臉色微微發青。

廣微真人見目的已經達到,朝下方的比武台說道:“你們可以開始了,記得不可傷人性命,點到為止。”

蕭逸楓和李立方兩人哪知道上麵的彎彎繞繞,正納悶著呢,聽到可以開始了都鬆了一口氣。

蕭逸楓是擔心自己會被師傅師孃攔下,而同樣的李立方也有同樣的擔心,因此得到能夠動手的訊息時,獰笑道:“蕭師弟你做好準備了嗎?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蕭逸楓也冷冷一笑,說道:“這句話應當我問你纔對,李師兄,隻要你能接下我一劍後還能站著,這場決鬥算我輸。”

台上台下一陣嘩然,眾人冇想到處於劣勢一方的蕭逸楓竟然如此囂張,主動劃下道來。竟然要在一招之內秒掉李立方,簡直是癡人說夢話。

台上蘇千易的臉色已經不難看了,大為光火,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小楓,加油。”蘇妙卿在台上大喊道,吸引了無數年輕弟子的目光,都為她的美麗而驚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