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傷害,那底下的妖獸發狂了,從漩渦中吐出一枚枚鋒利的骨牙向眾人刺來。

柳寒煙四人各顯神通,將骨刺都給防禦住。

黑帝抓住這一個空檔,大喝道:“雷麒麟。”

他一錘砸下,錘子化作一隻怒目圓睜的雷霆麒麟砸入海中。

整片海域瀰漫著恐怖的雷霆,妖獸吃痛,所有的觸手收了回去。

但恐怖的雷霆不斷注入水中,整片海域變成了雷霆所在之地。

不少在海下的妖獸被電死,飄了上來。

“哈哈哈,老子電死你!”黑帝哈哈大笑。

水麵一下子炸開,水下的那妖獸終於頂不住,從水下冒了出來。

將它逼出來後,柳寒煙哪肯再放它進海中。

她一劍刺入海中,一個冰封萬裡將附近海域徹底給凍結。

眾人則落在冰麵之上,將這一直潛藏在水底的妖獸給圍在中間。

憤怒的妖獸終於露出它的真麵目,竟然是一隻三十來丈高的大章魚,二十來隻觸手支撐在它身下。

整個隻見它長著一個看著就滑不溜手的大光頭,兩隻巨大的墨綠色眼睛長在大光頭之上。

“我道是什麼呢,原來是個大章魚。”

秋空見性命無憂,一下子就狂了起來。

黑帝則冷笑一聲道:“就是你這死章魚,打我詩惜妹子是吧?看我怎麼收拾你。”

他一躍而上,帶著雷霆一錘砸向妖獸。

白帝一臉嫌棄地看著那妖獸,有點反感道:“噁心死了。”

說歸說,她也拖著巨大的斧子,喚出一條火龍砸出去。

“速戰速決,這動靜太大了。”東帝交代道。

他也飛速飛去,柳寒煙緊跟其後,一柄巨大的冰劍從天而降砸落。

四位大乘期同時出手圍攻那隻巨大的章魚怪獸。

這妖獸雖然實力不弱,有大乘後期,但因為靈智不高,且不在水中,實力大打折扣。

不過由於這妖獸的表皮滑不溜秋,隻有柳寒煙的雪霽能輕鬆劃破它表皮。

這導致四人的攻擊大打折扣。

加上還得提防妖獸逃跑,四人一時半會也拿不下這妖獸。

畢竟這可是大乘期的妖獸,與他們算同階的存在。

蕭逸楓見自己等人幫不上忙,笑道:“我們去把那冰山帶走先,彆被彆的妖獸摘了果子。”

秋空頓時眼睛一亮,後來居上地騰空往那被推在不遠處的冰山處飛去。

蕭逸楓和初墨看了一眼,緊跟其後,不緊不慢地跟著秋空而去。

有幾位大乘期在此,諒秋空也不敢獨吞這寶物。

在這深淵下,獨吞了也冇地方跑。

那妖獸見蕭逸楓三人向冰山飛去,憤怒至極,發出了難聽至極的聲音。

然而冰麵已經徹底被凝固,它又被四個大乘期圍攻。

連破冰的時間都冇有,哪有時間去管那巨大的冰山。

如今它自身難保,也隻能怒吼連連。

蕭逸楓三人很快來到冰山之上。

秋空落在冰麵上,看著那株有半人高的草和果子,兩眼冒光。

他嘖嘖有聲道:“乖乖,這玩意可怎麼帶得走?”

蕭逸楓知道他的擔憂,畢竟如果貿然將果子摘下,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他想了想道:“那就把整個冰山一起帶走吧。”

秋空愣了一下,就看見蕭逸楓手中墨雪飛出,化作十來道劍光插入到冰山四麵八方。

蕭逸楓直接用出萬劍訣將這冰山水下的部分給斬斷,隻留了有蛟龍的部分。

“幫個忙,搭把手。”蕭逸楓笑道。

初墨和秋空苦笑一聲,也紛紛出手。

三人合力將巨大的冰山拉起,往柳寒煙幾人所在飛去,避免被其他妖獸撿漏。

秋空帶著冰山,大笑道:“寶貝到手,風緊扯乎?”

蕭逸楓搖頭道:“現在想扯乎的可不是我們了。”

秋空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不是人人喊打的偷東西的。

憑藉這四位大乘期,他們不僅能夠將寶物收入囊中,更極有可能將這巨大的章魚怪給殺了。

妙啊,殺人放火金腰帶啊。

自己還偷啥呢,境界低了啊。

等三人回到場中,那妖獸已經渾身都傷痕累累了。

它二十來隻觸手不斷甩出,砸向四人,但看得出來是在困獸猶鬥了。

它幾次想把幾人打到十丈高,可惜幾人都不上當。

眼見打不過四人,它猛地渾身一震,吐出一陣陣黑色的迷霧。

正在圍攻的四人躲之不及,被黑霧籠罩住。

在黑霧中他們看不見四周,也感應不到外界。

黑霧中更是帶著劇烈的神經毒素,讓他們都被短暫麻痹住了。

而那章魚怪趁機所有觸手同時用力,整隻滑不溜秋向蕭逸楓三人騰躍而來。

蕭逸楓三人愣了一下,蕭逸楓當機立斷,大喝一聲:“攔著它。”

秋空下意識地取出來一把大弓,拉弓瞬間四箭射出,阻攔妖獸而去。

初墨也祭起冰魄劍,化作一條冰龍阻攔妖獸。

蕭逸楓卻直接鬆手,任由那巨大的冰山砸落。

而他一劍將那果子斬斷,拿在手中飛走,丟下秋空和初墨兩人阻攔那妖獸。

秋空知道彆看蕭逸楓拿著那果子逃了,但最危險的也是他。

自己兩人阻攔妖獸不會死,他被妖獸追上可是會死的。

妖獸幾隻觸手抬手就冰龍和箭矢拍飛,風一般從兩人身邊飛過,向蕭逸楓追去。

它如今隻想拿回果子逃命,畢竟黑霧可困不住那幾個大乘期多久。

蕭逸楓雖然飛得不慢,卻還是比不過大乘期的妖獸。

眼見那妖獸飛來,蕭逸楓迅速從懷中掏出一張藍色的符籙,直接燃燒開來。

正是柳寒煙在真武排序後重新給他的那張冰凰符,他一直冇機會用上。

之前黑帝出手想殺他的時候,他根本冇時間點燃這符籙。

如今終於派上用場了,在此同時,他一咬牙直接將那果子囫囫吞棗幾口給吞了。

出乎他的意料,那果子入腹一點反應都冇,他就像吃了個普通的水果。

但如今明顯不是深思的時候,後麵的章魚怪徹底抓狂了。

那章魚怪看得目眥儘裂,兩隻巨大的眼睛幾乎冒火。

它厲嘯一聲騰躍而來,一隻巨大的觸手抓向蕭逸楓。

隻想把他吞了,冇準還能有點藥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