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抬手用控製冰凰護住自己周身,雖然被觸手抓住,卻冇有直接捆在自己身上。

但洞虛境的冰凰明顯支撐不了多久,蕭逸楓被它抓住往身下的大嘴丟去。

就在此時,一道淩厲的劍光瞬間斬在那觸手之上,將之斬斷。

蕭逸楓心中一鬆,那道熟悉白色的身影又要出現了嗎?

但落在他身前的是一道漆黑的身影,整個人黑乎乎的,連手中的長劍都黑不溜秋。

蕭逸楓愣住了,有些難以置通道:“師伯?”

“是我。”柳寒煙熟悉的聲音傳來。

蕭逸楓感覺自己的世界觀有點崩塌,而後感覺到四處恐怖的殺意。

他知道柳寒煙真的動了殺意了,居然讓一向愛乾淨的她變成這樣狼狽的模樣。

蕭逸楓覺得這妖獸算是死定了。

柳寒煙那洋溢的殺意,都讓周圍四周凍結了起來,封死了章魚怪的逃跑路線。

遠處的黑霧中飛出三道同樣黑乎乎的人,瞬間落在章魚怪四周。

黑帝本來就黑乎乎的身影更是如墨如漆,而白帝和東帝二人,也是如出一轍。

“你找死!我要把你剁碎了!”憤怒的白帝咬牙切齒道。

她如今已經可以改名黑帝了,因為她跟掉進染缸一樣。

四人如今除了眼白和牙齒依舊是白的,居然從頭黑到腳。

東帝也冷著一張黑臉,率先一刀斬出。

天地間到處是呼嘯的狂風,將章魚怪身上斬得千瘡百孔。

白帝手中巨斧一揮,天空之中數十個帶著火焰的隕石砸在妖獸的身上。

熊熊燃燒的火焰遍佈妖獸全身,妖獸在裡麵掙紮著,空氣中散發出一股烤肉的香味。

那妖獸在地上打滾,他自己施展水屬性法術,將自己身上的火焰熄滅。

卻不料柳寒煙就在這等著了,趁他身上濕漉漉的瞬間,直接一朵冰蓮在它身上綻放。

層層的冰蓮將妖獸給包裹在內,瞬間將其給徹底凝固住。

黑帝咆哮一聲,一躍而起,引動著天上的雷霆。

恐怖的雷龍附著在他的錘子之上,他一錘子砸下。

黑色的巨錘帶著雷電和萬均巨力,重重地一錘錘在妖獸滑不溜秋腦袋上。

章魚的腦袋瞬間被錘的炸裂開來,墨綠色的液體散開一地,噁心至極。

它終於知道惹到了不該惹的傢夥,這回釣到了大魚,但可惜自己吃不下。

一隻透明的小章魚從妖獸死亡的身體裡麵逃出,迅速往外飛去。

“還想跑?”白帝冷笑一聲。

她拿出一個玉瓶祭起,將那章魚怪神魂收入到瓶中。

透明的小瓶中隱約可見一隻小章魚在四處亂撞。

那章魚的屍體失去了魂魄,如同爛泥一般癱軟在地上。

四人落在章魚怪周圍,冷冷地看著那妖獸。

看得出憤怒的四人是超水平發揮了,配合默契,連環控製那章魚怪到死。

蕭逸楓三人飛到四人麵前,與他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柳寒煙跟其他三人一樣,也是除了眼睛還有白的,全身上下黑不溜秋。

看見一向威嚴而高高在上的四位高手黑不溜秋,跟往日形象截然不同。

這種巨大的反差,讓蕭逸楓三人都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嗤~”秋空忍不住笑了半聲出來。

白帝冷冷看向秋空道:“好笑嗎?”

秋空連連搖頭道:“不好笑。”

“那你笑什麼?”白帝森森道。

東帝和黑帝也用冷冰冰的眼光盯著他。

“我想到了高興的事情,嗤~對不起,嗤~”

秋空努力憋著,但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東帝微微一笑,但此刻全然冇有儒雅的氣息,反而格外滑稽。

他笑眯眯道:“什麼開心的事情說來我聽聽?”

秋空想哭的心都有了,而後看向蕭逸楓二人,這兩個傢夥怎麼忍得住?

黑帝則冇有這麼好的脾氣,咧嘴一笑道:“我讓你小子笑。”

他手中鎖鏈一甩,秋空瞬間被丟入到那團還冇散去的黑霧裡麵。

他也極有分寸,怕裡麵的毒素將秋空毒壞了,染完色就將黑不溜秋的秋空也拉了出來。

黑帝看著同樣黑不溜秋的秋空滿意地笑道:“這還差不多。”

他又看向蕭逸楓和初墨,卻見兩人一臉平靜,彷彿什麼也看不見一樣。

這問天宗的弟子果然不一樣啊,受過專業訓練啊。

他自己看著都有點想笑,這兩個傢夥居然若無其事,厲害。

蕭逸楓麵無表情,因為他周圍環繞著恐怖的寒氣,柳寒煙的更是有殺意圍繞著他。

更何況柳寒煙為了救他,明顯是燃燒了精血從黑霧中飛出,才能那麼快到了他身邊。

自己哪還忍心笑她,哪怕憋出內傷都得忍住。

初墨一臉平靜,但袖子下的手死死捏住,指甲都紮入手心。

“那靈果呢?”白帝施展了火係法術,努力祛除那黑霧的殘留影響。

秋空看向蕭逸楓,這下輪到蕭逸楓頓時尷尬了。

蕭逸楓苦笑道:“剛纔事發突然,晚輩一時情急,將那果子吞了。”

“吞了?”黑帝無語道。

蕭逸楓點頭,東帝搖了搖頭道:“無所謂了。”

“那靈果就當我分走了,剩下的東西歸你們。”柳寒煙淡淡道。

她也在全力用寒氣帶走那深入骨髓的黑霧,但見效甚微。

東帝等人聞言有些詫異地看向柳寒煙,紛紛點頭。

不過他們也有些疑惑,柳寒煙對蕭逸楓明顯太好了。

剛剛為了救他,更是不惜用出燃血秘術,才堪堪趕上。

廣寒仙子是這麼照顧同門的一個人嗎?

正道大宗果然不一樣啊,同門情誼讓人敬佩。

東帝看著章魚怪的屍體,笑道:“這章魚皮的確是有些神異,竟然能將力道給泄出去。”

“此物我要了,回去可以打造件寶物。”黑帝開口道。

白帝等人冇什麼意見,妖獸的內丹被東帝拿了,白帝則取了那妖獸魂。

柳寒煙如她自己所說,什麼也不要,就當靈果是她拿了。

然後冰山裡麵的蛟龍屍體也被取出來,這竟然也是一條大乘期的蛟龍。

可惜內丹被取走了,而且血肉成為了那果子的養料。

幾位大乘期心情一好,便將此物送給了他們三人分。

雖然被吸走了大部分的血肉精華,但對蕭逸楓等人來說還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就憑這一隻詭異的大乘期後期章魚怪,他們就算不虛此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