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這樣下去,我們都要被推進內海了,走!”東帝大喊一聲。

眾人控製著小船騰空向十幾丈的海浪中撞去,畢竟誰知道這十丈的禁空高度還算不算。

蕭逸楓雖然想進內海,但不想帶著柳寒煙和初墨一起進去,因此跟大家一起同心協力往外衝去。

東帝負責操控小船,柳寒煙將襲來的詭異陰魂斬殺。

白帝和黑帝兩人同時出手將海浪給劈開,讓小船從中間一穿而過。

然而等他們駕駛小船衝入海浪中,又從另一端衝出時候,又是一道海浪拍來。

這翻湧的無儘海彷彿不把他們推入內海誓不罷休一般。

而四周海浪翻滾得越來越厲害,天空中的雷電開始彙聚,往他們的小船劈來。

這讓所有人都為之色變,從未聽說過無儘海還會有如此險境。

不過想想也明白了,一旦遇上這種險境,根本不會有人能從中逃出去,又怎麼會有外人知道呢。

黑帝高舉大錘想將雷霆引到其他地方去,但這些雷霆就像天劫一樣,根本不聽指揮。

他被迫硬扛下了這恐怖的雷電,整個人冒著陣陣黑煙。

鋪天蓋地的陰魂連綿不絕,天上電閃雷鳴,狂風暴雨驟然而至。

小船在這天地偉力麵前,在海浪中飄搖不定,彷彿隨時會傾覆一般。

在連續撞破幾個巨浪之後,眾人還冇來得及長舒一口氣,就看見前方又是幾個巨浪捲來。

從海中升起的無數陰魂,瞬間抓住了這艘小船。

小船在他們的恐怖的抓撓之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蕭逸楓等人也出手一劍一劍斬出去,將這數之不儘的陰魂給斬殺掉。

秋空取出來一柄老舊的巨弓,一箭又一箭破空射去。

這弓箭帶著些許破邪之力,被他斬殺的陰魂明顯元氣大傷。

但陰魂實在太過之多,他們所殺的不過杯水車薪。

“這到底什麼鬼玩意來的?”黑帝一邊硬扛著天上的雷電,一邊罵罵咧咧道。

東帝言簡意賅道:“這些應該就是死在這無儘海之內的人的集合體,你們仔細看看,是不是有認識的?”

黑白二帝認真地看了幾眼,果然在裡麵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麵孔,臉色微變。

“靠,陰魂不散啊,這是要帶老子下去喝酒不成?”黑帝罵罵咧咧。

白帝則冇好氣道:“姑奶奶可冇興趣陪他們喝這破酒。”

小船在風雨之中不斷的穿梭著,躲避著滔天巨浪和這數之不儘的陰魂。

東帝看著被陰魂抓得越來越小的小船,無奈道:“我們恐怕要棄船了,這船撐不住了。”

果然小船在下一道風浪之中徹底解體,好在眾人早有準備。

七道長虹瞬間破空而起,蕭逸楓三人飛在中間,其餘四人圍在周圍。

眾人一時間成了整個風暴的漩渦中心,風浪和狂風暴雨卷向他們,雷霆和陰魂一路尾隨。

“有什麼壓箱底的都拿出來吧,這鬼地方邪門的很。”白帝道。

其他幾人紛紛點頭,不再留手,全力往外飛去。

天上雷電不斷劈下,四人輪流出手,將雷電給卸到一邊。

蕭逸楓三人也冇閒著,不斷出手斬殺綿綿不絕的陰魂,能殺一個是一個。

白帝說做就做,她將巨斧收回,換上了一根帶著白紙的棍子。

這根細細的棍子上麵的白紙寫著些血字,似乎對魂體有特殊的剋製作用。

每一次揮舞都帶著鬼哭神嚎的聲音,將不少魂體給打得魂飛魄散。

但陰魂們紛紛趕著解脫一般,前赴後繼往她那湧去,導致她壓力頗大。

好在有黑帝在一旁替她分擔壓力,他的雷電之力霸道無比且對陰魂有剋製作用。

東帝和柳寒煙吃虧在兩人冇有剋製魂體的法寶和術法,隻能憑藉本身實力硬殺。

蕭逸楓看著白帝手中的那根棍子若有所思,這是什麼寶物?

眼看著眾人一步步艱難地往外衝去,就要遠離內海的分界線。

遠處一道足足有百丈之高的巨浪突然掀起,眾人入目所見都是海水。

巨浪裡麵有無數陰魂正在嘶吼著,讓人頭皮發麻。

蕭逸楓等人呆住了,隻來得及升起護體屏障,就被百丈巨浪砸入海中。

密密麻麻的陰魂瞬間撞向眾人,他們瞬間被衝散開來。

冰寒徹骨的海水一下子湧來,彷彿能夠凍結住人的靈魂一般,而且還無時無刻不在腐蝕他們身上的護體法器。

-------------------------------------

冰川深淵峽口的小城上。

青帝看著那一道道閃電在深淵內的雲霧裡麵翻湧,皺起了眉頭。

為什麼深淵裡麵會出現這種異象,希望與他們無關吧。

想到蕭逸楓下深淵之前找自己密談時候的請求,他就心不由一沉。

孫女婿,廣寒道友,你們可得回來啊。

自己這把老骨頭可不想親自跑一趟問天宗,給對方送去這種訊息。

他歎息一聲,有些後悔讓初墨跟著下去了。

雖然有四位大乘期,而自己又給了不少寶物,但深淵的危險自己可是知道的。

如今後悔也來不及了,他抬手將殺來的妖獸斬殺。

-------------------------------------

蕭逸楓被恐怖的巨力砸入水中不知道多深,又被衝出去老遠。

眼看著一個個陰魂向他撲來,他手中的墨雪斬出,人劍合一,迅速向海麵之上飛去。

然而水下不斷浮現出一個又一個陰魂,撲在他的防護罩之上,死死地壓住了他。

蕭逸楓暗罵一聲,也顧不得那麼多,瞬間將斬仙召喚出來,一劍斬開。

斬仙對魂體的傷害可見一斑,一劍斬出,魂體一個個魂飛魄散,連再生之力都冇了。

這一下可把陰魂都給鎮住了,一襲紅衣的斬仙出現在蕭逸楓身邊。

她如同水中妖嬈的豔鬼一般,趴在蕭逸楓身後,笑道:“這地方倒有點意思。”

蕭逸楓眼見無數陰魂再次向他撲來,苦笑道:“有個鬼意思,你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