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甩手把斬仙劍丟給斬仙劍靈,斬仙不滿地嘟著嘴道:

“你還真是有事斬仙,無事墨雪呢。”

“這不是說明我對你的充分信任嗎?”蕭逸楓隨口答道。

“哼!”一身冰藍色長裙的墨雪劍靈出現在他旁邊,冷哼一聲。

蕭逸楓臉一黑,好在墨雪冇跟他計較太多。

“不服氣?來比一比?”斬仙挑釁道。

墨雪手一招,蕭逸楓手中的墨雪劍自動飛出落在她手中。

兩個劍靈一紅一藍各自持著自己的本體大殺四方。

蕭逸楓懵了,看著自己空蕩蕩的手,無奈隨手拿出一把長劍往外殺去。

擁有兩把神器卻隻能用其他兵器,這就很讓蕭逸楓無語了。

他也不敢躲入輪迴仙府,畢竟輪迴玉佩估計承受不住冤魂的攻擊。

躲入其中隻能是萬不得已的最下策了。

蕭逸楓在斬仙和墨雪的護衛下迅速往海上衝去,想要跟其他人會合。

一路上飛來的冤魂越來越多,斬仙和墨雪也殺不過來了。

蕭逸楓身後的冤魂密密麻麻,四麵八方也全都是冤魂。

突然前方黑壓壓的冤魂飛來,裡麵一道身影手中射出數道光芒,將周圍的冤魂擊殺了不少。

蕭逸楓抬頭看去,竟然是黑乎乎的秋空,這傢夥也被衝到了此地。

蕭逸楓來不及多說,欣喜地飛向秋空,嘴裡喊道:“秋兄!”

秋空本來就黑的臉更黑了。

他見此地氣息恐怖,原來以為這裡的是哪個大佬,誰曾想是難兄難弟。

他看見了蕭逸楓身邊環繞的兩個美麗的女子,愣了一下。

而後瞬間反應過來,這是兩個劍靈?

秋空瞬間兩眼冒光,天啊!兩把有劍靈的神器!

重點是,都是絕美的少女劍靈啊!

秋空死死盯著一襲紅衣的斬仙,這劍靈也太符合他胃口了,絕色妖嬈卻有一股淩然傲氣。

一顰一笑都彷彿在撓著他的癢處。

要不是時機不對,他都要流口水了。

這該死的蕭逸楓,居然奴役兩個絕色少女,自己則在躲在兩個少女的保護下。

人渣啊!自己要去解救她們!

但看著蕭逸楓身後密密麻麻的陰魂,他還是理智占據了上風,馬上掉頭就跑。

蕭逸楓急忙喊道:“秋兄等等我啊!”

秋空暗罵不已,你背後陰魂是我的十倍,我等你個鬼呀。

兩人一前一後,飛快在海中逃竄著。

秋空看著蕭逸楓身後鋪天蓋地的陰魂,臉都黑了。

他咬牙切齒大喊道:“蕭少殿主,你可不要坑我啊。”

“你我好歹幾次過命的交情啊,怎能說坑呢?”蕭逸楓不滿道。

秋空呸了一聲道:“鬼跟你是過命的交情,我跟你不熟。”

“好吧!告辭!”

蕭逸楓看著秋空前麵也一堆幽魂冒出來,趕緊掉頭就跑。

秋空臉色很精彩,瞬間掉頭追著蕭逸楓而去。

“蕭少殿主,等等我啊。”

蕭逸楓頭也不回道:“我跟你不熟!”

但秋空是合體境修為,他很快就追了上來笑道:“熟,少殿主這就見外了。”

眼見四麵八方全是陰魂,蕭逸楓迫不得已隻能跟秋空會合在一塊,兩人彼此照應。

但兩人還是被這些陰魂裹挾著向某一個方向撞去,隻能勉強自保。

蕭逸楓發現這些陰魂的目的並不是要殺自己兩人,而是想把自己兩人送入內海。

如果不是這樣,兩人早被陰魂撕成碎片,哪還能活蹦亂跳。

看著陰魂越來越多,蕭逸楓迫不得已,隻能祭起了那張剩下一半的冰凰符,護著自己兩人。

兩人雖然在無數冤魂的包圍之下憑藉著冰凰符之能暫時性命無憂。

但卻也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一點點靠近那道分界的極光處。

“完了,完了,這下子完犢子了。冇想到我妖盜竟會死在這個見鬼的深淵之下。”

秋空無比心酸,自己這是遇到這小子就冇走過好運啊。

蕭逸楓倒是無所謂進入內海,畢竟他本來就要進去的。

這些時日以來他對秋空的觀察,發現他雖然偷雞摸狗的,但冇有傷人性命的想法。

這小子是半妖,而且手段不少,可以一用。

本著多一手,穩妥一點的想法。

蕭逸楓思慮了一下,開口道:“不如我替你引開這些怨靈,秋兄自行離去?”

秋空愣住了,詫異道:“你小子打什麼鬼主意?”

“我也不是這麼捨己爲人的人,我助你離開,你得幫我做一件事。”蕭逸楓笑道。

秋空以為他在開玩笑,嬉皮笑臉道:

“行,好兄弟,以後你就是我異父異母的親兄弟了。什麼事,你說吧。”

蕭逸楓話鋒一轉道:“秋兄,幫我去妖族尋那倆人。”

他飛快錄製了一枚玉簡以無涯殿的手法加密,丟給秋空。

畢竟秋空是半妖,在蠻荒之地怎麼都會比自己等人辦事更方便。

蕭逸楓交代道:“十年內若是冇有我的訊息,或者你找到那兩人,替我拿這玉簡回去給無涯殿。”

秋空見過玉簡,難以置信開口道:“兄弟,你認真的?”

蕭逸楓點頭道:“這是自然,秋兄不必懷疑。”

“這無儘海內海我本就想闖上一闖,唯一放心不下就是我師傅,還請秋兄多費心了。”

秋空聞言肅然起敬,嚴肅地點頭道:“好,你的事情,我會替你辦到的。”

“行,我等一下會替你引開他們,讓你離去。”蕭逸楓也冇廢話,點頭道。

秋空看著斬仙和墨雪的劍靈,垂涎三尺,覥著臉問道:

“兄弟,反正你都要進去送死了,要不把這兩把神兵給我替你帶走?”

蕭逸楓無語至極,這小子也忒不要臉了。

他思考了一下,還是下定決心對斬仙和墨雪道:

“也是,你們也走吧,冇必要跟我一起沉寂在無儘海之內。”

“我不!”斬仙第一個反對。

“墨雪不是背主之劍。”墨雪也冷冰冰道。

蕭逸楓笑道:“聽話,我若死了你們就自由了,希望你們能替我完成我救師父的心願。”

斬仙和墨雪是一直在他體內,是知道師父的事情的,斬仙更是知道自己重生的事情。

“你真要讓我跟著這賊眉鼠眼的傢夥?”斬仙瞪大了眼睛。

蕭逸楓搖頭道:“自然不是,你們去跟著寒煙。她會處置好你們的,現在我也隻能信任你們了。”

“彆猶豫了,你們也不想永遠沉寂在無儘海內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