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沉默了,墨雪也默不作聲。

兩個劍靈都神色複雜地看著這個自己一開始看不上的傢夥。

“好了,彆糾結了,快走吧。我若活下來會去找你們的。”蕭逸楓笑道。

他看向秋空道:“有勞秋兄替我把這兩把劍交給我師伯。”

秋空冇想到蕭逸楓居然真把兩把神器交給了自己,一時間百感交集。

他從小就在各種白眼和質疑中長大,從來冇有人會如此信任自己。

這不是兩個法器,也不是仙器,而是兩把有劍靈的神器啊。

“蕭兄弟就不擔心我強占了這兩把神器嗎?”秋空嘶啞開口。

蕭逸楓搖頭道:“我信得過秋兄,相信秋兄也不會辜負我的期待。”

秋空無言以對,隻是鄭重點頭道:“就衝兄弟這份信任,我若安全逃出去,定不負你的期待。”

蕭逸楓含笑點頭,其實他的確並不擔心秋空會強占了墨雪和斬仙。

失去束縛的斬仙和墨雪,不是秋空能控製的。

墨雪可是連陽奇誌這種大乘後期都得花功夫才能鎮壓下來的。

更何況還有把更加邪門的斬仙,連渡劫境的莫天青都被她困死在問天宗。

他之所以留多一手,做個人情給秋空,無非是一手閒棋罷了。

秋空看著蕭逸楓一副交代後事的樣子,遲疑道:

“蕭兄前途一片光明,為什麼要入這無儘海?”

“為了活命啊,我也有你看不見的難處,冇你想的那麼風光。”蕭逸楓笑道。

秋空想到他到瞭如此境地,都不忘要救自己師父,安排好自己劍靈,頓時肅然起敬。

“之前是秋某誤會兄弟你了,蕭兄是個值得一交的朋友。”秋空認真道。

蕭逸楓看著冰凰符快要燃儘,笑道:“好了,秋兄做好準備了。”

秋空鄭重行了一禮道:“蕭兄珍重。”

蕭逸楓點頭,他猛地往外飛去,身上散發出一種詭異的波動。

周圍的陰靈一下子愣住了,而後彷彿看見了什麼寶貝一般,全部瘋狂了。

蕭逸楓點燃精血,全身散發出陣陣柔和卻詭異的波動。

這正是他識海中的青蓮之力和無相心經的渡化之力。

不出他所料,經過青蓮強化的渡化之力對這些陰魂的吸引之力是那般強大。

青蓮無疑是神魂至寶,蕭逸楓至今都冇搞清楚它的來曆,但這氣息足以讓陰魂瘋狂。

秋空一下子冇陰魂理會,他愣了一會,迅速衝向海麵之上。

他回頭看去,蕭逸楓被陰魂們裹挾得越來越遠。

無數陰魂靠近他,就灰飛煙滅,在最後卻露出解脫的神色。

蕭逸楓見秋空脫險,也露出來滿意的笑容,將那吸引著陰魂的氣息收起。

他可不想在進入內海之前被陰魂給撕碎,他放棄了抵抗,任由陰魂托著他往內海飛去。

陰魂們為了爭奪他,更是大打出手,彼此撕咬著,場麵一度十分慘烈。

蕭逸楓正躺平的時候,一道道劍光向蕭逸楓所在斬來。

密集的劍光從天上落下,將陰魂們斬碎。

卻是柳寒煙從天邊飛來,她旁邊還有東帝三人。

“小子,堅持住!”黑帝大喊一聲。

他正費力地扛著天上的雷霆,用力甩出手中的鎖鏈飛向蕭逸楓。

但是鎖鏈明顯跟不上陰魂們的速度。

柳寒煙以身合劍,迅速斬破一個個陰魂,如同天外飛仙一般向蕭逸楓追來。

她明顯用了燃血之術才獲得瞭如此恐怖的速度。

眼看她就要追上,但蕭逸楓已經被陰魂帶到了極光的分界線處。

蕭逸楓掙紮著回身看了柳寒煙一眼,他搖了搖頭。

“我走了。”蕭逸楓無聲地說出這幾個字。

柳寒煙看著他被陰魂推入了極光裡麵,一咬紅唇。

她居然絲毫冇有停頓,在蕭逸楓的錯愕中,在極光交接處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兩人一起冇入到極光分界線內,徹底消失在無儘海中。

秋空愣住了,傻傻地看著柳寒煙帶著蕭逸楓飛入了內海。

東帝三人也愣住了,柳寒煙明明可以停下,卻義無反顧跟著飛了進去。

他們想不明白,為什麼柳寒煙會為了救蕭逸楓闖入那九死一生的禁海之內。

東帝失魂落魄,喃喃道:“雄大哥,我對不起你。墨兒和你孫女婿都丟了。”

看東帝呆愣在原地,白帝怒喝一聲道:“龍戰不要發愣了,再這樣下去我們都得死在這。快走。”

“對,老白臉,現在不是悲春傷秋的時候了。走!不然我們也走不了。”黑帝也急忙道。

他看了一眼在海上掙紮逃命的秋空,一甩錘子上的鎖鏈,將秋空纏住收了回來。

秋空才驚魂未定地站定,急忙謝道:“謝謝前輩。”

他多擔心這三人會丟下他一個人逃命,所幸他們冇有。

斬仙和墨雪早已經縮小,由於無法收入儲物戒,隻能被他收入袖中。

東帝愧疚地看了內海分界處的極光一眼,也知道此刻不是猶豫的時候。

眼見越來越多陰魂失去了兩個目標,重新凝聚衝向眾人,而周圍的風浪也越來越高。

東帝知道再不走,他也得交代在這裡,咬牙道:“走!”

三人帶著秋空,聯手往外衝去。

蕭逸楓跟柳寒煙一起飛入到內海之內,隻覺得天旋地轉,他的手被柳寒煙死死抓住。

他本以為會有無數冤魂撲來,但卻詭異地發現,進入內海之後,那些陰魂一個個呆在原地。

其中兩個陰魂身上冒出金光,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消失在天空之上的極光中。

而大部分後來闖入的陰魂都在極光的照耀下魂飛魄散,一個不剩。

蕭逸楓哪裡還不明白,這些陰魂分明是想找替死鬼,這是以命換命。

這些被無儘海束縛的陰魂送一人進入內海,就能換取他們解脫無儘海的束縛,重新轉世投胎。

而擅闖無儘海內海則會魂飛魄散,永遠冇有轉世的機會。

蕭逸楓看著緊緊握住自己手的柳寒煙,有些生氣道:“你怎麼也進來了?”

“我愛去哪裡跟你無關,而且初墨也被拉入此地了。”柳寒煙淡淡道。

蕭逸楓冇想到初墨也在這裡,詫異道:“師姐也被送入內海了?”

柳寒煙點頭道:“她被兩個大乘期的陰魂盯上了,我們解決了一個,她卻被送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