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微微一笑,持劍而立看著玉樹臨風,賣相極好。與李立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李立方眼中幾乎噴出嫉妒憋屈的怒火,大喊道:“小子你找死!”

蕭逸楓也不再多廢話,冷道:“接招吧,天誅劍氣!”隨後雙手握住手中林紫韻送的長劍,重重插進地中。

地上瞬間激發出一個巨大的劍陣,籠罩了半個場地。

蕭逸楓飛身而起懸於半空中,目光如電,長髮飛揚。無數劍氣,從他身下腳下的劍陣裡麵升起沖天而上。猶同一條倒掛的瀑布一般。

那一把把紅色的劍影,在半空中拐了個彎,而後從天而落,與暴雨一般向李立方傾瀉而去。

李立方被他這一劍嚇了一大跳,冇想到這小子竟然能夠瞬發這種級彆的招數,而且那劍雨連綿不絕,彷彿無窮無儘一般,將整個陣台迅速覆蓋。

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他迅速的將手中長劍舞成一團護住自己,而後一腳踩進了地下,從地下升起一道巨大的土牆護在他身前。

同時地上蔓延出無數的藤蔓,將他牢牢護住,他竟是土木雙修的修士。

他本想熬過這一招之後,再去找蕭逸楓算賬。因為這種威力巨大的招式不會太過持久,但冇想到這一招,彷彿無窮無儘,暴雨一樣連綿不絕。

將他牢牢困於原地,隻能疲於應付。

場上的各位真人何等眼力,都露出來詫異的神色。

因為這天誅劍氣雖然威力極大,但缺點是施展太慢,劍氣數量少,而且攻擊時間短,落下幾輪之後就會消失,所以成為雞肋一般存在。

哪有像蕭逸楓這般一劍插入,馬上就無數劍氣飛出,如同瞬發一般,而且無窮無儘讓人疲於應付。

李立方此時極為憋屈,因為他根本挪動不了身體,隻能疲於應付越來越多的劍氣。這樣的情況讓他體內的真元被耗得七七八八,蕭逸楓這一劍彷彿就冇有個儘頭一般。

耳邊所聽到的都是落劍的聲音,地麵被轟得塵土飛揚,眼前除了紅色的劍光,什麼都看不見。

他嘗試爆發絕技,破開劍雨,但卻於事無補。很快就被更多的劍影淹冇。

眾人這才明白這就是蕭逸楓的一劍,而他這一劍彷彿無窮無儘。

劍雨的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多,李立方在疲於奔命後,終於被劍氣戳破他的防護,傾瀉在他身上,將他刺得鮮血淋漓。

好在場邊有長老及時出手,等灰塵落儘,蕭逸楓也將劍氣收起,此時李立方如同死狗一般癱軟在地上,全身鮮血淋淋,隻能勉強看出個人樣。

“李師兄你敗了!”蕭逸楓瀟灑的將劍收到身後,飄然落地,好像什麼事情也冇發生過一般,風姿卓越。與李立方形成鮮明對比,彷彿他纔是築基期一樣。

而後他緊閉雙目彷彿在思考些什麼,他身上的出現了一股氣息玄妙的氣息,彷彿在與天地共鳴一般,而後氣息突然增強,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在場眾人竟然發現他突然從練氣九層突破到了煉氣大圓滿,而且氣息渾然一體,圓潤自然,彷彿突破了無數年一般。毫無強行突破的感覺。

這就是蕭逸楓的計劃,他有一種秘法為破心,類似佛門高僧立下宏願一般,越是難以達成的願望,獲得的天道獎勵就越為豐厚。

而他立下的宏願就是打敗自己的敵人,而且是乾脆利落地打敗比自己強大的李立方,讓自己念頭通達,最終形成突破。

但此秘法也有侷限性,就是每一個階段隻能使用一次。而且你內心當中的執念越深,獲得的獎勵就越為強大。

蕭逸楓對李立方的恨意隻能說一般般,因此隻能借來臨時突破一層。本來他就處於瓶頸,藉此秘法自然是水到渠成。

台下爆發出震天動地的歡呼聲,所有人都被蕭逸楓毫無美感卻暴力至極的劍氣暴雨給征服,又為他戰後突破所讚歎。

特彆是很多女弟子都被他的風采所迷,美目異彩連連,個彆還尖叫了起來,一時之間場麵混亂不堪。

所有人都冇想到蕭逸楓竟然真能夠以下克上,迅速的將李立方乾脆利落的打敗。而且在戰後居然完成了突破,就更匪夷所思。

蕭逸楓目的達成,瀟灑地向台下眾人拱了拱手,正打算飄然飛回場外的時候,高台之上傳來聲音:“蕭逸楓上前講話。”

他不明所以,飛掠上高台,來到寬闊的太極殿門前,掃了一眼後,不卑不亢行禮道:“無涯殿弟子蕭逸楓見過宗主與各位殿主。”

“免禮了,我且問你,我們幾位都很好奇,你這天誅劍氣為何能夠瞬發?而後彷彿無窮無儘般連綿不絕?”廣陵真人略微一沉吟詢問道。

蕭逸楓的突破對他們來說隻是小事,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是蕭逸楓所用的詭異天誅劍氣。

蕭逸楓看了看蘇千易,麵露難色。

蘇千易道:“小楓,你儘管說,在座的都是得道高人,不會白白讓你貢獻你的絕技,你若講得好,宗門不會虧待你的。”

一旁的廣陵真人臉色一僵,然後點頭道:“正是此理!”

蕭逸楓想要的正是這個,天既然敢使用出這種招數,自然就準備好了應付他們的說辭。

“宗主勿怪,弟子並非此意,而是弟子擔心說了也無法複製,耽誤了各位的時間,這一招是我自創的。宗主與各位殿主請看!”

說著便將自己手中的長劍往前一伸,遞了上去幾位殿主和後麵的弟子都好奇地看過去,隻見火紅的劍身上麵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紅色符文。

當看見此時符文上仍不斷流轉的靈力,所有人就瞬間就明白了,蕭逸楓之所以能瞬發的原因。

他竟是將法陣事先刻畫在劍身上,再藉助將劍插入大地的一瞬,將劍身上的法陣給瞬間鋪展開來。

原理與符籙相同,但由於材質的問題。在刻畫完成之後,不能中斷靈力的灌輸。也就需要你無時無刻向這法陣中輸入微弱的靈力維持它的存在。

這需要細緻入微的靈力控製,一旦用力過猛,這脆弱的法陣就冇了。而且在鋪展法陣之時更要小心謹慎,不然就會毀於一旦。

而蕭逸楓他竟然能夠在劍插入的一瞬間將法陣擴展開來,這份控製力簡直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