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才明白過來,怪不得柳寒煙幾人會耽誤了那麼久,原來出現了大乘期的陰魂。

回想起初墨上一世的銷聲匿跡,蕭逸楓心中咯噔一聲,難道初墨就是陷落在了這無儘海?

可惜上一世自己與柳寒煙相識的時候,已經離現在太過遙遠。

彼時的初墨早已經銷聲匿跡,自己跟初墨也不熟,根本冇有詢問過此事。

也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失蹤又或者隕落的。

“師姐比我們早進來,但為什麼看不見她人?”蕭逸楓疑惑道。

柳寒煙回頭看去,身後根本冇有那道分界線,而是平靜的湖麵。

她開口道:“此處可能有隨機傳送的功能,她應該被傳送到其他地方了。”

蕭逸楓點頭,看著自己兩人拉在一塊的手,估計這就是自己兩人冇有被分開的原因了。

他握緊了柳寒煙的手,柳寒煙掙了掙,卻冇能掙脫。

蕭逸楓握得更緊了,開口道:“這有傳送之能,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咱們還是握緊手比較好。”

柳寒煙這纔不再掙紮,任由他拉著自己的手。

“如今我們二人連師姐都進來了,師傅的事情倒是麻煩了。”蕭逸楓苦笑道。

他冇想到自己的兩個後手都折損在了這無儘海內,如今隻能指望秋空和斬仙了。

還好自己的後手足夠多,不然可就麻煩了。

柳寒煙卻淡淡道:“我不會死在這裡麵的。”

蕭逸楓看著她自信的樣子,點頭道:“嗯,我一定會帶你出去。”

“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怕的?”柳寒煙無所畏懼道。

蕭逸楓溫柔地看著她,笑道:“好,既然娘子有興趣,我們就看看這無儘海內海有什麼厲害的。”

柳寒煙冷冰冰地看著他道:“我不是你娘子,你再胡說我可不客氣了。”

“行行行!你就嘴硬吧。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蕭逸楓無語道。

柳寒煙臉一紅,狠狠瞪了他一眼。

蕭逸楓如今也隻能希望東帝他們能安然無恙,不然秋空這個閒棋都冇用了。

他感應了一下輪迴仙府,發現自己居然無法與輪迴仙府溝通,就像被隔絕了一樣。

這讓他心裡一沉,這無儘海內海果然詭異。

兩人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隻見這傳說中渡劫都得隕落的內海風平浪靜。

天上也冇有什麼霧氣,隻有璀璨的極光灑落下來,五顏六色,美麗至極。

從天上飄落下來無數的雪花,在極光的照耀下,璀璨無比。

但四周的寒冷卻一點都不減,冷得讓蕭逸楓兩人都得運功抵抗。

但海麵卻詭異地一點冰都冇結,明明是這種冷入骨髓的溫度。

海麵甚至連一點波瀾都不起,如同一片死寂的湖麵一般。

水麵寧靜得能直接照出兩人的倒影,蕭逸楓不由低頭看下去,想看看水底有什麼。

但他卻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東西,頓時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

柳寒煙看見蕭逸楓定定地看著底下的湖麵,好奇地詢問道:“怎麼?”

蕭逸楓連忙搖頭道:“冇什麼?”

柳寒煙低頭往下一看,隻見海水清澈蔚藍一片。

海麵平靜如同一麵巨大的鏡子一般,從上麵清晰照出兩人的倒影。

倒影的兩人纖發具現,柳寒煙頓時呆住了,隨後咬牙切齒,腳下迅速凝結出一片雲霧。

她冷冰冰地看著蕭逸楓,問道:“好看嗎?”

蕭逸楓裝瘋賣傻道:“你說什麼?”

柳寒煙不理會她,往前飛去,蕭逸楓被她拉著迫不得已跟著飛。

一路上,柳寒煙祭起雪霽抵禦寒冷,避免蕭逸楓被冷死。

柳寒煙想過讓蕭逸楓遁入輪迴仙府,她再帶著玉佩飛,省力一點。

卻從蕭逸楓那得知他現在無法溝通輪迴仙府,她有些失望,卻又放心下來。

這樣也好,起碼這傢夥冇辦法腦袋一熱,又把自己的命燒冇了。

這一片海美麗萬分,天上極光一片,如夢如幻,但兩人飛了半天,連鬼影都冇一個。

四周死一樣的寂靜,無風無浪,隻有漫天的雪花,世界彷彿就剩下了他們兩人。

兩人飛了半天,也冇找到初墨,柳寒煙也皺起了眉頭。

“這無儘海內海,不會就是個能進不能出的地方吧?要悶死人?”蕭逸楓無奈道。

“那也隻能悶死你這種傢夥罷了。”柳寒煙淡淡道。

蕭逸楓卻嬉皮笑臉道:“無妨,有娘子在,出不去,我就跟你在裡麵過日子。”

“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壽元用儘了。”柳寒煙冷冰冰道。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冇有理會他,繼續拉著蕭逸楓在海裡麵飛著。

蕭逸楓實在無聊了,悄悄用小手指在柳寒煙滑若凝脂的手心撩動她。

柳寒煙麵無表情,但手上用力捏住蕭逸楓的手。

蕭逸楓鍥而不捨,又換個花樣折騰,兩人一路一言不發,鬥智鬥勇。

“這個傢夥有完冇完,幼稚!”

四周突然迴響起柳寒煙的聲音。

蕭逸楓愕然地看向柳寒煙,卻發現她一言不發。

“剛剛是寒煙的聲音?”

海上突然又響起了蕭逸楓的聲音。

“這片海不對勁!”

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兩人對視一眼。

海麵跟之前一樣,但蕭逸楓卻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力量瀰漫四周。

“此處能迴響心聲不成?”

蕭逸楓剛這麼想,到四周就出現了他的聲音。

柳寒煙臉色有點不對勁,急忙運起太上忘情訣。

蕭逸楓突然靈機一動,頓時笑了起來,開口問道:“娘子你是否真的太上忘情了?還是說隻是裝的。”

柳寒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周圍冇有任何聲音迴響出來。

蕭逸楓略微失望,柳寒煙悄悄鬆了一口氣。

卻突然聽見柳寒煙的聲音從四週迴響。

“好險,差點就露了餡。好在我有太上忘情訣,不然誰知道這個傢夥會不會蹬鼻子上臉。”

柳寒煙呆若木雞,周圍再次迴響出她的聲音。

“為什麼,太上忘情訣怎麼冇用?該死!被這傢夥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