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煙有些疑惑,但師尊說這是適合她寒冰絕脈的功法,對她百利而無一害,讓她切勿聲張。

柳寒煙不疑有他,冰心訣的確是威力巨大,她修煉起來一日千裡。

青漣真人對她無微不至,嗬護倍加,如慈母一般待她。更是將自己的佩劍冰魄劍賜予了她。

柳寒煙心中感動,覺得自己不能辜負師尊的期望。

於是她收起頑皮的性子,一心修煉,打算給師尊爭光。

她是純正的冰靈根加上傑出天賦,修為一日千裡。

很多人都覺得她肯定是板上釘釘的飛雪殿下一任殿主,連她自己也是如此覺得。

畢竟師姐們雖然年歲比她長,但是在資質上和悟性上的確比不上她。

她也並非貪圖這所謂的飛雪殿殿主之名,而是單純的想為師尊分憂。

隨著年歲漸長,柳寒煙出落得越發美麗動人。

但她性格也因為冰心決的原因,變得冷冰冰的,除了熟悉的人,幾乎不與人交談。

慢慢地,柳寒煙在青漣真人的教導下,開始接觸飛雪殿的事務。

她雖然不喜歡這些瑣事,但處理事物也井井有條,與人打交道也是進退有度。

讓青漣真人感歎,那個因為來初潮哭著找自己,以為自己要死了的小丫頭長大了,能獨當一麵了。

柳寒煙發現師尊老了,開始出現老態了,在揹著自己的時候,更是唉聲歎氣的。

她知道青漣真人因為強行突破大乘期,導致道基和壽元受損,因此終生不得寸進。

師尊有著雄韜偉略,卻苦於冇有實力支撐,如今她的時間不多了。

這讓柳寒煙有種緊迫感,她必須在師尊仙去之前,安穩地接過飛雪殿,讓師尊放心離去。

時間飛快過去,外界風起雲湧。

無涯殿青虛真人失蹤,傳承神器和傳承丟失。

門內眾說紛紜,各真人也鬨得不可開交,滿世界尋找青虛真人的蹤影。

地位和實力都一落千丈的無涯殿爆發了長時間的內鬥。

但這些都與她無關,她隻想儘快到達大乘期。

她開始出門遊曆,尋找各種機緣和從中獲得感悟。

當柳寒煙以一種恐怖的速度達到洞虛境的時候。

她也成為了那個時代絲毫不遜色於洛青衫的天之驕女。

同門的廣陵師兄和廣微師兄論修為的確比她高,但單論天資卻被她遮掩得暗淡無光。

跟著她一起出名的還有她傾城絕色的容顏。

她在整個修仙界變得赫赫有名,被稱為修仙界第一美人,追求者眾。

但柳寒煙並無意男女之事,她隻想一心修行,報答師尊。

哪怕跟她並稱絕代雙驕的洛青衫,又或者是被稱嫡仙人的李道峰,她也隻覺得是不錯的對手。

三人之間並冇有擦出什麼火花,倒讓無數人鬆了一口氣。

但所有人都想知道,到底會是誰摘下這修仙界最美的一朵花。

此時的柳寒煙全副身心都在飛雪殿和師尊身上。

當年溫婉的美婦人如今也已經白髮蒼蒼。

此時青漣真人雖然是鶴髮童顏,但蒼老是肉眼可見。

她的修為進展很快,讓青漣真人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經常鼓勵她。

柳寒煙卻經常在她眼中發現不捨和掙紮的神色。

她以為是師尊捨不得人間,因此更加努力。

但慢慢地柳寒煙發現不對勁起來。

她從門內的典籍中發現了冰心訣似乎不對勁,這冰心訣似乎並不是什麼正統法訣。

她細細地研究冰心訣,從中發現了不少端倪。

這冰心訣竟然隻有處子之身的女子能練,而男子和已為人婦的女子不能練。

對此柳寒煙並不介意,但以她日漸增長的見識推斷,這極有可能是一門爐鼎功法。

隨後的越來越多蛛絲馬跡讓她心直直往下墜。

師尊,似乎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而且自己似乎並不是下一任殿主的人選。

師尊內定的殿主人選是自己的師姐,自己並不在師尊的計劃之內。

柳寒煙茫然了,一種手足無措之感湧上心頭。

時間悠悠,問天宗內開始了權力更迭。

廣陵廣微等新晉的大乘期開始接替殿主之位。

老一輩或坐化,或退居幕後,不再管世事。

原來的乾坤殿的青鬆真人渡劫成功,接替渡劫失敗的宗主青靈真人成為門內太上長老。

而無涯殿多年的權力爭奪也終於落幕。

據說是道號廣普,那叫蘇千易的師弟憑藉洛書府的外援,坐穩了殿主之位。

他倒是目前所有殿主中唯一的洞虛中期的修士,此時的無涯殿地位一落千丈,不複當年的輝煌。

柳寒煙此時的修為也達到洞虛巔峰。

不知道是不是心結的原因,她遲遲無法步入大乘期。

正在此時,青漣真人說要帶她出去遊曆一番,開解她心結。

柳寒煙依言跟著垂垂老矣的青漣真人外出,進行這所謂的最後一次試煉。

兩人一路往問天宗外飛去。

柳寒煙小心翼翼侍奉青漣真人左右,老少和諧,倒也其樂融融。

青漣真人帶她來到了一個遠離問天宗的山穀之內,說要在這助她突破大乘期。

等兩人佈置好遮蔽氣息的大陣,青漣真人遞來一顆丹藥,讓她服下,準備突破。

柳寒煙握住丹藥,目帶哀傷地看了師尊一眼,終究還是將其捏碎。

“這根本不是突破的丹藥,師尊,你究竟想乾什麼?”

青漣真人歎息一聲道:“冇想到被你發現了。”

柳寒煙黯然地問道:“師尊,你要將我送給誰?”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煙兒,我也捨不得你,才猶豫到今天。”青漣真人複雜道。

柳寒煙問道:“我會怎麼樣?”

“一身修為儘失,十年內老死去。”青漣真人也不隱瞞。

“你養我這麼多年,就為了今日是嗎?”柳寒煙淒然問道。

青漣真人認真點頭道:“冇錯!煙兒,所以,你願意為師尊作出犧牲嗎?”

柳寒煙果斷搖頭道:“師尊,請恕徒兒難以從命。”

青漣真人詭異一笑道:“哦?可惜,已經晚了。讓為師看看你這麼多年,有多少長進吧?”

她毫不猶豫地抽劍斬向柳寒煙,柳寒煙倉促迎戰。

兩人的前世內容我不知道你們想不想看,今天四更,明天五更。

我儘快結束前世內容,避免你們說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