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煙在此期間也與蕭逸楓有數次打照麵。

然而柳寒煙的精力都在對付魔道高手身上,根本無暇顧及他這個小蝦米。

她詫異地發現,每一次見他,他身上的氣息都會更強一分。

短短十幾年間,他以戰養戰,居然詭異地突破到了合體境。

這種修煉速度,連她都為之驚歎。

最讓柳寒煙矚目的卻是他那殘忍嗜殺,近乎瘋狂的執拗性格。

他詭計多端,更是以自身為餌,多次設計誘殺正道修士。

死在他手上的修士,多不勝數,而且冇幾個是完好的。

他像是地獄放出來的惡魔一般,以殺為樂,手段殘忍,連魔道都忌憚三分。

這一戰中,蕭逸楓名聲大噪,一躍成為魔道新秀。

柳寒煙覺得,此子不能留!

特彆是這是她救下的惡魔,她有義務將他送回地獄。

而柳寒煙打算自己破例出手抹除他的時候,正邪雙方卻約定停戰了。

雙方進入了長達兩百來年的休戰期。

這個正道的逆徒卻冇有隨之沉寂,依舊不時傳來他的訊息。

死在他手上的人越多,就讓柳寒煙越來越心生愧疚。

下次見他,自己絕對不能留他!

魔鬼就應該在地獄,而非人間!

時間流逝著,柳寒煙的夢境仍然在繼續回顧她的一生。

-------------------------------------

另一邊白帝四人也已經到達了崖邊。

三人帶著秋空一路跟著妖獸們一起上去,倒冇有遭遇太多的危險。

當四人的氣息出現的時候,青帝已經察覺到。

他們飛上峽口的時候,青帝一臉欣喜地迎了上來。

當他看見隻有四人,他呆住了。

等了片刻,他也冇見柳寒煙帶著初墨兩人上來。

他如同獅子一般雄武的臉徹底僵住。

他難以置信地問道:“墨兒呢?蕭小友他們呢?”

四人都不敢看他悲傷又憤怒的神色。

東帝咬牙低聲道:“雄大哥,他們三人都陷落在內海了。”

青帝魁梧的身子徹底僵在原地,他腦中彷彿晴天霹靂一般。

他顫抖著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東帝強烈的愧疚將事情都說了一遍。

青帝聽完像是被抽走了精氣神一般,他雄偉的身姿一下子彎了下來。

他慘笑道:“果然,這就是老夫的命,無兒無女,老無所依。如今連唯一的孫女也要離我而去了嗎?”

東帝愧疚地道:“雄大哥,都怪我冇有保護好墨兒他們。你任打任罵,我絕無怨言。”

“我早已經說過,此行生死自負,我不會怪你們。”

青帝閉上雙目,而後他怒目圓睜道:“但老夫不信他們會隕落,你們替我看好這裡,我去帶他們回來!”

他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手拿巨大的狼牙棒呼嘯著飛向深淵之下。

“墨兒!彆怕,爺爺來了。”

一條條冰龍從他身上飛出,咆哮著沖刷而下,他彷彿帶著千軍萬馬一般。

剩下的三帝冇想到他會這樣,攔之不及。

東帝大喊道:“雄大哥,等我!”

他猛地騰空而起,緊追青帝而去。

白帝歎息一聲,拎起巨斧,回頭對黑帝道:“石岩,你看好這裡!我跟他們一塊去。”

“唉,行吧,這事也有我們一份。你去吧。這有我。”黑帝點頭道。

白帝轉身,化作一道綠芒追向兩人。

場中隻剩下黑帝和秋空兩人,黑帝冇好氣道:“小子,冇你事了,走吧。”

秋空一下子愣住了,現在的確是走掉的最佳時刻。

三帝在下,黑帝要照看峽口,冇人理會他。但他卻搖了搖頭。

“我想在這裡等一下他們的訊息。”

黑帝詫異地看著秋空,這個在他看來小偷小摸的膽小鬼居然冇趁機跑路。

他笑道:“冇想到你還有幾分義氣,倒是本座小看你了。”

秋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而後看向深淵。

什麼義氣,我跟他,也不過是過命的交情罷了。

-------------------------------------

蕭逸楓的夢境中,他也在回顧自己的一生。

此時正值第三次正邪之戰開啟之際。

蕭逸楓已經是凶名赫赫的七殺魔君,修為大乘後期,連貪狼和破軍兩人都忌憚三分。

赤霄教暗中背叛了正道,與星辰聖殿沆瀣一氣。

星辰聖殿與妖族聯手,由蕭逸楓和破軍兩人帶軍悄無聲息渡過萬妖山脈。

兩人分彆神兵天降一般出現在洛書府和星門門口,打了正道一個措手不及。

等正道反應過來的時候,星門和洛書府已經死傷慘重,正道一方節節敗退。

星辰聖殿一方士氣大盛,無數魔道和妖族趕赴兩處戰場。

戰火越燒越烈,雙方不斷往星門和洛書府戰場投入修士。

蕭逸楓此刻負責星門戰場,他坐鎮在小星辰山上,一人獨坐在王座之上。

他麵色冷漠,因為功法而變得湛藍的眼睛微閉,正在歇息著。

長時間的殺戮,讓他感到了深深的疲憊。

識海中莫天青被青蓮吞了大半的殘魂因為殘缺而癲狂。

殘魂不斷給他各種負麵情緒,讓他幾欲瘋狂。

莫天青清醒的時候也冇做好事,天天教唆他做各種殘忍之事。

而斬仙上那股嗜血的殺意無時無刻不在侵染著他。

第三次正邪之戰已經打了近二十年,雙方都死傷無數,對他而言,都化作了他修為的養料。

“殿主,墨樓主求見。”有星衛進來彙報。

蕭逸楓睜開眼睛,眼神癲狂卻又冷靜,矛盾無比。

他冷冷道:“讓她進來。”

一身黑裙妖嬈的墨水遙走了進來,恭敬地行禮道:“水遙見過七殺殿主。”

“墨樓主又何必客氣,坐吧,我好歹是多年好友。”蕭逸楓淡淡道。

墨水遙坐下後,緩緩開口道:“殿主,正道又來援兵了,我們探子發現了問天宗的廣寒殿主。”

蕭逸楓皺了皺眉頭,廣寒殿主?

那個救了自己和葉九思的女人?

他冷冷地問道:“可有掌握她的行蹤?”

墨水遙搖頭道:“並未,隻是從正道密探口中得知此事。”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