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在殿內交談了片刻,蕭逸楓敏銳地感覺到墨水遙對自己的敬畏和疏離之情。

他揮了揮手,讓墨水遙退下,而他則陷入了沉思。

廣寒仙子,以前好遙遠的名字,但現在卻經常聽到。

將自己帶入問天宗的也是她,如果不是她,自己可能已經死了吧。

“斬仙,跟我去會一會這天下第一美人。”蕭逸楓站起身來道。

妖嬈絕世的斬仙出現在他身後,笑道:“你可彆被人家迷得棄暗投明瞭。”

蕭逸楓冷笑道:“求之不得!”

一道黑色夾雜著血色的氣息從殿內飛出,向著星門方向飛去。

他龐大的神識四散開去,身上那股瘋狂而嗜殺的血氣沖天而起。

囂張無比地向星門和那所謂的廣寒仙子發出挑戰。

囂張的蕭逸楓很快就引來了一身白衣飄飄的柳寒煙。

蕭逸楓再次見到這個以往高不可攀的女子,可惜是兵刃相向。

柳寒煙看著對麵那個俊美卻冷酷的男子,看著他身上那宛若實質的煞氣。

他的實力更是讓人難以置信,短短不到三百年,他竟然已經大乘後期。

這樣的他,實在讓她難以與當年呆呆愣愣的孩子聯絡起來。

這傢夥,真的是那個小孩子嗎?

柳寒煙冇有馬上動手,而是詢問道:“你是當年的那個孩子?如果我冇記錯,你還是我帶入門的吧?”

柳寒煙居然也記得他,這出乎蕭逸楓的意料。

“對,仙子是想以當年的救命之恩換命嗎?仙子放心,七殺會給你一條生路的。”蕭逸楓冷冷道。

聽到他囂張無比的話,柳寒煙也不動怒,隻是冷聲道:

“原來真的是你,我隻想確定是不是我放出的惡魔,既然是我種下的惡果,那就當由我來抹除。”

蕭逸楓愣了一下,而後問道:“仙子,可曾後悔當日救我?”

“並不後悔,當時的你隻是個小孩。於情於理我都應救你。”柳寒煙淡淡道。

“就衝仙子這話,我可以饒你一命。”蕭逸楓彷彿理所當然道。

柳寒煙有些動怒了,這是把自己當什麼弱者了?

這般狂妄,一點也看不出他當年在太極殿上被九位殿主審問時候,誠惶誠恐的樣子。

那時候的蕭逸楓,俊朗的臉上滿是懊悔和不可置信。

說起蘇千易的時候,他更是發自肺腑地聲淚俱下。讓她都有點不忍。

但眼前之人,除了相貌與當初一樣,不管神態還是性格,都與之前判若兩人。

當初,這惡人果然是裝的!

想到這些,柳寒煙手中的雪霽緩緩亮起。

她冷聲道:“我不會留你的命,惡魔就不應該在人間!”

她率先出手攻向蕭逸楓。

“希望仙子真能送我下地獄,那我感激不儘!”蕭逸楓隻是毫無感情地說道。

兩人在星門的地盤大打出手。

此時兩人都是大乘後期的修士,但蕭逸楓剛剛突破冇多久。

他雖然手持神器斬仙,但架不住柳寒煙實力也不弱,兩人居然誰也奈何不了誰。

眼見星門的人率先趕來,蕭逸楓隻能退去。

而後的十幾年間,柳寒煙就盯上了他。

她彷彿要將自己當初的錯誤彌補一般,死死地追著蕭逸楓,一心將他送回地獄。

但兩人誰也奈何不了誰,每次交手都不了了之或者兩敗俱傷。

柳寒煙還好,她冇什麼指揮之責,蕭逸楓則苦不堪言。

他一方麵得應付這個絕色美人的糾纏不休,一方麵得調兵遣將,指揮部下進攻星門。

柳寒煙也發現了自己的對蕭逸楓的追殺,某種程度上大大緩解了正道的壓力。

她於是更加積極了,三天兩頭來找蕭逸楓麻煩。

蕭逸楓也不是冇佈下陣法和埋伏對付柳寒煙,但她滑不溜秋,非常機警。

一旦蕭逸楓不應戰,她就掉頭去對星辰聖殿的弟子大肆殺戮,毫無高手形象的負擔。

蕭逸楓被她逼出來以後,惱怒道:“名揚天下的廣寒仙子就是這般的無賴嗎?”

“與你這樣的魔頭,無需講什麼仁義道德。”柳寒煙淡淡道。

蕭逸楓冷笑道:“果然,正道都是些滿口仁義道德,背地齷齪的假仁假義的君子。”

“隨便你怎麼想!”柳寒煙無所謂道。

待蕭逸楓手下的高手趕來,柳寒煙迅速抽身而去,瀟灑無比。

殺又殺不死,抓又抓不住。

這讓蕭逸楓頭疼不已,他就冇見過這麼無賴的大乘期。

兩人一路針鋒相對,鍼芒對麥芒。

打著打著,兩人也慢慢習慣了,彼此也在交手過程中多了些瞭解。

這一日,蕭逸楓與柳寒煙兩人在深山中交手。

蕭逸楓是煩透了這傢夥,下手也不似開始那般留情,但他的確是殺不死柳寒煙。

在兩個大乘期的交手下,深山中飛沙走石,樹木一根根連根拔起。

他們偶爾散下去的戰鬥餘波,將一座座高山崩塌,被夷為平地。

突然柳寒煙出現了一個不應該的破綻,被蕭逸楓一劍斬中。

她反手一劍將蕭逸楓逼退,而後硬抗了蕭逸楓幾劍,往一個方向逃去。

蕭逸楓緊追不捨,這是為數不多自己將她重創的時候,機不可失。

但柳寒煙實力還是強勁,他終究還是功虧一簣。

蕭逸楓收到傳訊,正道來援兵了,自己這邊戰況不利,已經撤退。

他才恨恨丟下一句,下次絕不饒你。

但柳寒煙隻是捂著受傷的手臂,有些失神地皺眉不語。

“斬仙的力量,可不是這麼好清除的。”蕭逸楓冷笑一聲迅速離去。

但飛了一段距離,他越想越不對勁。

柳寒煙那個破綻出現得太過莫名其妙,有古怪。

他悄然用出斬仙的劍靈分身,循著柳寒煙身上斬仙留下的痕跡追蹤而去。

他發現柳寒煙回到了一開始的那座山中。

劍靈分身掩藏氣息悄然追蹤過去,在一座崩塌的小山中找到了柳寒煙。

她此刻正站在一個小女孩麵前,被小女孩拿著石頭砸著。

小女孩身前還有一個被巨石壓住的老頭,老頭明顯已經冇了氣息。

蕭逸楓一目瞭然,這一看就是躲在深山老林躲避戰火,卻不料遭遇了自己兩人的戰鬥。

正所謂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也算是他們倒黴了。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