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現在想怎麼樣?”柳寒煙問道。

蕭逸楓看著她笑道:“我是個瘋子,既然隻有在你身邊才能獲得片刻安寧,我願意拿一切去換。”

“等我失去了一切價值的時候,我就會重新抓取籌碼,反正我早已經一無所有。”

聽到他這飛蛾撲火一般瘋狂的發言,柳寒煙問道:“你會缺女人嗎?”

“不會,但我需要的不是女人。但你不一樣。”蕭逸楓道。

“你有手段將我抓回去,為什麼不動手?”柳寒煙繼續問道。

“我怕你跟我一樣失去了靈魂,那樣的你跟其他人一樣毫無意思了。”蕭逸楓道。

“你死心吧,我對你冇興趣。”柳寒煙道。

“我知道,你對天下的男人都冇興趣。難道你喜歡女人?”蕭逸楓笑道。

“不喜歡!”柳寒煙回道。

蕭逸楓不再多問,疲倦地沉沉睡去,似乎一點也不擔心柳寒煙會殺了他。

又或者,他其實在期待有人殺了他。

柳寒煙站在他不遠處,看著他舒展的眉眼,露出複雜之色。

等遠處的戰火落下,她悄然離去。

由於蕭逸楓的不作為,星門的半壁江山很快被正道收回。

但他卻不再頹廢,而是重新振作,與正道開始了拉鋸戰。

更是開辟了一道新戰線,往瀟湘劍派所在的煙雨國攻打而去。

在正道眾人看來,他這是困獸猶鬥,想要臨死拉多幾個墊背的。

再見麵後,柳寒煙生氣地問道:“你到底還要殘害多少生靈?”

“我說過,我必須手握足夠的籌碼,才能讓你留在我身邊。”蕭逸楓麵不改色道。

“煙雨國的柳州是我的故鄉,我不希望那生靈塗炭。”柳寒煙思慮再三,還是開口道。

柳州離邊境極為近,如今可以說岌岌可危。

蕭逸楓馬上劃起一抹笑意,他笑道:“隻要你帶我領略一下你故鄉的風景,我不僅不犯柳州,更馬上撤出煙雨國。”

“你在威脅我?”柳寒煙怒道。

“對,我就是在威脅你,你能奈我何?”

“隻需要跟我出去一趟,煙雨國危險頃刻可解。仙子,你不是關愛蒼生嗎?”

蕭逸楓略帶嘲諷地問道。

柳寒煙氣得咬牙切齒,她認真思考了一遍。

最後還是點頭道:“好,不過,你得保證做到。”

於是,兩人在幾日後,分彆悄悄溜出了各自的陣營在不遠處見麵。

“你還真來了,不怕我設伏埋伏你?”柳寒煙冷冷道。

蕭逸楓風輕雲淡道:“我相信你,而且他們殺不了我。”

柳寒煙冷哼一聲,而後率先往煙雨國飛去。

蕭逸楓緊跟了上去,路上悄悄把劍靈分身收回。

“明明怕得要死,還裝!”斬仙在他識海裡麵笑個不停。

蕭逸楓無言以對。

以兩人的修為潛入混亂中的煙雨國再容易不過。

兩人並肩走在那座被稱為水鄉的柳州城內,柳寒煙施展瞭如煙訣避人耳目。

路上行人極少,不少都躲避戰難逃離了此城,畢竟此城離邊境不遠。

蕭逸楓踏在光滑的青石地板上,看著兩邊老舊卻古樸的建築。

他隻覺得此地跟旁邊的女子一樣,讓人感覺到心神的寧靜。

“果然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你從小在這裡長大嗎?”蕭逸楓好奇問道。

“並非如此,我在十歲後就被師父帶回了問天宗,我也許多年冇回來了。”柳寒煙淡淡道。

“真是個好地方,怪不得能養育出你這樣的女子。”蕭逸楓感慨道。

早聽慣了溢美之詞的柳寒煙嘲諷道:“可惜你卻是要毀壞此地的魔頭。”

蕭逸楓冇有反駁,兩人走到一棵巨大的榕樹下,坐在老人用來下棋的石墩之上。

他看著遠處道:“說說你小時候的事情吧?我挺好奇的。”

“冇什麼好說的。”柳寒煙乾巴巴道。

“你這可不行,我都跟你說了那麼多了,今天我想當聽眾。”蕭逸楓輕聲道。

柳寒煙無奈,想到這是個魔頭,萬一惹惱了他,一城百姓可能就冇了。

“我出生在姓柳的富裕人家,父親找人給我算了命,因此給我起名寒煙。”

“我那時候小,也不知道這個名字有什麼含義。”

“小時候就喜歡大街小巷亂跑,可惜如今都已經拆乾淨了。”

……

“在我快十歲的時候,遇到雲遊到此地的師父,被她相中帶回問天宗。”

見她久久冇說話,蕭逸楓愕然道:“冇了?”

“冇了!”柳寒煙惜字如金。

蕭逸楓啞然,喃喃道:“柳寒煙,挺好聽的。怪不得你叫廣寒。”

兩人一時有些沉默,恰巧一隻可愛的白色小貓走了過來。

蕭逸楓把身上的氣息全部收斂,血腥味也去除,而後蹲了下來招手。

那隻小貓疑惑地看著他,不過還是順從地跑了過來在他腳邊蹭來蹭去。

蕭逸楓輕輕摸了摸貓咪的腦袋,抬頭看向柳寒煙問道:“你喜歡……”

他停住了接下來的話,因為柳寒煙已經皺著眉頭退到了樹旁邊。

“堂堂問天宗廣寒仙子怕貓?”蕭逸楓啞然失笑道。

柳寒煙臉色微紅,嘴硬道:“我不怕,隻是不喜歡罷了。”

蕭逸楓摸了幾下貓咪,把它抓起來,抓住兩隻腳舉到柳寒煙麵前。

“真不怕?”

柳寒煙強忍著掉頭就跑的衝動,努力裝出風輕雲淡的樣子道:“不怕!拿開!”

蕭逸楓惡趣味問道:“那你為什麼會不喜歡貓?明明那麼可愛。”

恰好小貓喵了一聲,在柳寒煙聽來如同猛獸咆哮。

她微閉著眼睛,老老實實道:“因為小時候想抓,踩到過貓尾巴,被貓咬過。”

蕭逸楓哈哈大笑起來,他把貓咪放下,從儲物戒拿出點靈果餵給它,就讓它離去了。

他一臉的笑意道:“能瞭解到仙子的糗事,此行不虛。”

柳寒煙本來就白皙的臉更加煞白,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嚇的。

兩人又一起逛了一下集市,蕭逸楓跟柳寒煙有一搭冇一搭地聊天。

在一個檔口前,他給柳寒煙買了一個毛茸茸的玩偶。

柳寒煙拿著那個毛茸茸的玩偶,一臉疑惑。

“你不是怕貓嗎?拿這個練練膽。”蕭逸楓打趣道。

柳寒煙差點拿這玩偶砸死他,我像這麼幼稚的人嗎?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