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就這樣不冷不淡地走了一下午。

蕭逸楓跟柳寒煙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天,柳寒煙則是不冷不淡的。

蕭逸楓倒冇有太過介意,畢竟自己這相當於綁架她過來,冇翻臉已經算不錯了。

夜幕很快降臨,天黑了下來。

由於戰火來臨,晚上的柳州早早關門閉戶。

兩人隻能坐在河邊,看著波光粼粼的河麵和一條條岸邊的小船。

可以想象,如果冇有戰火,一條條小船泛舟河上,周圍想必會熱鬨非凡 。

蕭逸楓毫不客氣飛到了一艘小船上,小船繩索自動斷開,往河上開去。

柳寒煙見他招手,冇辦法也隻能飛到船上。

小船在空空蕩蕩的河上隨風而動,蕭逸楓愜意地躺下去。

“你這樣私自開走彆人的小船,不會愧疚嗎?”柳寒煙無語道。

蕭逸楓躺在小船上看著天上的點點繁星,淡淡道:“能用一艘船換我撤兵,他知道得給我燒香。”

“你如果死了,我也給你燒香。”柳寒煙冷笑道。

蕭逸楓也不生氣,笑道:“好,你記得了。初一十五都要一柱高香。”

“哼!”柳寒煙冷哼一聲。

她想到自己供奉這個魔頭,還不得被飛雪殿的祖宗掃地出門?

蕭逸楓自言自語道:“小時候覺得自己如果能跟九思他爹一樣,蓋個青石大房子,娶上個好看的娘子,多好。”

“哪裡能想到,自己能跟天下第一美人泛舟湖上。被我娘知道,得開心死。”

柳寒煙纔想起他跟門內的天之驕子葉九思是同村的,他們那小村也算人傑地靈了。

“如果讓你父母知道你為禍人間,恐怕他們會打死你。”柳寒煙開口道。

蕭逸楓搖頭道:“他們冇那麼偉大,我能活著,他們就很高興了。”

“你殺了那麼多人,不會愧疚嗎?”柳寒煙問道。

“愧疚?何止是愧疚,簡直做夢都夢見他們向我索命。我都不敢睡過去。”蕭逸楓麵無表情道。

柳寒煙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痛苦。

“收手吧,不要再執迷不悟了。”柳寒煙勸說道。

“然後呢?死在你們手中?”蕭逸楓冷笑道。

柳寒煙想了想,認真道:“我會幫你求情,爭取讓你關在鎮妖塔度過餘生。”

蕭逸楓卻彷彿突然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眼中閃爍著瘋狂的凶光。

他冷冷地看了柳寒煙一眼,柳寒煙微微皺眉,自己踩雷點了?

蕭逸楓站了起來,腳下的小船頃刻之間化作齏粉。

兩人落在河麵上,晚風吹來,飄然若仙。

“我答應你的事情會做到,謝仙子相陪。”蕭逸楓淡淡道。

他身形沖天而起,很快就消失在天際。

柳寒煙皺著眉頭,不知道他突然之間發什麼瘋。

過了一會,才突然感到數股氣息直奔自己而來。

她冷冷地看著追來的白雲等人,冷漠道:“你們跟蹤我?”

她拿出正道給的所謂通訊符,丟進河內。

“這個,廣寒師姐,我們隻是擔憂你安危。你怎麼會突然離開基地?”白雲真人一臉尷尬。

柳寒煙知道他們的確不知道自己過來的目的,但那傢夥估計是誤會了。

她淡淡道:“我是煙雨國柳州人,你們不知道嗎?”

白雲真人幾人一臉尷尬,白雲尷尬道:“此事我們還真不知道,我們還以為……”

“以為什麼?這種事情,我不希望發生第二次!”柳寒煙冷漠道。

她騰空而起,如嫦娥奔月一般,踏月而去,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白雲惱怒道:“我就說師姐不會背叛正道,你們這些傢夥!師姐這下恨死我們了。”

“我們這不是小心為上嗎?”天刀門的蓋老鬼苦笑道。

無相寺的慧能默唸佛號道:“老衲就說廣寒道友是不會有問題的。”

一行人敗興而歸,而在他們走了以後,水底的一道影子迅速離去。

蕭逸楓回去後,冇多久就如約撤兵,這讓柳寒煙有些愧疚。

再次見麵的時候,柳寒煙想解釋,但又覺得自己冇必要解釋。

瞭解了前因後果的蕭逸楓自然冇有記在心上,也樂於讓她心有愧疚。

自這次以後,兩人在後麵的日子裡麵,關係不再這麼僵硬。

蕭逸楓心情好的時候,還會給柳寒煙帶些小禮物。

柳寒煙不要,他就正兒八經地跟正道打上幾場,讓雙方都死上不少人。

柳寒煙也不敢再惹這個瘋子。

但有些事情是不能有讓步的,有了一次讓步,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變成常態。

對於蕭逸楓這樣一個魔頭來說,柳寒煙的讓步純粹是把自己葬送了。

他開始得寸進尺起來,以退兵或者割地為代價,讓柳寒煙陪他到處逛或者聊天。

柳寒煙也隻能順從地跟著他閒逛,一邊安慰自己這是為了大局為重。

不過有時候,她也不禁會疑惑。

這個人人畏懼萬分的七殺魔君為什麼會偶爾露出溫暖卻寂寞的笑容?

難道真的如他所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活下去嗎?

柳寒煙調查了一下當年的事情,果然發現了疑點重重,他似乎真的是被冤枉的。

但這一切已經毫無意義,他如今的確是滿手鮮血的七殺魔君。

碰上蕭逸楓這麼個敗家魔君,他辛苦打下的星門幾乎是被他一點點送了出去。

如今他孤軍深入,身處星門的舊址腹地,慢慢被包圍起來,卻始終不肯退去。

底下的人不是冇有意見,但蕭逸楓稍稍殺了幾個,也就安分下來了。

雖然他一直將星門領地送回去,但七煞殿他卻仍舊牢牢握在自己手中。

他派出去送死的大部分都是些不服從管教的人,至於一起送死的親信,他不在乎。

也因為如此,他的七煞殿保留的實力還是出乎外人想象的強。

蕭逸楓坐在殿內,看著投影地圖上,自己漸漸被包圍起來的局勢。

隻要姚若嫣故意把後麵的退路讓出去,他就身陷重圍了。

蕭逸楓嘴角微揚,眼中閃爍著瘋狂而期待的目光。

也不知清妍的情分,在幾百年間,還能剩下多少?

姚若嫣,你可彆讓我失望啊。

今天四更,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