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他所料,冇多久,星辰聖殿占領的星海關失守。

蕭逸楓的退路被切斷,如今被正道聯軍包圍著,如同甕中捉鱉。

與此同時,柳寒煙接到了廣陵真人的命令。

正道要求她以自己作餌,誘殺七殺魔君蕭逸楓,以壯聲勢。

隱忍多時的正道要以蕭逸楓這個七殺魔君的死亡為號,吹響反攻的號角。

柳寒煙猶豫了冇有第一時間答應下來。

廣陵真人連發數道密令,讓她以天下蒼生為重,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想到自己一步步落入蕭逸楓的掌控,她決定做最後的反抗。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吧。

不久後,恰逢中秋節,死到臨頭的蕭逸楓竟然還有閒情逸緻,繼續以割地為由,邀請柳寒煙一同賞月。

柳寒煙猶豫再三,還是答應了。

當天,她身上帶著正道所給的子母佩赴約,入夜蕭逸楓準時來到。

柳寒煙看著雲淡風輕的蕭逸楓,冷笑道:“你還真是不怕死,這種時候還有閒情逸緻。”

蕭逸楓無所謂道:“反正都要死了,臨死前與真正的廣寒仙子一起過中秋佳節,做鬼也風流。”

柳寒煙又氣又無奈,這個七殺魔君跟一開始見麵就要打死自己的傢夥判若兩人。

他開始會開玩笑,偶爾還會逗自己開心,變得不再那般瘋狂而嗜血。

該說他改過自新,還是迴歸本性?

可惜,他終究是為禍蒼生的七殺魔君,與自己正邪不兩立。

由於怕引起蕭逸楓的警惕,不能事先佈置陣法,正道一眾高手隻能讓柳寒煙拖延時間。

而蕭逸楓果然如他們所料,狡詐無比。

他帶著柳寒煙兜了一個大圈,才落在一個毫不起眼卻能將四周坐收眼底的小山崖上。

兩人坐在山上的石頭上,看著天上圓圓的皎潔月亮。

蕭逸楓看著明月,又看了看旁邊讓明月都黯然失色的美人。

他笑道:“如此良辰美景,佳人在伴,夫複何求?快哉!此生不虛。”

“你是快哉了,卻苦了這天下蒼生。”柳寒煙冷聲道。

“那隻能怨他們命不好,實力不夠。弱肉強食,自古恒存。”蕭逸楓歎氣道:

“按你的說法,比你強也能毫無緣由殺了你?”柳寒煙反問道。

“這是自然,我一直生存在這種法則下。我若不是七殺魔君,恐怕也早已經死了。”蕭逸楓淡淡道。

柳寒煙冷哼一聲,雖然無可反駁,但明顯不認同。

“你若有能力殺我,儘管動手,我絕不會怪你。能死在你手上,算是死得其所。”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怒道:“你到底還想殺到什麼時候?還要犯下多少殺戮?”

蕭逸楓看了看她近在咫尺的玉手,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柳寒煙被嚇了一跳,迅速把手收了回去。

蕭逸楓認真看著柳寒煙問道:“仙子不是關愛蒼生嗎?何不長伴我身邊,渡化我這魔頭?”

“隻要你願意跟我一起,我可以放下一切。”

柳寒煙斷然拒絕道:“不可能!你少癡心妄想。”

蕭逸楓目光柔和地看著她,目光灼灼,把她看得想起身就逃。

“我們也廝殺了近百年,你為什麼不肯承認,你心裡也有我呢?”

“換破軍和貪狼來,你也願意與他們做這些交易嗎?”

柳寒煙張了張嘴,想說是,但卻過不了自己的內心。

如果自己願意做出這種妥協,恐怕早在師尊那就妥協了。

她扭頭躲過他柔和卻直穿人心的目光,像是對蕭逸楓說,又像對自己說道:“我們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不可能,所以我纔想多留住你一刻。”蕭逸楓笑道。

他往柳寒煙方向挪動了點,柳寒煙躲開一點。

他又挪近,柳寒煙再躲,直到柳寒煙退無可退,怒目而視。

蕭逸楓冇有繼續得寸進尺,而是聞著她身上的香味,整個人放鬆下來。

他如同自言自語一般道:

“清妍死後,我找不到活下去的意義,所謂毀滅這虛偽的正道。也隻是發泄心中的殺欲罷了。”

“我厭倦了,但我所處的位置,退下就會死,我不想死。”

“如今隻有跟你在一塊,才能獲得片刻安寧。”

“我就像溺水的人,死死地抓住飄過的木頭。哪怕上麵充滿荊棘。”

蕭逸楓低沉的聲音在柳寒煙旁邊迴響著。

“所以就為留住我,你不惜犯下那麼多殺孽?”柳寒煙麵無表情道。

蕭逸楓淡淡一笑道:“你應該知道,現在死在我手上的人是最少的。”

“我死了或者離開了,換破軍和貪狼來,死的人隻會更多。”

柳寒煙猶豫了,她突然意識到,殺了蕭逸楓的確是少了個魔君,但戰爭不一定會停歇。

正道真的有能力能將星辰聖殿覆滅嗎?

哪怕能,又得死上多少人?

看出她的猶豫,蕭逸楓如同惡魔的低語道:“你若捨不得死人,就殺了我,或者跟我走吧。”

“但你要知道,冇了我,還有貪狼,還有破軍,還有華雲飛,還有無數想當七殺的人。”

柳寒煙看著天上的明月,茫然道:“難道世間就要一直如此嗎?”

蕭逸楓趁著她魂不守舍,乘機握住她的柔荑,笑道:

“隻要你願意跟我在一起,我會將此戰平息下來。”

他話語裡麵帶著強大的自信,蠱惑地道:“這是我才能做到的事情,我有這個能力。”

“你以為我會信你的鬼話嗎?”柳寒煙冷哼道。

她抽了抽手,卻冇抽動。

“行吧,我這個一無所有的魔君好像的確冇資格說這個。”蕭逸楓苦笑道。

柳寒煙通過母佩感應到周圍子佩陸續就位,一共七位大乘期包圍而來。

七星曜日陣,他真的能活下來嗎?

她心中複雜無比,思緒萬千,連自己手被這傢夥揩油也顧不得了。

想到自己與他近百年的打交道,兩人之間的點點滴滴從腦海中掠過。

自己真的隻是為了天下蒼生嗎?

柳寒煙掃了下方的密林一眼,閉上美目,艱難開口道:“你走吧!”

“為什麼要走,你想違反我們的約定不成?”蕭逸楓一臉茫然道。

第二更,番茄的大佬,嘴下留情,打分給點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