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中蕭逸楓狂笑道:“諸位,攻守互換了。下輩子見到本魔君,記得退避三舍!”

他把手中斬仙高舉,大笑道:“萬鬼噬魂陣!滅世星辰槍!”

眾人才發現不知道何時,他居然在戰鬥中,以自身的血液悄然撒遍陣法之內,另外佈下了一個陣法。

血色的屏障瞬間將幾人困住,他們已經感覺到從天而降的恐怖氣息。

“這個瘋子!快破陣!”蓋老鬼大喊一聲。

這瘋子分明是想帶他們一起下地獄。

但幾人纔剛剛破去萬鬼噬魂陣,外麵的七星耀日陣也被滅世星辰槍撞毀。

那恐怖的星辰槍砸落,幾人隻來得及彼此倉促結陣,全力護住自己周身,就感覺到一股天地威力席捲而來。

方圓百裡毀於一旦,劇烈的爆炸席捲四麵八方,連遠處的柳寒煙都被波及倒飛開去。

等一切塵埃散去,她呆呆地看著眼前巨大的深坑,以及體無完膚的七位高手。

七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重創,氣若遊絲,差點當場去世,再無一戰之力。

對麵搖搖晃晃站起了一個衣不蔽體的人,正是焦黑一片,隻剩下半條命的蕭逸楓。

“哈哈哈……,你們,都得死!”蕭逸楓嘶啞著道。

他臉上血肉模糊,焦黑一片,露出森森白骨的手握著斬仙走向動彈不得的幾人,宛若惡鬼。

他的**比起幾人強悍太多了,七人中隻有慧能聖僧搖搖晃晃站起,但恐怕也無一戰之力了。

“住手!”柳寒煙從遠處飛來。

蕭逸楓看了她一眼,遺憾地飛起一劍,將慧能聖僧劈飛。

而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去,一把抓住星門的衛文和天刀門的蓋老鬼,飛速逃離。

柳寒煙冇有追上去,而是給他們療傷。

她有些迷茫,怎麼頃刻間大優勢的正道就倒了。

自己本來是來救他的,變成了阻止他。

等幾人稍微恢複點力氣,不敢久留,迅速離去。

他們一個個都納悶至極,這個瘋子隨時把小星辰山懸在頭頂的嗎?

如今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兩位高手都被抓走,要不是柳寒煙來得及時,恐怕他們都得死在蕭逸楓手上。

等他們回到營地,才發現營地已經被破,到處都是倉皇而逃到弟子。

三座巨大的小星辰山正高懸天空中,其中一座就是蕭逸楓的那座。

一道道星辰極光炮不計代價地轟出,將正道炸得潰不成軍。

而正道留著看守陣地的兩位大乘期早已經被俘虜,被釘在小星辰山上。

主持此戰的正是貪狼和東皇、南離、西玄、北風四位聖使。

他們竟然不知道何時駕馭兩座小星辰山重新攻入星門戰場,與蕭逸楓的七煞殿彙合。

原來不止他們在算計蕭逸楓,蕭逸楓更是與聖後姚若嫣演了一齣戲給他們看。

他以一己之力,徹底打垮了前來殺他的七位高手,還俘虜了兩個。

眼下除了柳寒煙,其他人都冇什麼戰力。

大勢已去,幾人也隻能倉皇帶弟子逃離,但星辰聖殿一路銜尾追殺。

這一戰,正道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星門再次落入星辰聖殿之手。

星辰聖殿直接正麵攻破煙雨國防線,卻止步於此。

正道試圖跟前一次一樣,再次奪回陣地。

但柳寒煙再次與蕭逸楓交手以後,要不是他們救援及時,柳寒煙差點被蕭逸楓擊殺在戰場上。

經過之前的埋伏,這個七殺魔君似乎對柳寒煙失望透頂了,不再留情。

蕭逸楓出手的確毫不留情,柳寒煙被傷到了本源,休養了一段時日。

柳寒煙捂著傷口微微皺眉,要不是蕭逸楓悄悄給她傳音,她都以為這傢夥真想殺了自己。

他這是想與自己撇清關係,避免自己被他所牽連?

因為那晚出手的七位高手裡麵,肯定有他的人,不然訊息不可能走漏。

柳寒煙想不通到底是誰,但自己在其他人眼裡絕對有嫌疑。

她無奈搖了搖頭,這些就讓正道其他人想去吧,就這一個動作就讓她牽扯到了傷口。

她咬緊紅唇,目光中帶著怨氣。

混蛋,苦肉計就苦肉計,有必要下手那麼重嗎?

不對,自己這想法是怎麼回事?

正道明顯冇有徹底相信她,還是讓她出手對付了幾次蕭逸楓。

但蕭逸楓跟瘋了一樣,見她就不顧一切殺去,大有愛而不得,想同歸於儘的瘋狂感。

柳寒煙一次比一次傷得重,廣陵真人臉都黑了。

正道其他幾位掌門也就不敢再試了。

星辰聖殿大軍壓境,將正道壓得喘不過氣來。

正當正道一個個憂心忡忡的時候,一個訊息傳來。

星辰聖殿提出休戰了!

雙方其實早已經疲憊不堪,早想停戰,但架不住戰況激烈,群情洶湧。

如今星辰聖殿處於優勢,卻主動提出休戰,正道想不答應也不能。

如今隻看他們會多獅子開大口了。

雙方展開曠日持久的談判,但天下大規模戰爭開始休止,隻剩下地盤劃分罷了。

而負責此次談判的就是此戰的三位副殿主,破軍、貪狼、七殺。

星辰聖殿攜帶壓倒一切的氣勢,蕭逸楓卻給出了優渥的條件。

蕭逸楓答應星辰聖殿全麵退出洛書府,全麵停止戰爭。

並且將俘虜的大乘期高手都送回,隻要保留星門一處戰果即可。

這種喪權辱國的事情,自然由蕭逸楓背鍋。

很快在星辰聖殿,他名聲臭了起來。

這也是他與姚若嫣做的交易,自己放權辱名,換取結束此戰。

但正道哪怕蕭逸楓給出如此條件,也還想再爭取一些利益,於是雙方開始扯皮。

談判並不比大戰輕鬆,兩方冇少拍桌子,掀桌子。

又或者一言不合下去打上兩場,決定利益分配。

柳寒煙參與了兩三次以後,就再也不想參與了。

但等她回到房中,房中多了一個不速之客,蕭逸楓。

她目瞪口呆,這傢夥不是在談判桌掀桌子嗎?怎麼會出現在自己房中。

“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做到了。”蕭逸楓的劍靈分身笑道。

柳寒煙也想明白,這是他的分身。

她臉色微紅道:“你想乾什麼?”

蕭逸楓意味深長地看著她:“你說呢?仙子莫不是忘了和我這邪魔的長伴之約?”

“如果這樣,本魔頭不介意世間再起戰火,生靈塗炭。”

今天的第四更,明天繼續四更。

大佬們打分手下留情,評論嘴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