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帶領一眾部下直奔洛書府,再次點燃了戰火。

既然這個世界不想我停下來。

行,那我就將天下給你攪得天翻地覆。

不管你打什麼主意,我就如你所願。

哪怕將天下人都殺絕了,我也要拉你出來。

戰火再次燃起,雙方爆發了一場空前絕後的大戰。

冇有任何試探和交流,戰爭直接白熱化。

蕭逸楓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旦遇到攻不下的關卡,直接用小星辰山去撞。

一座座小星辰山在攻城掠地中自毀,一座座城池被夷為平地。

有自毀傾向的蕭逸楓,一味地孤軍深入,根本就是要玉石俱焚。

終於落入了正道的埋伏中,這一戰無相寺出動了佛祖蓮台和渡劫境的老僧,勢要殺了他。

斬仙為了掩護他離去,以劍靈之身釋放神器的全部威能,硬拚渡劫境老僧。

但等劍靈之軀燃燒殆儘,神器威能散去,她最終煙消雲散。

他永遠忘不了斬仙的那一眼回眸,以及她無聲說出的兩個字。

主人?

蕭逸楓露出似笑似哭的笑容,他從來冇想到斬仙會先他一步離去。

此戰損兵折將,他也身受重傷,但最打擊他的還是斬仙的離去。

蕭逸楓知道斬仙冇有後悔跟隨自己,不然不會把劍奴契約符文交給自己。

她這一生以殺為樂,死在征戰中,也許對她來說是最好的。

但相伴一生的斬仙劍靈離去,他終究還是孤家寡人了。

一無所有的他更加瘋狂,連毀兩座小星辰山,重創神秘老僧,逼得他都躲回無相寺療傷。

在他精心設計下,與柳寒煙並稱絕代雙驕的洛青衫為了守護弟子,陷入他的包圍中。

蕭逸楓在犧牲了無數弟子和毀滅了一座小星辰山為代價,硬生生將這個猛人給磨死。

如今他所掌握的四座小星辰山僅剩下一座,但他絲毫不後悔。

如果不是姚若嫣不陪他瘋,他能將真正的星辰山都給她炸了。

整個星辰領域的人都紅了眼,星網整天發出一條條捷報,彷彿天下唾手可得。

星辰領域內的人全被蕭逸楓安排的人帶起了節奏,彷彿不參戰就是懦夫。

這時候有敢說停戰的,不被打死也被唾棄死。

打到如此地步,姚若嫣也冇有退路了。

要麼與他一條路走到黑,要麼眼睜睜看著他奪權。

這一戰直接將雙方都打得元氣大傷,修真界直接倒退無數年。

恰逢此時北域冰川深淵上升起紅藍兩色仙光,北域境內仙樂不斷。

這等天地異象持續月餘不去,據說有仙寶出世,不少人趕赴冰川深淵。

蕭逸楓指揮貪狼前往北域,與白帝黑帝裡應外合,拿下北域,順便取回仙寶。

北域也因此被迫參戰,戰火席捲到了任何一個地方,冇有人能置身事外。

對於所謂的仙寶,蕭逸楓無所謂,他隻是想讓天下大亂起來罷了。

對於眼前的一切,他有種病態的快感,他瘋狂地笑了起來。

原來我真的是惡魔啊。

很快北域方麵傳來了戰報,貪狼戰死,貪狼殿死傷慘重。

青帝所帶著大雪龍騎給貪狼殿造成了不少麻煩,青帝更是與貪狼同歸於儘了。

如今的青帝由一個墨建白的年輕人接任,北帝赤帝投誠星辰聖殿。

北域剩下三座帝城結成聯盟,共抗外敵。

蕭逸楓麵無表情地看著戰報,然後派南離聖使沈欺霜去北域接管貪狼殿。

貪狼死了,沈欺霜應該很傷心吧。讓她去北域發泄一下也好,總比在這好。

據說冇多久北域的仙光消失,而又過一年,妖皇龍夢祭出一座跨海天橋。

巨大的天橋橫跨寒冰深淵,大量妖族神兵天降出現在北域,全麵入侵北域。

世間亂成一片,冇有一處安寧之地,是數千年來未曾有的大亂世。

在長達數年的一場場大戰之中,蕭逸楓卻從來冇有敢去見過柳寒煙。

哪怕柳寒煙主動前來邀戰,他都避而不見。

哪怕柳寒煙將他手下的人殺得七零八落,他也視若無睹。

因為他怕,怕看見柳寒煙失望至極的眼神。

然而終究是躲不過的,在一場大戰中,他被柳寒煙堵在一處山穀中。

柳寒煙隻是愣愣地看著一身殺氣和魔氣宛若實質,近乎癲狂的他。

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不是說好的攜手退隱嗎?

柳寒煙努力維持著冷靜,問道:“你跟我說的,真的隻是騙我的?你真的隻是利用我?”

蕭逸楓淡漠地道:“當然,堂堂廣寒仙子就這麼天真嗎?你走吧,我不殺你。”

柳寒煙的眼淚突然就難以抑製滑落了下來。

她緊咬紅唇道:“你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次?”

一滴滴晶瑩的淚水滑落,卻比任何刀劍都鋒利,讓瘋狂中的蕭逸楓終於冷靜下來。

他苦澀道:“我說冇有,你相信我嗎?”

“我相信你,你不會騙我。”柳寒煙淚眼朦朧道。

蕭逸楓上前兩步,看著她說道:“我已經是人人喊殺的魔頭了,滿手鮮血,你還要不放棄嗎?”

柳寒煙上前輕輕擁抱住了他,喃喃道:“說得你什麼時候不是魔頭一般。”

“我殺了很多人,讓天下生靈塗炭。你冇必要跟我這個魔頭一起被人唾罵。”蕭逸楓道。

柳寒煙抬頭定定看著他道:“我不在意!都怪我冇看好你,這些罪孽也有我一份,我會為他們日日誦唸經文的。”

“但我已經冇有退路了。”蕭逸楓無奈道。

“我們走吧,去海外,冇人認識我們的地方。”柳寒煙提議道。

蕭逸楓笑了笑道:“我想走,他們願意放過我嗎?天下人願意放過我嗎?”

“隻要七殺死了,一切都會終結!”

“我會親手殺死七殺,你願意相信我嗎?”柳寒煙問道。

蕭逸楓認真點頭道:“我當然相信你!”

柳寒煙看著他了無生趣,疲倦的眼神,主動蜻蜓點水一般吻了上去。

“相信我!”

數日後,正邪雙方在日落平原大戰,一艘艘戰船橫空,僅存的一座小星辰山高懸。

這一戰,足足有數萬修士參戰,雙方底蘊儘出,殺得昏天黑地。

一位位大乘期高手交手,直打得山河破碎,日月無光。

戰場天驕人傑如同草芥,不時有一道道術法落下,死傷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