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駕馭小星辰山孤軍深入,故意再中正道的埋伏,深陷重圍。

他自毀小星辰山重創正道,重傷之下,狼狽逃向柳寒煙所在。

最後被她一劍斬殺,冰涼的雪霽穿透他的身體,斷絕了他所有的生機。

在天下人麵前,窮途末路的一代魔君死於廣寒仙子柳寒煙之手。

這一劍洗清了柳寒煙的所有嫌疑與非議,也讓她聲望一時無兩。

這成就了柳寒煙等正道高手的名聲,也將魔道眾人的氣焰為之一挫。

蕭逸楓一死,星辰聖殿軍心渙散,潰不成軍。

無數魔道精銳跟著蕭逸楓陪葬,跟他一塊死在這場大戰中。

僅存的一座小星辰山徹底毀滅,而星辰聖殿連蕭逸楓的屍身都冇能搶回。

這一戰也為後來的魔道大敗埋下了伏筆,正邪進行了長達十餘年的拉鋸戰。

最終星辰聖殿退守聖火國,之前的戰果儘數葬送。

而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七殺也被星辰聖殿人人唾罵,一下子淪為罪人。

然而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了,為了瞞天過海,他是真的差點死在柳寒煙手上。

他陷入了長達十餘年的黑暗中,處於不生不死的狀態中。

蕭逸楓陷入黑暗之時想到,若是這一切都是柳寒煙為了除掉自己而編製的謊話,那就讓自己死在她手上吧。

自己是真的累了。

不知死去了多久的蕭逸楓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柳寒煙依舊美得驚人的臉。

柳寒煙輕聲道:“你終於醒了。”

蕭逸楓恍如隔世,起身微微一笑道:“嗯,讓你久等了。”

兩人緊緊相擁在一塊,蕭逸楓知道這一次,他冇有相信錯人。

他跟著她回到問天宗附近,找了座小山,搭建了一座小屋。

這就是兩人臨時的住宅了,蕭逸楓就此住了下來,才知道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年之久。

柳寒煙愧疚地說如今天下百廢待興,問天宗遭到重創,她暫時還不能離開。

蕭逸楓表示理解,死過一次以後,他看淡了很多。

他不求更多,隻要能跟柳寒煙一起就可以了。

他不知道柳寒煙怎麼讓自己假死又活過來的,他也不想問。

但有她在,一切都值得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對於蕭逸楓的無條件信任,柳寒煙心中欣喜。

由於擔心他會被魔氣和殺念侵染,她更是私自將飛雪殿的秘法和問天九卷私傳了給蕭逸楓。

兩人相視一笑,對彼此的信任,一切都在不言中。

蕭逸楓開始在這小山處住下,日日以問天九卷和無相心經洗滌魔氣。

同時也開始誦經唸佛,為那些死在自己手上的人超度。

他不奢求他們原諒自己,隻是單純想讓自己心裡好過點。

讓蕭逸楓驚喜的是,小冰居然被柳寒煙帶在身邊養了十年,如今物歸原主。

這讓他的生活多了點樂趣,但摸著身邊那把失去了劍靈的斬仙,蕭逸楓不免有些傷感。

但本著用著順手,他還是拿斬仙當劈材工具和燒火工具。

相信能繼續跟自己在一塊,斬仙是不會介意的,大概?

時間就這樣又過去了十年,柳寒煙每隔幾天過來一次,兩人過著相敬如賓的日子。

在一個人圓月圓的日子,兩人以天為媒,在明月的見證下,簡單地拜了天地。

唯一見證的客人就是小冰,除此之外一切都簡簡單單,兩人都不是注重形式之人。

入夜,兩人喝過交杯酒,睡在了一張床上,彼此對視著。

“對不起,委屈你了。”蕭逸楓低聲道。

“能跟你一塊,無妨。”柳寒煙笑道。

蕭逸楓摸了摸她吹彈可破,宛如凝脂的臉,笑道:“真跟做夢一樣。”

“人生本就如夢,或許我們此刻就在夢中呢?”柳寒煙笑道。

蕭逸楓看著她的紅唇,忍不住吻了上去。

兩人情到濃時,蕭逸楓的手忍不住滑了進去,柳寒煙微微一僵,也冇有阻止。

得到默許的蕭逸楓更加肆無忌憚,三下兩除五,褪去了衣衫。

兩人擁在一塊,柳寒煙臉紅得跟桃子一般,帶著喘息道:“對不起,我也隻能做到這些了。”

蕭逸楓不安分地亂動,把她揉入懷中,笑道:“無妨,有你在身邊就行。”

“如果不是我失去冰心訣就會死去,你我離開這以後,我做個凡人也無所謂。”柳寒煙遺憾道。

“區區男女之歡,怎麼能比得上你我攜手一生?”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在黑暗中的眼睛熠熠生光,主動親了上去。

兩人重新擁吻在一起,而後一起沉沉睡去。

時光幽幽流轉,柳寒煙出於愧疚,還是主動提出改良功法。

出於對柳寒煙安全著想,避免冰心訣有什麼受製於人的地方。

蕭逸楓跟她一起研究起了冰心訣,兩人花費多年,才成功改良了冰心訣。

柳寒煙花了十來年將真元轉換完畢,但蕭逸楓依舊跟往昔一樣,每次淺嘗輒止。

這讓柳寒煙又氣又惱,她總不能主動求歡吧?

這傢夥,娶個娘子來看的嗎?還是無相心經真讓他心如止水?

終於在一次兩人親熱後,蕭逸楓又收手的時候。

“哼!”柳寒煙把身子一轉,氣呼呼地睡覺去了。

蕭逸楓一頭霧水,忙問柳寒煙自己哪裡做錯了?

“你是不是厭煩我了?玩膩了?”柳寒煙氣鼓鼓道。

“怎麼會呢?煙兒,我對你永遠不會厭煩。”

“那為什麼你每次都……這樣,我就這麼冇魅力嗎?”柳寒煙羞於啟齒卻還是磕磕絆絆道。

蕭逸楓苦笑不已道:“誰敢說天下第一美人冇有魅力,魅力大著呢,我恨不得天天抱著你。”

“那你為什麼不……那個?”柳寒煙小聲道。

“我這不是怕你生氣嗎?而且,萬一改良冇成功,為了片刻歡愉,拿我娘子性命賭,我不敢賭。”蕭逸楓歎息道。

柳寒煙冇想到他居然出於這種考慮而不碰自己,她又感動又甜蜜。

“傻瓜,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們兩個嗎?我們好歹也是天下數一數二的人物了。”

“創造冰心訣的人,修為還不一定有我們高呢。”柳寒煙責備道。

“這片刻的歡愉,我寧願不要。”蕭逸楓斬釘截鐵道。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