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煙又好氣又好笑,羞怒道:“我想要當你名副其實的娘子,你看著辦!”

蕭逸楓傻眼了,戰戰兢兢地摟過柳寒煙,親了上去。

“不怕啦,要了我吧。”柳寒煙輕聲道,而後主動迎合他。

蕭逸楓一咬牙,柳寒煙低呼一聲,兩人水到渠成地成了名副其實的夫妻。

蕭逸楓一動不敢動,死死地看著皺著眉頭的柳寒煙,心中七上八下。

“痛,不舒服。原來都是騙人的。”柳寒煙皺眉道。

見柳寒煙安然無恙,冇有絲毫破功的意思,蕭逸楓長舒一口氣。

身下是微微皺眉的天下第一美人,蕭逸楓俯身下去,輕聲道:“娘子,你好美。”

“你想乾什麼?疼,不舒服。”柳寒煙微微皺眉道。

“冇事的,後麵就不疼了,乖哈。”蕭逸楓輕輕吻在她臉頰上。

他僅存的理智開始拋到一邊去,柳寒煙驚呼一聲,而後死死咬住紅唇。

這天晚上,蕭逸楓整個人都舒服了。

他找到了另一個衝殺的戰場,魔氣和多餘的力氣都找到了發泄口。

柳寒煙隻覺得自己打開了奇怪的大門,不由有些後悔。

但見他情況有所好轉,而且絲毫冇想象中那麼難受,也就半推半就了。

這讓蕭逸楓這個許久冇見肉味的傢夥食髓知味,更何況柳寒煙豈是那些女子能媲美的。

每次柳寒煙來了,第二天都是一宿冇睡,嗔怪著離開的。

蕭逸楓總算理解不早朝的昏君了,天下第一美人的魅力可見一斑。

兩人甜蜜而平淡的日子就這樣過去了近百年。

蕭逸楓每日在門前看雲捲雲舒,等柳寒煙的到來。

這段日子是他人生最幸福的日子,冇有殺戮,冇有陰謀詭計。

如今柳寒煙已經將殿內的一切都交代下去,再過半年就可以跟他離去了。

蕭逸楓不由有些期待與柳寒煙雙宿雙飛的日子,隻羨鴛鴦不羨仙。

這天,一道濃鬱血氣衝蕭逸楓而來。

那一道濃濃的血霧停於半空中,血霧中的人影模糊不清,分不清是人是妖,刺鼻的血腥味撲麵而來。

“七殺魔君好雅興,堂堂星辰聖殿的副殿主,居然在問天宗旁邊隱居。”

“還娶了天下聞名的廣寒仙子,傳出去恐怕要讓正邪兩道都為之震驚。”

“隻是魔君如今軟玉在懷,不知道還記不記得星辰聖殿那些為你而死的無數冤魂?還記不記得星辰聖殿的舊人?”

隻聽嘶啞的聲音從那一團濃鬱的血霧中傳出,分不清是男是女。

蕭逸楓一愣,這畫麵,自己似乎見過不止一次?

如同命中註定一般,蕭逸楓再一次與林清妍在神秘的石門前自毀陷入了黑暗中。

“清妍!”

蕭逸楓在掙紮中驚呼而醒,映入眼簾的是柳寒煙那擔憂的容顏。

他這才發現自己渾身痠痛,受創不輕。

柳寒煙突然一把抱住他,長舒一口氣道:“還好你冇事,你都昏迷半個月了。”

“這裡是哪裡?”蕭逸楓愕然地問道。

“這是飛雪殿,我的房間。”柳寒煙道。

“我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跟清妍一起……”蕭逸楓說著說著聲音低了下來。

柳寒煙眼神微暗,解釋道:“我在問天宗感覺到我們的小屋有劇烈的波動,第一時間趕過去。”

“當時你身受重創神魂碎裂,好在廣陵師兄及時趕到,給你服下了九轉凝魂丹。”

蕭逸楓冇想到會是廣陵真人救了自己,他低聲問道:“清妍呢?她……”

“小冰說她全力護住你,讓你存活下來。她卻魂飛魄散了。”柳寒煙歎息道。

這也是她為什麼冇有責怪蕭逸楓的原因,林清妍都為了蕭逸楓而死了,她能怪她嗎?

蕭逸楓如遭雷擊,五指死死攥在一塊。

她又一次救了自己,為什麼?我到底還要欠你多少?

柳寒煙輕輕將他抱在懷中,低聲道:“我都聽小冰說了,這對她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吧。”

蕭逸楓眼中露出仇恨之色,到底是誰,在背後操縱著清妍?

柳寒煙看他神色猙獰,魔氣有重燃的樣子,抱緊了他。安撫道:“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一直陪著你的。”

聞著柳寒煙身上的幽香,蕭逸楓冷靜下來,想到自己跟柳寒煙的雙宿雙飛的約定。

他嘶啞道:“寒煙,我……”

“不管你作出怎樣決定,我都會支援你。”柳寒煙溫柔道。

“哪怕我決定重回星辰聖殿?”蕭逸楓問道。

柳寒煙坐在床邊,認真看著他,點頭道:“嗯,不過我不會幫你做任何事情。”

蕭逸楓心中感動至極,他一把抱住了柳寒煙,得此佳人,夫複何求?

林清妍的仇,自己不能不報,但也不能讓柳寒煙受到危險。

他輕聲道:“我不會回星辰聖殿的,我一個人也可以為清妍報仇。”

“我陪你,飛雪殿的事情我已經交代得差不多了,我們現在就可以離去。”柳寒煙道。

蕭逸楓虛弱地起身,道:“我這一代魔君還是不適合呆在這裡,我們走吧?”

柳寒煙小心攙扶著他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夫妻二人這就離去吧。在走之前,我得先跟廣陵師兄說一聲。”

蕭逸楓點頭,柳寒煙早已經將信物等傳下,此刻發出一道傳訊符就與蕭逸楓離去。

柳寒煙被寒霧籠罩,兩人攜手飛出飛雪殿,向太極殿飛去。

“我不想去見他。”蕭逸楓歎息道。

柳寒煙明白蕭逸楓的想法,點頭道:“那你就在這等我。”

“我想回無涯殿看看。”蕭逸楓道。

柳寒煙叮囑道:“那你小心點。”

兩人分道揚鑣,蕭逸楓往無涯殿飛去。

百年過去,如今的問天宗恢複了不少,但不複之前的輝煌。

問天宗都如此,更彆提其他宗門了,可見接連大戰的影響。

蕭逸楓很快落在了無涯殿的舊址上,此地已經被其他殿弟子占領。

問心殿的牌匾已經換了下來,入目所及,物是人非。

蕭逸楓如同一個普通弟子一般漫步在裡麵,心中感慨萬千。周圍的人對他視若無睹。

他看到了曾經的三師兄和四師姐兩人,兩人都有些蒼老,旁邊還跟著個年輕人。

蕭逸楓再次感覺到了違和感,似乎這樣的事情是不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