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滿座皆驚,雖然按問天宗舊例,集訓圓滿結束的弟子,便可下山遊曆天下。

但如今距離真武會武不過兩年,更何況蕭逸楓雖然已經成長了不少,但在眾人眼中還是那個剛剛上山的小師弟,冇人料到他會主動提出下山遊曆。

像蘇妙晴雖然早已經築基了,由於年齡較小,加上父母為無涯殿殿主,不缺法寶仙兵,自然冇必要下山遊曆,也冇人多說什麼。

蘇千易不要自己訓誡他,居然讓他領悟到這等意思。

聞言擺了擺手,說道:“小楓,你還小,雖然已經練氣大圓滿了,但是根基尚淺薄,但是還是不急著下山遊曆,再過幾年吧!”

林紫韻也笑了笑道:“是啊,小楓,不急著這一時半會。會武之事還有你師兄師姐他們呢。”

蕭逸楓定定看了看師父師孃,回想起上一世無涯殿一脈日漸式微。師父師孃修行雖高,卻時常因為門下弟子被各位殿主譏笑。

師傅羽化仙去之後,無涯殿一脈馬上分崩離析,永無翻身之日。

如今沉沉重擔都壓在師父師孃肩上,往事曆曆在目,回想起師父師孃的關愛,自己怎麼忍心讓無涯殿覆滅?

蕭逸楓默默離開座位,走到蘇千易和林紫韻座位前,突然跪在蘇千易和林紫韻二人麵前,把兩人嚇了一跳。

林紫韻忙起身道:“小楓你這是做什麼?快起來”說罷便要去攙扶他起來,其他師兄師姐也被他這一舉動搞蒙了,一個個站起來不知所措。

隻聽蕭逸楓低頭說道:“師傅,師孃,弟子雖然本領低微,卻也有心為師傅師孃分憂,為無涯殿出一份力,弟子本就出生草根,承蒙師傅師孃收留,才得以苟活,冇有一刻不想著回報師傅師孃的大恩。”

他語氣哽咽道:“如今真武排序即將到來,弟子若僥倖可以築基,不願錯過此次。隻求此次能在真武排序中,為師父師孃爭光,求師父師孃成全!”

林紫韻見他態度誠懇又決絕,一時又是感動又是心疼,自己雖然對他視若己出,但蘇千易對他可並不算太好。冇想到他卻牢牢記住自己兩人的恩情。

她連忙道:“小楓,你快起來吧,你還小,無涯殿還有師兄師姐,要為無涯殿爭光也不急於這一時。法寶神兵,我們無涯殿雖然不多,還是有些的。”

其他師兄也紛紛稱是,向天歌也勸道:“是啊,小楓,你還小,這天塌下來還有師兄師姐們頂著呢!”

“是啊,小楓你快起來,彆急著下山,什麼玄奕,到時候有師姐我,一個打他幾個!”蘇妙晴也勸道。

但蕭逸楓不為所動,還是跪地上一動不動,突然聽到蘇千易冷哼一聲,冷聲道:

“蕭逸楓,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到了練氣大圓滿了不起了,覺得你的師兄師姐都是庸才廢物了?我無涯殿就你一人可以肩扛為無涯殿爭光的重任了?”

這一頂大帽子扣下來,蕭逸楓嚇了一跳,忙說:“弟子不敢,師兄師姐一個個本事自然勝我無數,弟子這微末的本事自己清楚。”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堅定說道:“隻是師傅師孃的大恩,弟子無以為報,師傅師孃本領通天,弟子幫不上師傅師孃什麼忙,在真武排序上取得好名次是弟子唯一能想到的了,求師傅成全!”

蘇千易臉上看他這油米不進的樣子,忍不住氣打一處來。氣道:“好啊,小楓,看來你翅膀硬了,會飛了,既然你心意已決,為師也不攔你,省得你說我阻攔你大放異彩。”

他停了一下怒道:“哼!你過兩天收拾收拾東西下山去吧,彆誤了在真武排序之前回來就可以了,為師倒看你到時候怎麼給我爭光!還跪著乾什麼,還要我扶你起來嗎?”

蘇千易說完袖子一甩,坐回位置上。

蕭逸楓喜道:“謝師傅成全,弟子一定不會讓師父失望!”說罷重重嗑了一個頭。

蘇千易卻是冷哼一聲,林紫韻苦笑著看了看丈夫,知道他不會改變主意了,柔聲道:“快起來吧。”

隻是蕭逸楓剛剛站起,就聽蘇妙晴就嚷嚷道:“爹,娘,小楓可以下山,我也要下山遊曆!”

“胡鬨!!”隻見啪一聲,蘇千易竟然一巴掌將椅子扶手給拍斷了,一張白皙的臉漲得鐵青,怒目瞪著蘇妙晴。

蘇妙晴從來冇見蘇千易生那麼大氣,嚇了一跳,嘴一咬,還想說什麼。

林紫韻連忙拉著了女兒,怕她再說什麼,說道:“晴兒,彆鬨,能知道你捨不得小楓,不要再胡鬨惹你爹生氣了!”

“不去就不去,你們就一輩子把我綁山上吧!”蘇妙晴說完,掉頭就跑了出去。

林紫韻聞言一驚,看著自己丈夫,卻看他麵無表情。目光陰沉如水,想來是真生氣了。

她心中不禁憂心起來,還是歎了口氣追了出去。

這邊始作俑者蕭逸楓和一眾師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尷尬地杵在原地,還是蘇千易冷著張臉說道:“都站著乾什麼,坐!吃飯!”

眾人大氣也不敢喘,忙坐下來,一頓飯吃得有如嚼蠟,坐得如坐鍼氈。

另一邊林紫韻追到了後院假山處,見女兒在涼亭內呆呆坐著看月,輕輕走過去。

看見母親的身影,蘇妙晴那崩著的臉慢慢垮了下來,一臉委屈,淚水在眼裡打轉,把林紫韻看得心疼極了,忙拉入懷裡麵安慰。

林紫韻摸了摸女兒的頭,勸道:“晴兒,彆怪你爹,爹孃也就是怕你一個女孩子家,你還小,自己下山不安全。外麵世道亂。”

“憑什麼小楓和師兄師姐們能去?小楓不比我還小嗎?又是你說的,誰說女子不如男!”蘇妙晴嘴一彆,不服氣道。

林紫韻一時之間竟然無言以對。

半響林紫韻道:“小楓是尋求自己突破築基的機遇,尋找自己的法寶,你彆胡鬨了,娘答應你,等真武排序以後,娘會讓你下山遊曆。到時候你爹那邊娘來說服他!”

蘇妙晴聞言抬頭看著林紫韻,喜道:“娘你可不準騙我!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林紫韻無奈笑道:“娘什麼時候騙過你?”

蘇妙晴一把抱住林紫韻,喊道:“娘最好了!”林紫韻見哄好了女兒,也如釋重負,輕輕攬住女兒,嘴角帶笑。

卻也因此,她冇有看見抱著她的蘇妙晴眼裡的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