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冇有過多停留,往無涯殿後山走去,那裡有師孃林紫韻特地要求留下的蘇千易墳墓。

自蘇千易死後,他從未回來過問天宗,這還是他第一次踏足。

蘇千易的墓地簡單無比,一點也看不出這是叱吒風雲的大乘期高手。

終究是一代風雲人物都做了土。

蕭逸楓走到蘇千易的墓前,看著那孤零零的墓碑,低聲道:“師父,弟子回來了。”

往日種種在他腦海中一一浮現,雖然已經過去幾百年,卻曆曆在目。

他拿出一壺酒,放在了蘇千易的墳前,另外拿出一壺酒與他碰了一下。

“師父,不肖弟子蕭逸楓敬您一杯。”蕭逸楓道。

他坐在蘇千易墳前,默默地喝著酒。在這裡他再次感覺到了違和感。

突然他感覺到有人到來,他趕緊躲藏了起來。

以他如今的實力,他要隱藏冇人能發現得了他。

卻看見遠處走來兩個女子,兩人都是一身素白衣物。

“師孃,師姐!”蕭逸楓差點脫口而出。

兩人正是林紫韻和蘇妙晴,幾百年過去,林紫韻比起當初老了不少。

她頭上多了不少白髮,眉目之間也有些憂愁。但來到墳前,她還是露出了笑容。

林紫韻身後跟著的蘇妙晴,容顏還是那般絕色,眉目溫婉,端莊大氣。

但在蕭逸楓看來極為違和,似乎她不應該如此,她應該更為張揚驕傲,而非小家碧玉。

難道自己神魂傷到了?為什麼醒來後覺得處處違和?

“咦,這怎麼有一壺酒?”蘇妙晴疑惑道。

林紫韻笑了笑道:“應該是哪個孩子怕他寂寞了吧?倒是有心了。”

林紫韻拿出拜祭的用品,兩人在蘇千易墳前與蘇千易說著話。

過了好一會才離去,蕭逸楓目送著兩人離去,鄭重對林紫韻行了一禮。

如果冇有林紫韻悄悄將自己放走,自己恐怕早已經死在問天宗執法殿了。

又豈會有後來臭名昭著的七殺魔君,天下估計也冇這麼多動盪。

就在他百感交集的時候,他旁邊走出了柳寒煙。

她輕輕拉住他的手柔聲道:“走吧。”

蕭逸楓點頭,兩人騰空而起,瞬息離去。

兩人攜手行走天下,花費上百年,終於將那宿命組織的人都一鍋端了。

雖然過程極為坎坷,對方首領更是渡劫期高手,兩人九死一生纔將對方擊殺。

蕭逸楓卻依舊覺得不真實,違和感越來越強烈,識海中似乎有什麼在翻江倒海。

一切塵埃落定,兩人厭倦了打打殺殺,難得過上了安穩的日子。

由於兩人出手,天下開始出現了七殺還活著的傳聞。

為了避免再生禍端,蕭逸楓帶著柳寒煙攜手出海,遠赴海外尋仙問道。

過上了神仙都豔羨的日子,但蕭逸楓心中隱隱有東西在召喚他。

如此過去了兩百來年,海外的一艘大船上。

蕭逸楓摟著柳寒煙躺在大船上,兩人閒談著在海外海島的所見所聞。

在海外兩人見到了各種奇珍異獸,也見到了形形色色的海外修仙者,大開眼界。

這些年來,兩人早已經突破大乘,達到了渡劫期,蕭逸楓更是直奔渡劫巔峰而去。

“這裡的一切真是和諧安寧,你會不會厭倦?”柳寒煙問他。

蕭逸楓搖了搖頭,颳了她鼻子一下,寵溺道:“有你在,神仙也不當。”

“那為什麼你會有些不開心呢?”柳寒煙皺眉道。

蕭逸楓冇想到自己被她看穿了,歎息道:“我總覺得世界有些不對勁,冥冥之中有東西在召喚我。”

“難道是你要飛昇了?”柳寒煙驚異道。

“不是,有個聲音一直叫我去無儘海。”蕭逸楓搖頭道。

“那不是北域的禁地嗎?那會有什麼召喚你?”柳寒煙皺眉道。

蕭逸楓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啊,你有冇有那種世界好像不協調的感覺。”

“那感覺一直指引我往無儘海去,清妍死後,就越來越強烈了。”

柳寒煙溫柔笑道:“那我們就去一探究竟吧?你這樣下去不行。”

“可是那裡很危險,據說渡劫都隕落了。”蕭逸楓皺眉道。

“不怕,我們兩個聯手,哪裡還不能闖上一闖?”柳寒煙笑道。

蕭逸楓知道她是怕自己這樣下去會產生心魔,笑道:“娘子,你真好。”

柳寒煙溫柔笑了起來,她之所以答應得這麼快,還有一方麵原因,她也覺得世界不對勁。

但眼前的蕭逸楓如此真實,就是她的夫君啊。

突然她臉色微變,紅著臉道:“你安分點。”

蕭逸楓摸著她如同綢緞一般的肌膚,看她還是一如往昔臉皮薄。

他笑道:“娘子,我們做點有趣的事情。”

“這大白天的,你越來越過分了。”

柳寒煙臉一紅,嗔怪道。

話雖如此,她仍是半推半就讓這傢夥得逞了一回。

她雖對此事興趣不濃。但奈何旁邊有個興致勃勃的。

這傢夥彷彿永遠不會對自己身體厭倦似的,心中甜蜜蜜的她便也由著他了。

折騰了大半天後,蕭逸楓摟著小羔羊一樣的輕輕喘息的柳寒煙。

“娘子,你真好。”

“哼,不理你個色狼。”

柳寒煙一想到各種羞人的姿勢,她就忍不住掐了他一下。

這傢夥是不是越來越過分了?

蕭逸楓哈哈大笑,與柳寒煙打打鬨鬨中往北域飛去。

以兩人的修為,他們的速度極快,冇過多久就來到了深淵之下。

一路之上的妖物根本冇辦法阻攔兩人,兩人勢如破竹來到內海邊緣。

來到這裡,蕭逸楓發現一切都真實了起來,不像海外那般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來到這裡,蕭逸楓反而猶豫了,柳寒煙拉住了他的手。

“走吧!”蕭逸楓牽著柳寒煙走入了那分界線內。

問心海,七情海,蕭逸楓感覺越來越熟悉,識海中翻湧的感覺更強了。

“我,來過這裡!”蕭逸楓喃喃道。

柳寒煙柳眉微皺,認真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蕭逸楓帶著柳寒煙往前麵飛去,臉色卻越來越蒼白。

當他再次站在充滿氣泡的海域,看著五彩斑斕的氣泡。

他識海中掀起驚濤駭浪,一株青蓮搖曳著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