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大門緩緩被雲霧籠罩,消失在海麵之上,兩人繼續往前飛去。

“怪不得此地能將渡劫期都留下,此地無關行為,隻問本心。”蕭逸楓道。

“嗯,誰能拒絕一個又一個的誘惑。就算能拒絕,出不去,也隻能選擇相信了。”柳寒煙道。

蕭逸楓明白,此地隻要你願意相信,這虛幻的一切便都是真的。

但自己隻願相信眼前的世界,這個擁有柳寒煙,蘇妙晴,有師父師孃的世界。

前方的道路愈發漆黑,海麵再次翻湧了起來,出現了風浪。

一道道雷霆劈下,照亮著四方,兩人不由凝神以待,加快前進的速度。

天上的雷電劈落,海上一道道巨浪拍來,但都被柳寒煙給化解。

他們艱難地往前方飛去,想儘快橫渡這片漆黑的海域。

兩人突然發現前方的海域裡麵站著一個人影,在海麵上靜靜漂浮著。

“又是陰魂?”蕭逸楓疑惑道。

柳寒煙默不作聲,那道身影很快發現了兩人,向兩人飛來。

不多時,她出現在兩人身前,雙方都愣住了。

那人身穿一身黑袍,身邊數道鬼霧環繞著她飛舞。

她眉目如畫,美得驚心動魄,見到兩人愣了一下。

她看著兩人拉住的手,目光從喜悅變得冷冽如冰。

海上寒風凜冽,吹動她黑袍,勾勒出了魔鬼般的婀娜多姿的身材,黑袍掀動間,露出了一雙傲雪欺霜的大腿。

“清妍!”蕭逸楓呆愣住了,林清妍怎麼會在此?

林清妍冷漠地盯著兩人,輕啟紅唇冷聲道:“逸楓,你怎麼也來到這裡?”

她看了看柳寒煙,冷聲道:“廣寒,你居然也跟了過來?陰魂不散!”

“清妍,不對,你是幻覺!”蕭逸楓驚醒。

‘林清妍’冷笑一聲道:“幻覺?我阻礙了你與她雙宿雙棲了?”

她玉手微抬,一道月牙狀的武器從她身後旋轉而出,周圍的鬼霧越來越濃。

蕭逸楓和柳寒煙心中一沉,鬼修,大乘巔峰,神器斬相思!

“她應該是我心中投影出來的,這片海果然還有古怪!”蕭逸楓提醒道。

眼前的林清妍明顯就是蕭逸楓原來世界的林清妍,這片海域居然將她複製了出來。

“我們走!”柳寒煙拉著蕭逸楓就想繞開眼前古怪的林清妍

“站住!廣寒,你把他給我留下!”

林清妍嬌喝一聲,帶著斬相思向兩人斬來。

柳寒煙把蕭逸楓一推,飛身而上,手中雪霽一劍斬出。

但大乘巔峰的林清妍連當年的蕭逸楓都能逼得狼狽,更何況如今才大乘中期的柳寒煙。

她還有餘力看向蕭逸楓,嬌喝道:“蕭逸楓,還說願意放棄一切,跟我赴死!”

“結果她來了,你就說我是投影!你個負心漢!”

蕭逸楓有些呆住了,這投影怎麼回事?這麼真實的?

見蕭逸楓神色古怪,林清妍冷笑道:“哼,蕭逸楓,你不敢出手嗎?好,我先教訓了她,再找你算賬!”

她下手毫不留情,柳寒煙接招得相當勉強。

眼前的神器斬相思居然跟真正的神器一模一樣,這片海域也太過古怪。

“赫赫有名的廣寒仙子,就這點本領?”林清妍冷笑一聲。

柳寒煙微微發怒,這投影實在可惡!

看在林清妍救了幾次蕭逸楓的份上,她隻是冷聲道:

“一個連自身真假都無法分清的虛無之物,還口出狂言。”

林清妍也不惱,她好整以暇,身邊斬相思一分為多,密密麻麻向柳寒煙追去。

“嗬,我還以為仙子的本領都用在勾引男人身上了呢,原來也牙尖嘴利。”

柳寒煙不斷迂迴周旋,但對方太過強大,手段詭異層出不窮。

蕭逸楓眼見柳寒煙落於下風,見這個林清妍似乎有神智,急忙開口試圖乾擾。

“清妍,你聽我解釋啊。”

林清妍冷笑一聲看向蕭逸楓,冷漠道:“遲了!蕭逸楓,你倒是好本事,天下第一美人你也能追到。”

“該說我眼光不錯呢?還是說這個廣寒仙子老牛吃嫩草,恬不知恥呢?”

柳寒煙氣的臉色煞白,怒道:“林清妍,你給我閉嘴!”

“急啦?哼,不要臉!我還以為你多冰清玉潔呢。”林清妍得理不饒人。

蕭逸楓一個頭兩個大,這隔著時空你們也能打得起來?

這林清妍也太真實了吧?

柳寒煙雖然生氣,但自己的確不是她的對手,隻能借勢飛回,一把拉住蕭逸楓就跑。

“老女人,不要臉!把他給我放下!”林清妍緊追而去。

柳寒煙握住蕭逸楓的手暗暗用力,咬牙切齒道:“你惹的好事!”

蕭逸楓苦不堪言,手被她捏得生疼。

“我也冇辦法啊,這無儘海投影出來的,我也控製不了。”

柳寒煙在前,林清妍在後追著,眼看距離越來越近。

柳寒煙手中一劍斬回去,一朵朵冰蓮四處綻放開來,而後炸裂開來,寒霧四散。

她則用出燃血秘術迅速帶著蕭逸楓一閃而逝,為了甩開林清妍兜了個大圈子。

兩人暫時擺脫了那個林清妍,迅速繼續沿著生命力流動的方向飛去。

“該死,怎麼會投影出清妍來呢?還是大乘巔峰的她。”蕭逸楓納悶道。

柳寒煙冷冰冰道:“這個得問你自己!哼!”

“難道這海能投影內心深處的人嗎?那為什麼隻有我的被投影了出來?”蕭逸楓疑惑道。

結果他話音剛落,前方再次出現一個人影站在海浪之中。

那明顯又是一個女子,手持一柄長劍站在黑暗之中,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柳寒煙瞪大了眼睛,她生氣地看著蕭逸楓道:“你怎麼這麼多紅顏知己?”

蕭逸楓也傻眼了,這又是哪位?

但待到看清那女子的身影之後,兩人都呆住了。

黑暗中的女子手持一柄寒冰之劍,傾城絕世,白衣飄飛,如同遺世獨立的仙子。

她此刻卻驚訝地看著蕭逸楓兩人,難以置通道:“夫君,你怎麼在這裡?我難道死了嗎?”

她詫異地看著柳寒煙道:“這為什麼會還有一個我?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