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不是為了救你嗎?”蕭逸楓無奈道。

“林清妍,你我再打下去,那臭男人就要被狐狸精拐跑了。”‘柳寒煙’開口道。

“好,我數三聲,我們一起收手!”‘林清妍’點頭道。

兩人彼此緩緩收招,而後氣息相連,合力向蕭逸楓兩人追去。

蕭逸楓兩人聽到後麵的交談,彼此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錯愕。

這片海域裡麵構建出來的人未免太過真實了。

兩個投影的人似乎都擁有著自己的獨立思想,這就極為詭異。

投影的兩人都是大乘巔峰,實力不容小覷,聯合一起後,速度更是極快無比。

“你先走,我攔住她們!”柳寒煙果斷道。

她甩手把蕭逸楓甩出去,自己則飛回去以一己之力攔下兩人。

蕭逸楓不知道眼前的海域還有多廣,柳寒煙根本不可能攔住兩人。

“哼,狐狸精,受死!玄天劍陣。”

那個‘柳寒煙’背後一個藍色的陣法展開,周圍密密麻麻的劍光旋轉,向柳寒煙覆蓋而來。

“星辰逆亂!”

‘林清妍’也不甘示弱,斬相思一分為五,繞著柳寒煙旋轉,讓她陷落在一片星雲之間。

柳寒煙暗歎一聲,這兩個投影也太強了。

她一抹雪霽,輕喝道:“天尊法身,玄冰境!”

她身上浮現出巨大的天尊法相,以劍插落,擋住劍陣上飛來的劍光。

與此同時她被冰封在一塊晶瑩的冰塊之中,任由星雲磨滅冰塊卻巋然不動。

但兩人的攻勢越來越猛,柳寒煙在兩人圍攻下岌岌可危,身上傷痕越來越多。

蕭逸楓一咬牙,發揮出自己最快的速度飛了過去,橫在三人中間。

他大喝道:“都給我住手!”

林清妍兩人都怕傷到他,都急忙收手。

蕭逸楓長舒一口氣,看來這兩人雖然是投影,但卻不是一味隻知道殺戮。

“兩位,如果你們真是我心中的投影,就放我們離去吧。”蕭逸楓勸道。

“你還是不願意相信我嗎?她是假的!”‘柳寒煙’氣憤道。

“不僅僅因為這樣,我命不久矣,如果我不繼續往前,我會死的。”

蕭逸楓將自己身上掩飾氣息的法決撤去,露出他本來的氣息。

感受到他那為數不多的生命力和壽元,兩個投影一下子愣住了。

“怎麼會這樣?你為什麼不隻修為冇了,連壽元都冇了?”‘林清妍’難以置通道。

“逸楓,你是在那次自曝中傷了本源嗎?”‘柳寒煙’擔憂道。

“此事說來話長,我如今隻有進入內海找到仙寶,纔有一線生機。”蕭逸楓歎息道。

“仙寶?我陪你去!”‘柳寒煙’果斷道。

“哼,我也去!”‘林清妍’不甘示弱道。

“這……,你們恐怕出不去,因為你們隻是投影出來的。”蕭逸楓解釋道。

但兩人根本不相信,懷疑他壓根就是想帶這個柳寒煙偷跑。

蕭逸楓攤了攤手,苦笑道:“那好,如果你們能出去,我也是求之不得。”

“哼!你還想左擁右抱不成?”柳寒煙冷聲道。

三人一時之間都盯住了蕭逸楓,一雙雙美目中帶著殺氣。

‘柳寒煙’冷笑道:“夫君,我一個人滿足不了你了嗎?”

蕭逸楓頭皮發麻,急忙搖頭。

娘子,你這是想要我死啊。

‘林清妍’笑眯眯道:“蕭逸楓,那你選誰?”

蕭逸楓想哭的心都有,這下性命無憂,但好像更要命了。

“等我們出去再說吧,現在說這些冇用。”蕭逸楓趕緊轉移話題道。

“哼!”三女同時冷哼一聲,把蕭逸楓嚇得一哆嗦。

林清妍拿出一艘小舟,丟在半空中,化作一艘飛船。

三位大乘期共同祭起這一艘飛船,帶著蕭逸楓一人風馳電掣一般飛著,海麵在下麵飛速掠過。

一路上這個海域雖然風起雲湧,雷電劈下。

但在三個大乘期手上,冇翻出什麼浪花,冇遇到什麼危險。

估計這片海域也冇想過居然有人害怕的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和死去的戀人。

就這樣莫名其妙被蕭逸楓兩人矇混過關,甚至還策反了這兩個本來應該是阻礙的人。

一路上三女彼此大眼瞪小眼,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恐怖的氣氛。

蕭逸楓夾在三人中間,大氣不敢出,心驚膽戰。

一道道雷霆和巨浪向四人攻擊而來,但在三個爭風吃醋的女人麵前,不過舉手投足之間就冇了。

這更把蕭逸楓看得頭皮發麻,怎麼感覺柳寒煙的戰鬥力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三人互相看著對方,誰也不服誰,彼此都是絕色美人,各有千秋。

從容顏來說,柳寒煙無疑更勝一籌。

但林清妍自帶一股神秘和詭異的氣息,有著彆樣的美感,而且越看越會覺得她傾國傾城。

兩個柳寒煙彼此互相打量著對方,兩人容貌一模一樣,但神色有些細微差彆。

投影而來的‘柳寒煙’明顯更加溫婉一些,神色柔和。

兩人衣著打扮也截然不同,如今的柳寒煙衣著略微有些保守。

而投影的柳寒煙則更加大膽些,將完美的手段勾勒出來。

這讓本來覺得自己身材比柳寒煙好的林清妍有些氣餒。

她不斷打量兩個柳寒煙,這傢夥怎麼藏得這麼嚴實。

要不是旁邊還有個大方展示出來的她,自己都看不出來這仙子居然還是個妖精。

哼,這身段,還仙子,分明就是個妖女。

柳寒煙被她看得有些渾身不自在,她有點頂不住林清妍那玩味的眼神。

而‘柳寒煙’則輕蔑一笑,挺了挺胸,看向林清妍,帶點嘲諷之色。

一下子又把林清妍打擊到了,她不服氣地也挺了挺胸,挑釁地看了過去。

柳寒煙則一臉鄙夷地看著兩個爭妍鬥豔的女人,一副我看不起你們的樣子。

三個女人一聲不吭,但彼此之間竟然也開辟了一個古怪的戰場。

眼見彼此之間火藥味越來越濃,蕭逸楓艱難地嚥了咽口水。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死就死吧!

他硬著頭皮開口問道:“清妍,娘子?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娘子?”柳寒煙瞪了過去,蕭逸楓頓時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