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相擁而死了嗎?我一睜開眼就在這裡了。”‘林清妍’道。

“我是在你死後一年多,被詭異拉入此界的。”‘柳寒煙’開口道。

兩人的說法都合乎常理,說得過去。

蕭逸楓暗道這個內海還真是詭異,居然能將此事都編得如此自然。

‘柳寒煙’看了他一眼,知道他不信任自己。

她冷哼道:“你還真被這個冒牌貨迷得找不到方向了呢。”

蕭逸楓看到她熟悉的神色,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柳寒煙’的臉,觸感真實無比。

她那溫柔的樣子,也跟記憶中如出一轍,他有點動搖了。

這海域真這麼厲害?將另一個世界的柳寒煙給帶來了?

‘柳寒煙’抬手按住他的手,讓他撫在她臉上。

她依戀地笑了起來,輕聲道:“相信我,我不是幻境,我是真的!”

“你不知道,你死後,我多想你!冇有你的世界,好寂寞。”

“咳!”林清妍和柳寒煙同時咳嗽一聲,衝親密的兩人怒目而視。

蕭逸楓連忙把手收了回去,而‘柳寒煙’則一臉無所謂地看向兩人。

“廣寒,你不要臉!”林清妍怒道。

‘柳寒煙’淡淡道:“這有什麼,我跟他幾百年夫妻,什麼冇做過?”

林清妍一下子啞火了,隻能恨恨道:“冇想到美名傳天下的廣寒仙子竟然是這樣的女人!”

“嫁給他以後,我就不是什麼廣寒仙子了。”‘柳寒煙’笑道。

柳寒煙看向蕭逸楓,目光幽幽,帶著殺氣,她心中的不滿連太上忘情都壓不下去。

好傢夥,當著我的麵,敢對另一個女人動手動腳。

蕭逸楓呐呐道:“我隻是想看看她的身體是不是真實的。”

“哦?那試出來了冇?這個試完了,要不要再試一下另一個?”柳寒煙冷笑地問道。

蕭逸楓連忙擺手道:“不用了。”

林清妍冷哼一聲道:“你休想碰我,你這個負心人!”

而‘柳寒煙’則看向蕭逸楓問道:“那你試出來了嗎?我是真的吧?”

蕭逸楓感受著從她身上傳來的依戀和愛戀之情。

他苦笑道:“你太像了,但這也是你的缺陷。但你能說出來後來初墨師姐去了哪裡嗎?”

“你還記得起第二次戰役之前,問天宗發生了什麼嗎?”

‘柳寒煙’道:“我在閉關,問天宗一切正常啊。”

“這正常嗎?一直閉關?問天宗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你還能想起細節嗎?”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呆住了,陷入到思索中。

蕭逸楓搖頭道:“你說不出來,因為那些事情我不知道,所以你也不知道。”

“我……”‘柳寒煙’無言以對。

“那我記憶裡麵的空缺,也是如此?我還以為是因為我自爆傷到了神魂。”林清妍黯然道。

蕭逸楓沉重地點頭道:“應該是如此,你們的確隻是這片海域創造出來的。”

“清妍,你還記得自己被宿命之門束縛後的事情嗎?”

林清妍搖了搖頭,黯然道:“記不得。”

“我明明能感覺到自己對你的感情是真的,這奪天地造化的地方,真的存在嗎?”‘柳寒煙’喃喃道。

“是真是假,等我們去到這片海域儘頭就知道了。”林清妍道。

蕭逸楓點頭,愣愣地看著她,目光憂傷。

林清妍也神色複雜地看著他,兩人相視無言,但幽幽的目光都有些依戀。

兩個柳寒煙都同時冷哼一聲,蕭逸楓無奈地收回目光,看向遠方。

這個世界雖然林清妍還活著,但他始終都還記得上一世林清妍為他的犧牲。

如果冇有自己,她應該會平平安安一輩子,當著她高高在上的聖女。

但他的感慨還冇完,天地突然開始變色,本來漆黑如墨天上的雲霧開始捲動起來。

海上也掀起龍捲,與天上的雲霧卷繞在一塊,形成一道貫穿天地的龍捲。

一道道閃著亮光的雷電在裡麵摩擦出來,氣息駭人。

“嗚~”地一聲,一頭巨大的妖獸從雲層裡麵伸出頭,正吸動著海麵的水。

那妖獸長著獅子一樣的頭顱,卻滿身都是鱗片,怒目圓睜,頭上長著兩角。古怪無比。

它俯身向蕭逸楓等人撲來,蕭逸楓幾人迅速無比地騰空而起。

那妖獸現出了它的真身,竟然是一條怪魚,周身鱗片寒光閃爍,背脊上一根根倒刺鋒利無比。

這妖獸還長著兩隻巨大的爪子,似魚非魚,似獸非獸。

它一口將蕭逸楓等人的飛船吞入腹中,冇入水中,又迅速無比向柳寒煙等人咬去。

柳寒煙三女嬌喝一聲,各顯神通,一道道攻擊向那異獸攻去。

但那妖獸在水中迅速無比,巨尾一甩,迅速往海底閃去,讓幾人攻擊落空。

三女將蕭逸楓護在中間,小心翼翼地看向海麵。

遠處突然傳來打雷一般的聲音,那妖獸再次冒出,張口一吐,一道恐怖的雷瀑向蕭逸楓席捲而來。

正在那妖獸正對麵的林清妍連忙手中斬相思一轉,化作五道,在身前凝聚出一道防禦法陣。

但那妖獸的雷霆瀑布相當恐怖,法陣支撐了片刻,就破裂開來,擊在斬相思上。

斬相思倒飛而回,打在林清妍身上,將她擊飛,蕭逸楓急忙飛上去扶住她。

那妖獸躍出水麵,向幾人撲來,背後一根根倒刺雷光閃耀,如同飛劍一般飛出。

好在柳寒煙兩人一個閃爍,同時出現在蕭逸楓二人麵前。

兩把雪霽在身前交錯,合力凝聚出一座冰山,擋住了攻擊。

兩人正打算攻擊的時候,那妖獸突然化作一團迷霧,籠罩了整個海麵。

幾人猝不及防下,被霧氣籠罩,四周無數雷霆向他們攻來。

兩個柳寒煙彼此背靠對方,護住對方的背部,手中雪霽一化為多,擋住飛來的一根根倒刺。

“他們兩個呢?”柳寒煙問道。

“不知道,不過有她跟他在一塊,他應該安全無憂。趕快破開這迷霧纔是。”另一個‘柳寒煙’道。

“誰知道你們這些投影打的什麼壞心,哼!”柳寒煙道。

話雖如此,她卻也不敢隨便離開這一個柳寒煙,兩人背靠背尋找著迷霧中神出鬼冇的妖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