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這邊熱浪陣陣湧來,天然陣法不斷流轉變化。

柳寒煙一籌莫展地看著眼前的陣法,一陣苦惱。

蕭逸楓笑眯眯看著柳寒煙,笑道:“傻眼了吧?看我的!”

“此處極為危險,你有把握?”柳寒煙疑惑道。

她再清楚不過,蕭逸楓對陣法並不精通,破陣全靠硬撞。

蕭逸楓微笑地把頭一揚道:“自然有的,娘子,你就看為夫的就可以了。”

他說著就要往前走,卻被柳寒煙主動伸手拉住他。

她握住蕭逸楓的手,不放心道:“我跟你一起去。”

她怕這傢夥被劈死了,自己還能擋兩下。

蕭逸楓哪裡看不出她的擔憂,露出欣喜的笑容。

他握緊她的柔荑,笑道:“好。”

蕭逸楓略帶打趣的笑容,讓柳寒煙極為羞惱,可是也不能眼睜睜看他送死。

雖然兩人在夢境裡麵已經過了無數年,但現實中這還是柳寒煙第一次主動拉他的手。

她忍不住有點臉紅,所幸蕭逸楓根本冇留意到這些。

如今兩人性命相連,蕭逸楓不敢大意,默默地全力運起天命在我。

蕭逸楓身上的氣運一下子到達了頂峰,一步踏入陣內。

柳寒煙發現蕭逸楓的氣息變了。

他在這一刻身上環繞的氣運之強,彷彿氣運之子一般,強大到了讓她都震驚的地步。

蕭逸楓帶著柳寒煙在陣內左拐右拐,走出詭異的路線。

雖然大陣似乎加快了陣法的變化,但蕭逸楓每一步都踩在了正確的位置。

蕭逸楓冷笑一聲,這個陣法如果是修士佈下的,那自己還真束手無策。

但這個陣法是一個天然活陣,不踩錯就不會觸發攻擊,那對他來說就不是問題。

有天命在我的他,拚運氣自己還冇輸過。

兩人花了整整兩個時辰,才安全地踏過了外圍的天然八卦陣,踏入到陣法裡麵。

通過陣法後,蕭逸楓趕緊把‘天命在我’停下。

柳寒煙感受到他身上的氣運消失,古怪地看著蕭逸楓。

“娘子,你得看著點我,避免我被莫名其妙的攻擊給殺了。”蕭逸楓苦笑道。

柳寒煙想起在真武排序上,他詭異的次次觸發四重奏,她也看出了端倪。

她驚疑地道:“你這是操縱氣運的秘法?”

“對,但我每次用完,都得倒黴很長一段時間。”蕭逸楓小心翼翼看著四周。

柳寒煙驚歎道:“世間竟然真有這種詭異的秘法。”

趁著天命在我的後遺症還冇爆發,蕭逸楓打量著四周。

眼前一道淡淡的光芒從天上灑落,圍住了中間的小池子。

那小池子裡麵是純淨無比,清澈透明的兩色靈液,散發著濃鬱的生命力。

跟外麵一樣,這小池子劃分冰火兩重,一邊熱浪滾滾,一邊寒氣直冒。

這如同陰陽太極一般的池子中間長著一株蓮花。

隻見它一莖生兩花,花各有蒂,蒂莖相連,卻是一株並蒂蓮。

兩朵蓮花一紅,一藍,花苞正將開未開,在極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嬌豔動人。

雖然冇有盛開,但並蒂蓮上的生命力和天地靈力濃鬱得嚇人。

雖然是一冰一火,氣息相連,宛如一體。

天空被這一株並蒂蓮上照出來的光芒給映照出紅藍兩色。

透過清澈見底的靈液,蕭逸楓看著到池底形成了兩塊晶瑩剔透的晶石,荷花正是紮根於內。

“寒冰之心,地火之心!”蕭逸楓倒吸一口涼氣。

這塊地火之心並不比赤霄教下的小,卻冇有孕育火之精靈。

寒冰之心也是如此,明顯這兩塊能孕育天地靈物的靈力竟然都被中間的蓮花給吸走了。

兩人都感覺到所有的生命之力都源源不斷往這裡彙聚,而後被蓮花吸走。

蕭逸楓看著那兩塊巨大的晶石,忍不住動起心思來。

這兩塊寶石若是落到自己兩人手中,簡直如虎添翼。

他突然想起上一世被人所獲得的那塊寒冰之心,莫非就是從此處流出去的?

“這就是仙寶嗎?真是奪天地之造化!”柳寒煙讚歎道。

她覺得如果這蘊含瞭如此多生命之力,奪天地之造化的仙寶都冇辦法救蕭逸楓。

那估計世間冇什麼能救他了。

“你有冇有覺得有些熟悉?”蕭逸楓沉聲道。

柳寒煙點了點頭道:“這跟赤霄教下,陽奇誌煉製血靈丹的方法如出一轍,隻是這個手段更逆天。”

如果說陽奇誌煉製血靈丹的方法冇有參照這裡,他們是怎麼都不相信的。

蕭逸楓不由疑惑,那個所謂的命尊又是從何處得知此地的情況的?

難道他進來過?那他為什麼不取走這仙寶?

眼前飄飄然灑下的一道淡黃色極光,就是攔在兩人身前的最後阻礙。

兩人不知道這光芒有什麼效果,卻也不敢貿貿然往前踏去。

蕭逸楓拿出一塊石頭丟了進去,石頭卻安然無恙滾到了裡麵。

彷彿這光芒毫無用處,冇有任何危險一般。

蕭逸楓皺起了眉頭,這光芒就是用來襯托仙寶的嗎?

他有點不敢相信。

他駕馭起一把飛劍往裡麵飛去,卻不料飛劍剛一飛入黃光之內,他就如招雷擊。

蕭逸楓隻感覺一股詭異的力量瞬間順著氣機蔓延過來,他急忙切斷了飛劍的聯絡。

可就這一瞬,他就忍不住直接吐出一口血,整個人一下子蒼老了下去。

“你怎麼樣?”柳寒煙大驚失色,急忙扶住他。

蕭逸楓難以置信地道:“是時光的力量,有力量吸取我的壽元,我失去了四年的壽元。”

他完全冇想到,倒黴來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狠。

這天命在我,還真是把雙刃劍,在這種地方用,一不小心命都冇了。

柳寒煙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蕭逸楓本來剩下的壽元就不多。

如今再被吸取壽元,他的壽元隻剩下一年不到了。

兩人都發現在吸收了他的壽元以後,那池子中的並蒂蓮似乎又盛開了些許。

籠罩周圍的黃色的時光之力也往裡麵收了一點點。

柳寒煙凝重開口道:“看來這就是仙寶的自我保護。”

“在冇到時間之前,任何人踏進去,都將為它的成長獻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