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過多久,那光芒暈染開來,到處都是這紅藍兩色的極光景象。

天上還傳來了陣陣悅耳的仙樂,北域的靈氣正在回升。

“這種異象,是什麼寶物出世?”白帝震驚道。

“難道是仙寶?”東帝看著這詭異的天地異象,也有些震驚。

青帝本來還一臉喜悅的臉如今喜憂參半。

如果真的是這種級彆的寶物,訊息走漏出去,那墨兒麻煩大了。

他不由複雜地看著船上的兩人,知道墨兒他們進入內海的,也就他們幾人。

青帝握著狼牙棒的手緊了又鬆,往複了幾次。

想到內海情況不明,到底是不是墨兒獲得,也是未知。

再加上幾人多年交情,他們更是不怕危險,陪自己下來。

他終究還是輕歎一聲回身道:“墨兒他們進入內海之事,還是不要外傳吧。”

“雄大哥放心!”東帝點頭道。

白帝也輕輕頷首。

眾人正打算繼續往前,突然一股股恐怖的寒潮席捲而來,無數妖獸瘋了一樣從海邊逃來。

“寒潮不是還有兩日才爆發嗎?怎麼又提前爆發了?”白帝花容失色道。

“不好,是前所未有的寒潮。”東帝臉色難看道。

“快走!我們回去!”白帝喝道。

見青帝還在猶豫,東帝勸道:“雄大哥,墨兒他們一定冇事的,剛剛的異象就是證明啊。”

“這寒潮來的凶猛,妖獸一定都瘋了,石岩撐不住的!”白帝拿出北域百姓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青帝想到北域的無數居民,還有蕭逸楓下來之前交代自己的事情。

看來老頭子我為了他的交代,也得回去一趟。

如今隻能祈禱子孫自有子孫福了。

“走,回去!”青帝不再猶豫。

三人一同祭起腳下的飛舟,飛舟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往岸邊飛去。

這一路上無數妖獸與他們同行,卻根本顧不得理會他們。

恐怖的寒潮就在身後追趕,逃得慢點妖獸直接被凝固在海內,一動不動。

翻湧的浪花也被凝結住,那寒潮比他們見過的任何一次都凶猛,彷彿要將世間的一切都給定格下來。

深淵峽口之上,黑帝的確如他們所想,先是被天地異象震驚了一下,而後就看見那肉眼可見的寒潮襲來。

整個無儘海沸騰了一般,妖獸不要命地往外湧來。

他臉色一下子難看了,喃喃道:“奶奶的,這下得玩命了。”

“詩惜,你要冇事啊!”

他威風凜凜地飄在半空中,一手持著比他還高的巨錘,卻冇有一絲滑稽的意味了。

漫天的雷霆如同瀑布一般掛在他身後,他黑乎乎的臉棱角分明,冷峻無比。

黑帝高舉手中的巨錘,大喝道:“小輩們,這次獸潮會比往昔任何一次都凶猛。”

“但身後是北域,是你們的家園。所以,拚命的時候來了。”

下方的修士也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動,臉色嚴峻,卻冇有動搖。

王麟帶頭大喝道:“北域兒郎,何惜一死!”

“北域兒郎,何惜一死!”

……

到處都響起了整齊帶著殺伐之氣的聲音。

黑帝哈哈大笑道:“好!北域龍騎,讓本帝看看你們青帝城的風采。”

“北域兒郎,隨本帝迎敵!”

下方的秋空看得熱血沸騰,奶奶的,真他孃的帥啊。

黑帝你小子要是一直這樣,白帝那娘們還能對你這樣?

-------------------------------------

無儘海內海處。

那兩顆攪動風雲的圓珠在天上糾纏了一會,珠子上麵被雷電刻畫上了一道道花紋。

像是終於成型了一般,化作兩道流光飛落下來。

冰藍色的圓珠飛向初墨,紅色那顆則不情不願飛向蕭逸楓。

蕭逸楓一把握住它,冷聲道:“你認命吧!你是我的!”

犧牲了這麼多才獲得它,蕭逸楓不可能讓它逃跑了。

天地間風雲突變,四周的天然陣法啟動,隔絕內外,避免有人再進入到此地。

整個無儘海寒潮提前爆發,比任何一年都要強,蔓延速度極快,席捲整個深淵。

寒潮將海水都給凍結,不少妖獸在逃亡過程中被凍成冰雕。

無數本來能活下來的妖獸死在寒冰之中,一睡不醒。

蕭逸楓握住這辛苦得來的仙寶,卻冇有急著服下。

他走到柳寒煙所在的寒冰之心前,見失去了並蒂蓮,冰火兩塊元素之心內靈力仍然在流轉。

連池子中的靈液也被兩塊晶石吸收著,水麵以極為緩慢的速度下降著。

如今隻有寒冰之心一端的力量被柳寒煙吸收了,導致陣法變成了以寒冰之心為主。

地火之心內的火靈力進入到寒冰之心中轉換成純粹的冰靈力,兩者並冇有失衡。

柳寒煙乾枯的身體吸收了生命之力開始恢複活力,正在平穩地提升著。

她正在不斷地吸收著一條條純粹的冰之大道,轉走純粹的冰之大道。

她由於太上忘情失敗而跌境,恰好給了她重新選擇自身大道的機會。

這樣看來,塞翁失馬,安知非福。

蕭逸楓放下心來,在初墨的幫忙下,兩人小心翼翼地佈下一個陣法,將靈池給掩蓋起來。

做完一切以後,蕭逸楓不捨地看著很快被寒冰覆蓋的靈池,和掩藏在下的柳寒煙。

他不知道柳寒煙需要多久才能轉換完成,希望她出來,世間不會滄海桑田了。

眼看周圍靈氣越來越濃,手中的靈珠也越來越不安分。蕭逸楓知道不能再拖了。

“師姐,我們也開始吧。”

初墨鄭重地點頭,兩人盤膝麵對麵坐下,彼此看了一眼,將手中珠子吞下。

那顆紅蓮化作的珠子一入腹,便化開,磅礴的藥力化開,流入四肢百骸。

蕭逸楓隻覺得自己要被火熱的藥力給化開了,渾身烈焰焚燒。

恐怖的靈力不斷改造著兩人的身體,將他們的身體往仙體改造。

他們騰空而起,天地間的靈力環繞在他們周圍,而後湧入兩人體內。

兩人身體都劈裡啪啦響著,不時有不堪靈力沖刷的血肉炸飛,而後又迅速重組起來。

蕭逸楓痛苦地皺起眉頭,他體內的本來就寬闊的經脈被一根根重塑,血液也不斷被湧出來的全新血液替換。

他跟對麵的初墨對視一眼,兩人迅速抬手,雙手抵住對方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