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是經過考慮的,自己三人進入內海跟仙寶出現時間太近。

而白帝疑似那個謀害師父的宿命組織的人,廣寒師伯又還在沉睡。

自己兩人回北域,很可能被白帝等人堵住,青帝不一定能護得住自己兩人。

而自己跟初墨從妖域上岸,在妖域也可以打聽師父的事情。

如果師父已經冇事,那就最好,自己最多繞路一圈再回問天宗。

如果師父還冇被救醒,那自己就順路在妖域尋找陽奇誌和那柔兒一番。

如今隻能希望師傅已經被救醒了,不然四十年過去,師父的神魂恐怕跟妖魂糾纏得更嚴重。

“嗯,事不宜遲,那我們給師尊留個傳訊就走。”初墨點頭道。

蕭逸楓兩人飛到原來的池子上方冰層處,詭異地穿了進去。

他們如今都擁有冰靈根,輕而易舉地往冰裡麵遁了進去,進入到了陣中。

如今的柳寒煙恢複了傾城絕色的容顏,而且更加年輕了的感覺。

她如同一個沉睡的仙子一般,緊閉著美目,胸口輕微起伏。

轉換成冰之精靈對她而言冇改變什麼,隻是讓她看上去更加空靈幽靜。

蕭逸楓隔著寒冰之心,看著裡麵睡美人一般的柳寒煙,有些恍惚。

他有一種想伸手觸摸她臉龐的感覺,心中有種親近之感。

他不由在心中感歎道:廣寒師伯真是傾城絕世,但為什麼自己看見她會有種熟悉之感呢?

初墨在原地留下了一個玉簡給柳寒煙說明自己兩人的去向。

蕭逸楓心繫蘇千易的情況,祛除了心中雜念,對初墨道:“師姐,我們走吧。”

初墨點頭,而後不捨的看了柳寒煙一眼,與蕭逸楓離開了陣法。

兩人抬腳往外走去,外麵天然的大陣遇到他們,就自動打開一條通道。

兩人走到外麵,此時外麵的岩漿表麵已經熄滅了,覆上了一層冰層。

但還能感受得到內部的岩漿在流轉不息,隻是被爆發的寒潮隱藏了。

周圍一切都跟自己進來之時不一樣了,這更給了蕭逸楓一種滄海桑田的感覺。

蕭逸楓大概看了一下方向,帶著初墨騰空而起,兩人開始往外飛去。

之前內海的阻礙彷彿都消失了,蕭逸楓跟初墨兩人冇有遇到太多的阻礙,就飛了出去。

海麵平靜得如同一片普通的海域,蕭逸楓想起自己一路過來的危險,不由心生感慨。

這天命之子還真能趨吉避凶?

外麵的冰寒之力對兩人來說還是有些威脅的。

蕭逸楓兩人全力運轉修為,又用出各自仙體的奇異之能,倒也冇有太過吃力。

初墨整個人渾身纏繞著一股晶瑩剔透的寒氣,她整個人變得飄渺起來,與周圍的寒氣融為一體。

蕭逸楓則是變得虛虛實實起來,彷彿不在此界一樣,虛無一片,這是他混沌仙體的奧妙之一。

身化混沌虛無,將身體所受的外界傷害給免疫一部分,並且吸收為自身的力量。

兩人都是初次使用,都感覺到了各自仙體的神奇。

特彆是蕭逸楓,從雜靈根變成了混沌仙體,就像揹負大山的人,突然失去了束縛。

一直拖慢他修行的體質問題得到瞭解決,如今他有信心,能更快修行。

他不由生出了疑惑,自己之前到底憑什麼能稱為天才?

但現在他心急如焚,冇有太過在意這些。

畢竟四十年過去了。

誰知道師父如今怎麼樣,無涯殿又怎麼樣了。

師姐可還好?自己長時間不回去,她會不會以為自己死了?

蕭逸楓兩人選定一個方向,筆直地飛了出去。

如果從高空看去,整個圓形的內海不斷根據兩人的飛行,而旋轉,如同一個巨大的羅盤一般。

兩人的每一步都踏在最正確的路上,完全冇有走任何的彎路。

換其他人來,恐怕會一直在海上飛來飛去,跟無頭蒼蠅一般,根本飛不出邊界。

此時獲得了天道祝福的兩人花費了數天,就從內海穿過,來到了那道極光分界線。

兩人從中穿出回到無儘海的外海,外麵的寒氣瀰漫過來。

外海與內海不一樣,內海除了核心部分,其他地方隻是冷,卻冇有凝結。

而此刻整個無儘海外海都被寒冰所凝固著,海麵被凍結,空氣中全是寒霧。

這外海的寒氣對如今的兩人已經造不成任何傷害,反而覺得舒坦。

不過也就是如今的兩人是特殊的仙體,能免疫這些寒氣。

不然哪怕是大乘期也不敢長時間硬抗這種寒氣。

在他們踏出了內海後,內海悄然地發生著變化。

石台上大陣迅速運轉,隔絕內外,加快了運轉。

一股寒霧將中心的冰原給徹底隱藏了起來,把那片冰原變成了一個不能進出的禁地。

蕭逸楓兩人不知道內海的變動,一路騰空飛去。

他們飛行高度不敢超出十丈高,飛速向一個方向飛去。

路上兩人還看到了不少來不及逃離外海的妖獸,一隻隻猙獰地被凍結在寒冰裡麵。

雖然兩人很心動,但他們也對這堅硬的寒冰冇轍,而且蕭逸楓心急如焚,顧不得這些。

兩人花了數天時間來得了懸崖邊上,此時一根根樹妖和騰妖都被寒冰所凍結。

它們繼續是懸崖峭壁上的裝飾一樣,再也冇有任何的威脅。

直到寒潮褪去,他們纔會重新復甦。

到時候休眠已久的他們會無比地渴望鮮血,撕碎一切闖下來的人。

如今寒潮爆發後,無儘海內最大的威脅就是寒氣了。

蕭逸楓兩人騰空順著崖壁飛上,他們選的崖壁是隨便選擇的一處崖壁。

在這邊,他們並冇有像北域一樣,找到峽口。

這個崖壁也不知道多高,兩人在毫無阻礙的情況下,也還是飛了數天纔上到岸上。

兩人飛掠而上,落在冰川深淵的邊上。

放眼看去,這邊也是一片茫茫的冰原,天空中也不斷飄落著雪花。

看上去跟北域冇什麼區彆,倒也看得出來兩邊是曾經同源。

但兩人都知道這邊乃是妖族的蠻荒之地,而不是北域,因為空氣中有股淡淡的妖氣。

這是無數妖族身上散發出來的妖氣,在這蠻荒之地連草木久了也都會變成妖族。

第四更,明天繼續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