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墨皺了皺好看的眉頭,略微好奇地詢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陳洛禮連忙賠笑道:“大人不要理會他,不過是經常有妖族大人來村裡做客。”

“他小孩子不懂事,回頭我會教訓他。”

為首那個稍微好看的女子也急忙道:“大人恕罪,舒逸少爺不是故意冒犯大人的。”

初墨算是明白了,什麼做客,分明是妖族的來這裡風流快活罷了。

蕭逸楓則疑惑地看向陳洛禮問道:“舒逸少爺?”

陳洛禮連忙跪下道:“那是老朽的孫兒,自幼父母不在,有些頑劣。大人要責罰就罰我吧。”

初墨看著一個出竅境修士居然跪拜自己這兩個表麵顯現出金丹修為的人。

不由對妖族的等級製度有了更深的一層認識,在這裡,尊卑似乎刻進了骨子裡。

蕭逸楓無所謂道:“無妨。行了,既然問完話,我們這就離去了。”

陳洛禮大出一口氣,忐忑詢問道:“大人要不在此歇息片刻再走?”

蕭逸楓看向初墨,初墨搖了搖頭,她並不喜歡這地方。

蕭逸楓微微點頭道:“師姐,我們走吧。”

兩人走出石殿,騰空而起,沖天而去。

“冇想到這妖族之內,等級製度如此森嚴。”初墨皺眉道。

蕭逸楓淡淡道:“這應該是長年累月積累下來的,加上武力威脅。”

初墨點頭,而後詢問道:“我們現在去哪裡?”

“先去這北寒域的都城,打聽一下師父的情況和如今到底是什麼時候。”蕭逸楓道。

“我們明明感覺到過去了四十年,但他們都說是四年。”初墨點頭道。

蕭逸楓想了想道:“無儘海內海的時間流速可能跟其他地方不一樣。”

“如此說來,無儘海內海倒是一個修煉聖地了。”初墨道。

蕭逸楓卻搖頭道:“那得看是對誰,如果不是我們兩個,恐怕走不出來。終身困死在裡麵。”

“那師尊她怎麼辦?”初墨擔憂道。

“師伯我們再另外找時間回去帶她出來吧,她看樣子一時半會應該結束不了。”蕭逸楓道。

初墨點頭,如今兩人都出來了,也隻能如此了。畢竟師尊的修煉也不知道還要多久。

蕭逸楓想的卻是如果如此,自己倒不算太耽誤事情。

自己如今滿打滿算離開無涯殿也就九年,想來無涯殿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師父的情況也不會惡化到哪裡去,這倒讓他放下心來。

也不知道四年過去,秋空那小子有冇有找到陽奇誌或者那個夢魘狐轉世叫柔兒的女子。

-------------------------------------

蠻荒之地,雲夢域內的青狐鄉。

秋空此刻正在青狐鄉內的一間下人的廂房裡麵看著外麵。

他這段時間根據斬仙的描述,查閱了很多資料,又在妖族詢問了不少人。

但很多妖族都說這個柔兒跟青狐鄉上一任狐族族長鬍仙兒長得一模一樣。

她都失蹤了數百年了,而狐族也找了數百年了。

對此秋空極為無語,這個我自然知道,但我要找的不是她啊。

數年打聽下來,偶然機會他從一個在青丘鄉的狐族那得知,青狐鄉的少族長鬍婉清回來了。

斬仙頓時就愣住了,胡婉清,她不是死在赤霄教了嗎?

於是秋空就橫跨數域來到了這裡,結果卻被拒之門外,而且那胡婉清早已閉關了數年了。

他雖然有尋寶狐血脈,但由於是半妖,所以在青狐鄉也不受待見。

秋空隻能等在外麵,為了能得知具體訊息,他是千方百計多方打探。

最後被他得到一個訊息,胡婉清回來以後模樣大變,變得跟前任族長一模一樣。

這一下讓秋空激動了起來,這不就找到了正主了嗎?

這個胡婉清一定跟那個柔兒有關係,冇準就是她。

但這個少族長一直在閉關,讓秋空實在冇辦法,隻能故伎重施混進了青狐鄉當下人。

這一年多他已經摸清楚了這青狐鄉的結構,準備靠自己的本領摸進胡婉清閉關的青狐鄉禁地了。

狐族作為妖族強族之一,這些年雖然有些冇落,但也不是什麼弱小種族了。

蕭逸楓,我這為了你,可是豁出去了,真是過命交情了。

希望被抓住不會被打死吧,不過想來有點難。

如今秋空正看著外麵,掐好時間,打算再夜探一波地形做準備。

突然他身上冒出一陣陣晶瑩剔透的藍光,在房間內漂浮著。

藍光很快形成一道漩渦,在房間內凝聚出一個藍衣少女來。

“墨雪小祖宗,你這是乾什麼?”

秋空愣了一下,這墨雪劍靈難得出來。

這段時日,他總是明白這兩把神器都不好伺候了。

兩個劍靈天生不對付,打個不停,吵個不停,餵養條件又苛刻。

墨雪還好,各種天材地寶胡吃海喝,隻是把他家底掏空了。

斬仙是要命的,居然要以心頭血為食,他每隔兩天就得從體內逼出心頭血給她。

這讓他變得麵容憔悴,一副行將朽木的樣子,那是苦不堪言。

最可悲的是,自己居然打不過她們兩個!

“我感應到跟蕭逸楓的聯絡恢複了,他好像從冰川深淵出來了。就在蠻荒之地。”墨雪道。

秋空身上再次飛出一粒粒熒光,很快凝聚成斬仙的模樣。

“你說的是真的?那傢夥真的在妖族?”斬仙急切問道。

這四年來她跟蕭逸楓的聯絡全部被切斷了,完全感應不到與蕭逸楓的聯絡。

如今墨雪居然感應到蕭逸楓的氣息,而自己還是一無所知,這到底怎麼回事?

墨雪點頭道:“我的感應不會錯的,他的確在妖族。”

“快帶我去找他!王八蛋,居然敢單方麵斬斷我的契約!”斬仙咬牙切齒道。

“斬仙,你被拋棄了。你都不是他的神器了,我為什麼要帶你去找他。”墨雪嘲諷問道。

斬仙瞪著墨雪,氣得想砍她,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她冷笑道:“有本事你彆去找他,不然你我氣機相連,我也能找到他。”

墨雪無語了,僅憑她的確冇辦法甩開斬仙。

“兩位姑奶奶,小祖宗。你們現在想怎麼樣?”秋空問道。

他心裡苦啊,自己好吃好喝伺候這兩位姑奶奶這麼久。

結果蕭逸楓一出來,她們就迫不及待地要回去。

自己終究是錯付了啊。

不過得知蕭逸楓安然無恙,他還是長舒一口氣,同時兩眼冒光。

蕭兄啊,你終於回來了啊,快帶這兩個姑奶奶回去吧,我養不起啊。

我們順便算算這兩位姑奶奶四年來的花費!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