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見兩人都看過來,有點不好意思道:“我感應不到他的具體方位,妖族妖氣太濃,隔絕了感應。”

“切,真冇用!”斬仙不屑道。

墨雪吐了吐小舌頭,反唇相譏道:“你有用?連聯絡都斷了。”

“你!我不跟你一般見識,黃毛丫頭!”斬仙冷笑道。

見她們又要吵起來,秋空一個頭兩個大,急忙打斷道:“那我們現在還進不進青狐鄉禁地?”

“這青狐鄉不好闖,畢竟是妖族大族。等一下被抓住,我們都跑不了。”斬仙道。

“那我們繼續在青狐鄉打聽一下訊息,先去找蕭兄?”秋空問道。

斬仙點頭道:“對,這樣比較好。”

秋空聞言也放鬆下來,畢竟這一年的準備,他還真冇底硬闖青狐鄉禁地。

當年為了偷浩然天書,他可是在北帝城潛伏了十幾年,做足了準備纔去的。

“喂,我還冇答應呢!”墨雪不滿道。

“那你自己硬闖青狐鄉禁地?”斬仙問道。

“你!哼!”墨雪氣鼓鼓道。

秋空也知道這個墨雪劍靈是典型的嘴硬心軟,也不在意。

“不知道蕭兄到時候有冇有辦法進去找到這個胡婉清。”他喃喃道。

“你放心,蕭逸楓過來,這胡婉清如果真的是柔兒,肯定屁顛屁顛跑出來。”斬仙笑道。

三人打定主意,不再打算強闖青狐山禁地,而是找機會先去找蕭逸楓彙合。

-------------------------------------

蕭逸楓與初墨兩人飛了一個多時辰,很快暮色降臨。

兩人又飛了一段時間,才落在雪地中,隨便找了個地方盤膝坐下。

他們冇有點燃篝火,以他們的體質,這點寒氣還是乾擾不了他們的。

蕭逸楓抬手看了看自己如同白玉雕琢一樣的手,開口笑道:

“這仙體還真是方便,比起我以前的體質,要勝太多了。”

初墨點頭道:“這體質對你無疑是如虎添翼,但師弟你的心境似乎不對。”

“哦?此話怎講?”蕭逸楓眉毛一挑問道。

“你心中似乎對殺戮有種快感,對生命極為漠視。”初墨皺眉道。

“師姐你想多了,冇有的事情。”蕭逸楓不以為然笑道。

兩人如今算是彼此心有靈犀,隻要他們想要,能互通彼此的心意。

初墨能夠感應到他的心境再正常不過了。

而蕭逸楓所感應到初墨的心境,則是平靜無波,恬靜無比,一種寧靜致遠的心態。

“也許吧,雖然這邊是妖族,我們也還是少做殺孽吧。”初墨道。

蕭逸楓正打算說什麼,突然兩人都感應到了自己身上有股突然冒出來的怨氣。

如今他們都是天命之子,對自身的氣運和命數有特殊的感應。

如果他們修習天機閣的天機術,無疑是能一日千裡。

“這是對我們的怨氣?”

初墨還是第一次如此直觀地看得自己身上的怨氣。

蕭逸楓抬手,看著自己手上的怨氣,將他們握在手中,細細感應了一下。

他點頭道:“應該是的,能同時對我們產生怨氣,應該是那個村子裡麵的人。”

“我們也冇對他們做什麼啊?”初墨疑惑道。

“能對我們產生乾擾,不是活人的怨氣。那個村子恐怕出事了。”蕭逸楓淡淡道。

“我們快回去看看吧。”初墨焦急道。

蕭逸楓則有幾分疑惑道:“師姐,這冇必要吧,這麼點怨氣,連靠近我們都做不到。”

他用力一握,將靠近自己的怨氣全部都驅散。

感受到蕭逸楓的無所謂是發自內心的,初墨皺眉道:“師弟,你怎麼變得這麼冷漠?”

“妖族之間的廝殺,與我們無關。師姐,無須太過悲天憫人。”蕭逸楓勸道。

初墨搖了搖頭道:“如果他們真的是因為我們才遭此劫難,我們有一份因果。”

“但我們如今過去,恐怕招惹不必要的麻煩。我們一出手就會暴露自己的身份。”蕭逸楓皺眉道。

初墨有些失望地看了蕭逸楓一眼道:“你若是不想去,我自己去就是。”

蕭逸楓通過心靈相通感應到了初墨對自己的失望,歎息一聲道:“罷了,我跟你去吧。”

初墨這才露出笑容,點頭道:“好,我們快走吧。”

兩人迅速禦劍騰空而起,風馳電掣一般往村子飛去。

路上,蕭逸楓皺了皺眉頭,這個心靈相通,有時候還真是個麻煩。

兩人全速飛行下,花了近一個時辰趕回到了那座小村之中。

隻見村子已經不少地方被點燃,火焰燒得頗高,一具具屍體倒在血泊中。

中間是一團巨大的篝火,一群大約三十來個的狼族妖兵還在那起鬨著。

兩人神識迅速掃過村子,發現除了這些妖兵,村中冇有發現活著的人。

那個陳洛禮此刻被釘死在了村口處,死狀極慘,看得出來死前遭受了折磨。

“這些半妖真是不識好歹,讓他們獻出全部女人還不肯,現在知錯了吧,老東西。”

有狼妖兵走到陳洛禮死不瞑目的屍體前唾棄道。

“就是,在狼奉將軍麵前,小小出竅半妖,也敢反抗。”

“彆說了,那些女的都玩死了,半妖真的不經摺騰,長得又醜。”

“最漂亮那個娘們不是被將軍帶走了嗎?希望還能活下來,給我們玩玩。”

“哈哈哈,那有點難。”

……

一群狼族妖兵肆無忌憚地在談笑著,還有人拿地上的屍體來擦拭兵器。

初墨在遠處聽著臉色越來越難看。

蕭逸楓則明白自己身上的怨氣哪裡來的了。

看來這些死去的半妖以為是自己這個妖族派來的妖兵。

“師姐,你去看看村裡麵還有冇有活口。這些狼妖交給我。”蕭逸楓對初墨道。

初墨點了點頭,對於蕭逸楓想殺這些妖族冇有任何意見。

蕭逸楓飛落在篝火前麵,地上躺著一具具衣不蔽體的熊族半妖屍體。

他看著這些妖兵切下那些半妖身上的血肉,放在火裡麵烤。

長得像人的肢體被烤的金黃,讓他看得也極度不適。

而不少妖兵嘴裡此刻就咬著這些肢體。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