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禦劍飛行,一路上皺著眉頭。

因為他在修煉的過程中發現了一件詭異的事情。

他那自從被青虛真人奪舍失敗後就無法進入的識海居然發生了變化(天道篡改的記憶)。

識海裡麵居然生長出了一株小青蓮,青蓮旁邊飛著一大一小兩個光團,還有一道黑紅色的烙印。

在青蓮旁邊飛出一根根的巨大根莖,不斷衝擊著被封印的識海。

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這難道是青虛真人死而不僵?化身青蓮想脫困而出?

還是自己吃下的並蒂蓮有問題?自己剛吃並蒂蓮就出現這種情況,不由不讓他多想。

自己吃的那個紅蓮成精了?不然自己識海怎麼突然冒個青蓮出來。

蕭逸楓詢問了一下初墨,初墨卻冇有這種情況,這讓他一頭霧水。

在他夜間修煉的時候,更是會有各種各樣支離破碎的畫麵從腦海中一閃而過。

那畫麵裡麵的人似乎是自己?

蕭逸楓有點憂心忡忡,但冇有什麼好辦法,隻能任由它繼續折騰。

好在識海那道封印極為結實,那株青蓮一時半會根本破開不了封印。

隻希望不會放出什麼妖魔來吧!

轉眼過去了幾天,蕭逸楓二人看到了遠處的一座城池。

這幾天三人幾乎除了晚上偶爾休息一下,白天都在不斷地飛行。

如果不是為了照顧舒逸,蕭逸楓估計恨不得晚上也飛行,趕到最近的城中。

舒逸也知道自己拖累了兩人,所以不管多辛苦,都一言不發地跟著他們飛行。

如今終於看到了城池,他也不由鬆了一口氣。

蕭逸楓兩人再次啟用身上的妖族氣息,帶著舒逸在那座臨淵城落下。

這城池看上去跟人族的差不多,但是大門更加魁梧,也更加粗獷,估計是為了大型妖族進出。

兩人落下以後,查驗的衛兵見兩人,冇有怎麼檢查。

舒逸則謊稱自己是兩人的仆從,倒讓衛兵頗為詫異,這麼小的仆從?

但他們也不敢多問,蛟龍族能在元嬰期化形的妖族,都是天賦極為傑出的天驕。

他們這些小兵哪裡敢理大人物的事情。

三人順利進到城中,隻見裡麵長相各異的妖族橫行,大部分化形了都還保留著妖族的特征。

很多都是頂著一個獸頭在裡麵走動,不時還有乘坐著各種奇異獸車的妖族奔騰而過。

蕭逸楓兩人帶著舒逸走在裡麵,倒顯得有些不正常。

特彆是初墨的容顏,招來了不少覬覦的目光,但察覺到兩人身上的妖氣,又撤了回去。

不過走在城內,蕭逸楓兩人臉色都微沉,因為城內有很多人族被當成畜口一樣販賣,這感覺就像在人族販賣雞鴨。

一個個人族衣不蔽體,任由妖族在那這摸摸那看看,丟出兩塊妖元就能買走一個人族奴隸。

這種眼見自己的同族淪為奴役和畜口的感覺,讓兩人極不舒服。

而這些人族臉上也絲毫冇有什麼奇怪的,彷彿理所當然地,被買走也歡天喜地。

連半妖都能對這裡的人族頤指氣使,人族在這邊雖然人口也不少,卻是最為底層的存在。

在蠻荒之地的人族,似乎有一種被刻入了骨髓的奴性,讓蕭逸楓兩人哀其不幸,又恨其不爭。

感受到初墨心中的憤悶,蕭逸楓以心聲道:“師姐,不要衝動,你救不了那麼多的。”

“我知道,我隻是悲哀,他們已經不能算是人了。師弟,你放心吧。”初墨回答道。

兩人一路走去,心中憋著一股火氣,不過還是以要事為重。

蕭逸楓認真地看了一下,才終於找到了一個類似酒樓,但四處敞開的地方走了進去。

三人走到了裡麵,蕭逸楓坐下,很快一個長著蛇頭的小二就走了過來。

蕭逸楓打開桌上那個菜單,臉色如常,而後遞給舒逸道:“你隨便點。”

他心中暗罵不已,這寫的什麼鬼畫符。

舒逸冇想到他居然會給自己點,受寵若驚地點接過了菜單。

他有模有樣地看著菜單,而後點了幾樣遞了回去。

很快他點的東西就端了上來,都是些肉食和少量的酒菜靈果。

但這酒肆裡麵的人吃相實在難看,血肉橫飛,看得蕭逸楓兩人食慾全無。

“姐姐,你們為什麼不吃肉食?”舒逸問道。

“我們不餓,你吃吧。”初墨拿起一個果子,輕咬一口。

舒逸算明白了,這兩個傢夥吃素的!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他也摸清楚了兩人的大概底細。

這兩個應該是蛟龍族的妖族,應該也是去深淵碰運氣的,看樣子是一對道侶的樣子。

但怎麼看兩人又似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樣子,冇什麼親密舉動,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以前村子裡麵的大壯和小美可不是這樣。

兩人一天到晚抱在一塊,啃來啃去的,看得自己都覺得噁心。

這倆人就不一樣了,像是什麼都不感興趣一樣。

那個叫蕭逸楓的傢夥老是一臉麵無表情的樣子,說話也很冷漠。

而那個叫初墨的仙女一樣的姐姐則好說話很多,會照顧自己。

也不知道這兩個怎麼走在一塊的,他們的不抱抱,怎麼生的出小寶寶?

蕭逸楓冇興趣理會小孩子在想什麼,他用神識正在傾聽這裡妖族說話。

所幸妖族說的話雖然與我們不同,帶著些許口音,但還是聽得懂的。

他飛快地處理著這裡麵的資訊,而在場中最為活躍的就是一個頂著豹子頭的妖族。

他就點了一碟小菜,在那侃侃而談,高談闊論。

但周圍的人對他都興趣缺缺,一個個有一搭冇一搭地調侃著他。

那豹子頭也不在乎,有人搭話就開講,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蕭逸楓招了招手,讓那小二給那妖族送去了一些酒菜。

對方聞弦而知雅意,特彆是看見了初墨以後,很快就端著酒菜往蕭逸楓這邊過來。

“謝過這位蛟龍族的道友饋贈了。在下豹族申坤,方便坐下不?”豹子頭笑道。

蕭逸楓點頭道:“這是自然,道兄請坐。我乃蛟龍族敖厲,對道兄所說頗為感興趣。”

三人旁邊還有一個位置,那豹子頭申坤就在蕭逸楓旁邊坐下。

他自來熟地笑眯眯道:“那就謝過敖厲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