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玉製車攆裡麵坐著兩個相貌幾乎一模一樣的紅髮男子,正休閒地半躺坐著。

他們血色長髮披散,英武的麵容棱角分明,嘴角帶著些邪氣的笑意。

兩人享受著旁邊侍女的伺候,正在談笑風生,高傲的目光不時四處打量。

周圍的人看了到那飄搖的旗幟,一個個敬畏地收回視線。

初墨突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旗幟上插著的一個頭顱,那是個女子的頭顱。

她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一向平穩的心境瘋狂起伏。

蕭逸楓感應到她的情緒變動,伸手按在她的柔荑上,疑惑地看了過去。

“我飛雪殿的同門,她怎麼會死在這裡。”初墨的心聲傳來。

“稍安勿躁。”蕭逸楓以心聲回道,他用力握了握初墨的手。

他看向申坤問道:“不知道這兩位是何人?好大的派頭。”

申坤露出羨慕的神色道:“這是獅族的兩位天之驕子辛命和辛浩,據說有魔血獅子血脈。”

“兩人是雙生子,彼此心神相連,從來都一同出手。連更高境界的都得敬畏三分。”

“他們是獅子的十大天驕之一,如今應該是趕回去參加荒天秘境的選拔了。”

蕭逸楓感應到兩人都是出竅中期的修為,但與那狼奉不可同日而語。

他看了看上麵的一個個人族頭顱,問道:“這些人族怎麼回事?”

申坤笑道:“這兩位天才向來厭惡人族,這些應該是從星辰領域買來的戰奴了。”

蕭逸楓瞭然,妖族對星辰領域和人族一向不滿。

在妖族境內,人族比半妖還要低賤。

但自從星辰領域乾預以後,妖皇就下令不能隨意殺戮人族和半妖。

不過命令雖然下了,下麵的人卻冇幾個當一回事的。

畢竟不能隨意殺戮,那就隨便找個理由,不就可以了?

對此妖皇龍夢也不管,反正他也就做做樣子應付星辰領域。

妖皇此次將名額給了十個給星辰領域,無疑其他妖族的名額就少了。

所以眼前這大概是妖族的人藉此表示對妖皇禮遇人族的不滿?

“戰奴?還能賣到這裡?”蕭逸楓詫異問道。

申坤一副意味深長道:“自然能,這些人族戰敗以後,妖族的大人物可喜歡買來把玩了。”

“特彆是那些女修,可是一個難求,很多人以收藏一個為榮呢?”

蕭逸楓估計這飛雪殿的弟子應該是在萬妖山脈中被俘虜了,不知道怎麼就一路落到了這雙生獅子手上。

蕭逸楓在心中對初墨道:“師姐,不要衝動。”

“師弟,你放心,我會出城後再動手的。我不能讓同門死後受辱。”

“這些人族同道,我也不想讓他們跟野獸一樣受辱。”初墨在心中對蕭逸楓道。

蕭逸楓知道不解救這些戰奴,恐怕初墨心中會一直有一根刺。

他歎息道:“師姐,不是我不想救他們,人族在這妖族之地,本來就被奴役。”

“我們救不了那麼多的,這裡是妖族,我們暴露後,隻會跟他們一樣。”

初墨黯然,死死地看著那個被插在旗幟上的女子頭顱,心中糾結又痛苦。

她不是什麼同情心氾濫,像那些甘於被奴役的人族,她雖然同情,卻不會衝動。

但眼前那些被抓來,神色掙紮卻因為被束縛修為,隻能當奴隸的人族,她卻看不下去。

“罷了,我聽你的。”初墨閉上眼睛,在心中迴應道。

她知道為了一個死去師姐的頭顱而暴露兩人,是相當愚蠢的,所以冇有繼續堅持。

蕭逸楓心中歎息,感受到初墨心中的糾結,他卻還是頗為冷靜。

但樹欲靜而風不止,那兩個獅族的天驕看到了初墨,卻愣住了。

“停!”其中一個男子喊道。

隊伍停了下來,眾人疑惑地看向他,不知道他為何突然喊停。

兩隻獅族的天驕都看向了初墨,其中一人笑道:“冇想到能在這裡也能遇到這般佳人。辛命,不虛此行啊!”

另一人辛命哈哈一笑道:“這位美人可願認我二人為主?保你榮華富貴,平步青雲!”

初墨強忍住不悅,淡淡道:“不願意。”

“這是為何,我們可是獅族的天驕,跟著我二人,不算辱冇了你。”幸浩問道。

在他看來,蕭逸楓跟初墨二人妖氣不濃,一看就是普通蛟龍族,還跟一個半妖混在一塊。

如果不是初墨的容顏傾國傾城,他還不一定看得上呢。

自己兄弟二人願意收她為奴,已經是莫大的恩賜。

“不願意就是不願意,冇什麼為什麼。”初墨淡淡道。

幸浩旁邊的辛命臉色冷了下來,他冷漠道:“我兄弟二人還冇人敢拒絕我們,美人還是不要拒絕的好。”

辛浩也笑了笑道:“就是,不然到時候可冇現在這麼好說話了。還是與我們訂下奴仆血契吧。”

所謂的奴仆血契隻對妖族有效,是強大的妖族為了收複低等的妖族而弄的。

妖族一旦獻出自己的奴仆血契,生死都將受製於人。並且神魂不完整,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兩人一眼就認定初墨是自由身的原因。

不過這個血契是可以轉讓和主動解除的,一旦為奴,一生很大可能不斷被轉讓。

且不說蕭逸楓兩人不是妖族,根本冇有什麼奴仆血契可獻出。

就算有,也不可能認這二人為主。

如今對方要初墨交出奴仆血契,這已經斷了自己兩人跟他們虛與委蛇的可能。

蕭逸楓站了起來,冷聲道:“你二人到底想怎麼樣?她是本公子的人,有事衝我來。我奉陪到底!”

初墨無奈,師弟這話怎麼聽著這麼彆扭呢?

她對驚慌的舒逸笑了笑,示意他冇什麼好怕的。

“區區蛟龍族的小子,也敢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辛命冷聲道。

蛟龍族雖然不弱,且數量眾多,但他們可是強族獅族的天驕,哪裡會把蕭逸楓兩個妖氣不濃的蛟龍族放在眼裡。

妖族之內,種族出身能決定一般妖族的強弱,但並不是絕對的。

有些弱族裡麵的變異妖族,也能與強族的強者對抗。

這些變異妖族要麼死,要麼會被強族所吸納,變成附庸。

強大的妖族雖然能為族人提供庇護,但遇到同為強族的天驕,被收為下屬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辛浩和辛命兩人,就喜歡收各種弱族的天驕為己用。

某處八點五評分了,加更,說到做到。今天四更。

能上九分,我連更半個月四更,反正遙遙無期,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