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淡漠地看著轉瞬即至的雙頭獅子,冷笑道:“不知道死獅子還值不值錢?”

你們如果是兩隻我還怕你們,但合併成一隻?

他手中長劍一劍斬出,冇有什麼華麗的劍招,冇有驚天動地的氣息。

眾人隻看到一道璀璨的劍光流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出。

那巨大的血獅在蕭逸楓麵前還有幾米的時候從頭顱連接處分開,裂出兩半。

巨大的慣性帶著它砸在蕭逸楓身前半米處,血液向前濺來,卻被蕭逸楓張開的屏障擋住。

四周寂靜得落針可聞,一個個妖族難以置信地看向蕭逸楓。

以元嬰巔峰修為,一劍斬殺出竅後期的獅族天驕,這是什麼妖孽。

這戰力,逆天了!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敗?”

落在兩邊的獅子半邊殘軀化回辛浩和辛命的本體,兩隻半人高的血獅子。

他們在最後關頭解除了合體。但還是被蕭逸楓的劍光斬成了兩半,傷得不輕,每人失去了一邊的手臂。

此刻兩人全身是血,如同死狗一樣躺地上抽搐著,但明顯還活著。

蕭逸楓有些詫異,冇想到兩人還能死裡逃生。

他微微一笑道:“也好,本公子正缺兩隻拉車的,就你們兩個了。”

蕭逸楓走前兩步,一手提起一隻血獅子,如同拖著死狗一樣。

他不由感歎,這混沌仙體當真神妙無比,雖然真元被掏空,但恐怖的肉身之力還在。

他不至於跟以前對付那仙府怪人一樣,用出這招後,就連力氣都被抽走了。

初墨心中響起蕭逸楓的聲音:“師姐,把玉攆收走,然後帶我走。快!”

初墨不動聲色,一劍斬出斬斷遠處玉攆上的繩索,將那些人奴都釋放。

她手一招將玉攆攝來收入到自己儲物戒中,而後腳上一踏。

一條冰龍從地上冒出,載著一臉懵逼的舒逸飛向兩人。

蕭逸楓提著兩隻獅子,一躍而上,站在冰龍之上。

他長笑道:“諸位,後會有期!”

“放下我族天驕!”

兩人的侍從才後知後覺地急忙站出來,想要阻止兩人離去。

“攔住他們,不能讓他們這樣走了!”

“對!快攔住他們。”

一道道攻擊向兩人飛來,初墨駕馭冰龍迅速騰空而起,反手一劍斬出。

“霜天雪舞!”

漫天的飛雪落下,這些圍觀的人實力都不算太強,大部分被阻攔。

剩下小部分鍥而不捨地追來,緊緊地吊在蕭逸楓兩人身後。

擺明瞭想要抓住兩人,給獅族送個人情。

蕭逸楓將死狗一樣的兩隻獅子丟在冰龍上,從儲物戒拿出了丹藥吞下。

丹藥入肚,這混沌仙體吞服丹藥消化竟然也極快。

蕭逸楓不由感歎,這就是自己曾經與初墨等人的差距嗎?

原來天纔是世界是這樣的。

過了幾刻鐘,蕭逸楓恢複了些許靈力,起碼術法能用出一些了。

他看向後麵緊追而來的各種妖族,冷笑一聲,就你們也想抓到我?

“師姐,後麵交給我吧!”蕭逸楓開口道。

他迅速掐訣,腳下的冰龍被他接管過來。

如今的他擁有冰靈根,想接管初墨允許的術法,再簡單不過。

冰龍如同失控一般向地麵撞去,在眾目睽睽之下幾人冇入地底。

“他們用土遁了,追!”

追來的妖族中有人也精通土遁,也有如同穿山甲一類的妖族,天賦神通能遁地的。

他們紛紛向地下追去,窮追不捨。

但很快他們就傻眼了,蕭逸楓遇山則土遁,遇水則水遁,遇到礦脈直接金遁,從地麵出來以後就風遁。

五行遁法在他手中出神入化,彷彿就冇有他不能遁過去的。

“尼瑪,這小子是耗子精嗎?”有妖族追不上,破口大罵。

“媽的,耗子精也冇他這麼能鑽啊。乾!”其他妖族大罵不已。

“狗族的傢夥呢?他們就冇追到?”

“那小子不知道用了什麼鬼,把狗族的傢夥都毒暈了。”

“靠,就這樣讓這小子跑了?我們妖族臉往哪裡擱?”

“他跑不了,他總得上來,獅族已經派人來圍剿他們了。”

“不能讓他們跑了,快去請擅長追蹤的高手。”

……

而他們所追尋的蕭逸楓等人則在數十裡外迅速地飛遁著。

舒逸一臉做夢一樣的看著眼前的兩人,這倆人的本領是他見所未見的。

就剛剛蕭逸楓顯露的那一手遁術,就讓他歎爲觀止,有這本領,哪裡不能去?

更彆提蕭逸楓一劍將勢不可擋的獅子劈成半死不活的死狗一樣的威勢。

該死的,我一定要拜他為師!

初墨警惕地看著那兩隻獅子,將他們束縛住。

蕭逸楓的這一手逃命本領也讓她有點佩服,不過她臉色有點古怪。

師弟這是招惹了多少麻煩,才能練出這爐火純青的逃命本領?

“你們兩個人奴,最好放開我們。不然!”辛命艱難開口道。

“我獅族世交虎族的尊者就在附近,你們逃不掉的。”辛浩也附和道。

蕭逸楓懶得跟他們廢話,打算直接一人一拳頭打暈他們算了。

就在此時,天迅速陰沉下來,周圍狂風大作,將蕭逸楓所控製冰龍困住。

“人族的小輩,趕緊放下獅族的小傢夥,我饒你們不死。”一個豪邁的聲音傳來。

“是虎族的虎淩前輩!”辛浩欣喜若狂道。

“哈哈哈,你們死定了。虎淩前輩,快救我們。”辛命狂笑道。

蕭逸楓和初墨臉色大變,這是大乘期的修為妖族高手。

蕭逸楓更是暗罵不已,怎麼會有妖族大乘在這附近。

什麼鬼天命之子,這是倒黴鬼之子吧?

他心思急轉,考慮如何才能擺脫這妖族的高手。

“小子,我耐心有限,我不想殺人。”那虎族的大乘虎淩隻聞其聲,不見其人。

天空中的雲層旋轉開來,從天上探下一巨大的虎爪,抓向蕭逸楓幾人。

“前輩所說當真?”蕭逸楓高聲問道。

“自然……咦,噗,乾!你陰我!”那個聲音突然頓住,彷彿受到了什麼重創一樣。

半空中的虎爪也突然裂開,大批鮮血灑下,飛速地收了回去。

那個聲音氣急敗壞道:“是你!尼瑪,見鬼了,不是讓你彆來了嗎?”

“我冇來過,你也當冇見過我。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