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舒逸已經睡著了,初墨察覺到蕭逸楓的異動,關心地看了過來。

“師姐,你在這裡等我一下。”蕭逸楓對初墨道。

“師弟,可是有什麼事?”初墨問道。

蕭逸楓搖了搖頭,心中對初墨道:“冇事,你不要輕舉妄動。”

“師弟,你早點回來。”

初墨隱晦遞過一枚戒指給蕭逸楓,蕭逸楓一掃,裡麵有數張符籙和各種法器,自爆式的法寶。

那些符籙透著強大的氣息,卻是青帝給她防身的符籙,跟柳寒煙的冰凰符一樣。

想來是青帝不放心她下深淵,特地給她煉製。而那些法寶更是無需靈力就能啟動。

好傢夥,這是武裝到牙齒啊,能硬抗一個洞虛境高手啊。

蕭逸楓嗯了一聲起身,還不忘心中調侃一番。

“師姐,你還真是富有,師弟羨慕了。”

初墨目送他走出去,心中略微擔憂,卻不動聲色。

蕭逸楓走到外麵,找了個方向就飛過去。

遠處一個魁梧的男子一身白色錦袍,負手而立在不遠處的林子中。

他四十歲左右,臉若刀削,看上去滄桑而狂傲,見自己走來,一臉無奈。

“葉辰,果然是你小子,我不是說妖族不歡迎你嗎?還敢來!”

白虎話雖如此,但眼中的笑意還是出賣了他。

“葉辰?前輩是不是認錯人了?”蕭逸楓皺眉道。

白虎嘴角挑了挑,無語道:“好了,彆裝了,那個小妮子聽不到我們的話。”

“那小妮子就是你這次的目標嗎?采花聖手,還真不閒下來呢。”

蕭逸楓心中心思急轉,眼前的虎族大乘明顯是認錯人了,把自己認成了采花聖手葉辰?

葉辰這王八蛋頂著自己的臉出去采花?

這坑爹呢,不過眼前倒是可以利用一下,不然自己小命就不保了。

他隻能露出笑意道:“前輩你知道就好,可彆暴露了我的身份。”

“你小子怎麼突然這麼客氣了,之前對我可是頤指氣使的。放心,虎爺跟你有血契,不會對你動手的。叫我虎爺就行。”白虎古怪道。

蕭逸楓咧嘴笑道:“我這不是給你點麵子嗎?你怎麼在這裡?”

“說來話長啊,我們坐下來慢慢說。”白虎也不講究,一屁股坐地上。

蕭逸楓隻能跟他一樣坐下,白虎拿出一壺酒遞了過去。

白虎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道:“雖然虎爺我不歡迎你,但還是得儘一下地主之誼。”

他拿酒壺跟蕭逸楓手中的酒壺碰了一下道:“這一壺就當是虎爺給你接風洗塵。”

“謝了,我們也算他鄉遇故知了?”蕭逸楓斟酌著開口道。

“應該是同是天涯淪落人纔對,唉。”白虎感歎著拿起酒壺灌了一口。

蕭逸楓也喝了一口酒,打探問道:“虎爺何出此言,在妖族過得不開心?”

白虎一想起自己這虎落平陽的就想納悶,唉聲歎氣道:“開心個卵,虎爺我回來,一切都變了。”

“虎爺,如果不介意的話,不妨跟我說說?”蕭逸楓笑道。

白虎長歎一聲道:“說來我也不怕你笑話,跟你分開以後,我……”

他也冇什麼好隱秘的,長話短說地把自己如今的境地說了出來。

原來白虎自從跟蕭逸楓在萬妖山脈分彆後,一路輾轉回到了蠻荒之地。

但是虎族此時已經有了另一個大乘期的虎王在,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可惜,那個虎族妖尊也是個爺們,白虎實在無從下手,自己的班底早在歲月中冇了。

他能做的就是跟對方約法三章,他放棄爭奪虎王之位,換取自己一脈的尊崇。

而他則相當於被流放一般在妖族內四處閒逛,不是他冇誌氣,實在是勢比人強。

白虎的武器早被無相寺冇收了,鎮壓多年又有內傷在身,年老體衰,早已經不複當年的雄威。

這些年來,他一直在妖族四處遊蕩,頗有無家可歸之感。

四年前仙寶現世,他趕來湊熱鬨,萬一得到了仙寶,豈不美哉?

冰川深淵冰雪覆蓋,白虎這一等就是幾年的時間,把他無聊透了。

至於萬妖大會,王不見王,自己這個老王不適合去參與,隻能繼續在這待著。

他都懷念起跟蕭逸楓在赤霄大鬨的日子了,這日子淡出鳥來了。

好不容易碰上了點熱鬨,興奮地追上來想做個人情給獅族。

結果一出手就遇到了反噬,這才認出了蕭逸楓。

不過他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因為血誓才認出的蕭逸楓。

白虎鬼使神差地說自己是因為認出了他的聲音和樣子,才收手。

蕭逸楓聽他說完,有些懵逼,這就是天命之子的待遇嗎?

這樣一位大乘修士也能認錯人?

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不過眼下也隻能相信他了。

不管這個白虎想怎麼樣,還是得先跟他虛與委蛇。

最後白虎感歎道:“唉,現在我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風光不再啊。”

“想當初跟你在小星辰山打孫子一樣打那金猿,多爽!不過還好那時候穿著星辰聖甲,他認不出我。哈哈哈!”

蕭逸楓迅速處理著他話語裡麵的資訊,隻覺得有點懵。

他隻能避重就輕道:“那虎爺現在打算怎麼辦?繼續在這等那仙緣?”

“不然呢?你小子呢?來蠻荒之地又想搞風搞雨嗎?”白虎問道。

“虎爺說笑了,我就來這裡轉轉。”蕭逸楓道。

白虎一臉不通道:“你小子去哪裡哪裡遭殃,赤霄都毀在你手上了。你真的不是來搞破壞的?”

蕭逸楓心中一驚,赤霄毀滅居然與葉辰那淫賊有關?

既然如此,那就賭上一把。看看這白虎對那葉辰有多夠義氣。

他問道:“虎爺,可是覺得無聊了?不知可願意助我一臂之力,我可以付出酬勞。”

白虎虎目一閃,低聲問道:“小子,你果然不是來散心的,說吧,你想乾什麼?”

“我來蠻荒之地的確有所目的,不知虎爺可願意在妖族給我提供庇護?”蕭逸楓道。

白虎想到蕭逸楓的輝煌戰績,不由心中一突,謹慎道:

“那得看你想做些什麼了,如果是有害妖族之事,我無法幫你。”